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訪手記】馬逢國和他的馬縫腳

2016/8/18 — 21:31

是日文化藝術界,最花生的新聞,莫過於是功能組別「體育、演藝、文化及出版界」議員馬逢國,表示自己「無研究、唔理解」近日藝團收到「喪失投票資格」通知書一事,反指藝團「可能混淆了藝發局推選」。

曾任藝術發展局主席的馬逢國,連自己任期內推出的十大範疇推選也「唔理解」,實在令人擔心他有幾了解業界。上星期舉行的選舉論壇,台上台下討論到功能組別、藝發局和港鐵樂器登記等議題,他亦幾度不小心「露出馬腳」,笑到在場從業員人仰馬翻,充分表現他「代表業界」的能力。

廣告

趁馬逢國今日自露馬腳,小記以下嚴選選舉論壇的三大笑點,讓各位業界朋友回味一下:

第一點:關於「種票」

廣告

「體演文出」組別以公司、團體票為主,建制和改革派分別成立不同組織,力爭選票影響選情,其中建制人士的「種票」行為一直為人關注。馬逢國將周博賢「不明來歷」選票的指控,自動演繹成「種票」,引發在座業界騷動。

周:我們界別的構成就是公司票為多,好多鐵票,好多來源不明的選票。相信在座好多文化工作者都可能沒有個人票。我做了十多年音樂,我都沒有個人票,更不要說是林夕、Wyman、何韻詩、顧家輝──他還在生的,這些大文化環境都需要鬆綁。

馬:先前,周博賢提到「種票」……

周:我沒有提過「種票」,這是 Freudian slip,弗洛伊德漏口。

(觀眾鼓噪,道:真的沒有,周博賢沒有說過。)

馬:總之,你覺得選民結構不合理,所謂「鐵票」,但其實每一個符合法例的團體,應該要去登記。

第二點:關於藝發局

馬逢國 2005 至 2011 年出任藝術發展局主席,期間局內組成「十大藝術範圍」,並進行範圍代表的推選活動。局方清楚訂明,合資格文化團體或工作者的定義。該選舉獲業界普遍認可,視之為民主成分較高的藝術建制。馬逢國卻在今屆立法會功能組別論壇上說,「定義文化工作者有困難」,似乎將藝發局對業界人士的定義拋諸腦後,引起台下觀眾不滿。

馬:之前都有討論過增加個人票。但如何定義文化界呢?何謂藝術家和文化工作者?

(觀眾鼓噪,道:藝發局已經有一套標準。)

馬:這是一個進步。

(觀眾譁然,道:進步?藝發局範疇代表選了十年。)

第三點:關於樂器搭港鐵

去年,中學生帶同古箏乘搭港鐵,港鐵職員指行李過大,阻止入閘。論壇上,周博賢質疑馬逢國作為代表業界的議員,未見落力捍衛音樂界權益。港鐵上月已要求體育用品一併登記,而馬逢國亦似乎懵然不知。

周:我十秒答到你,甚麼叫以人為本,就是地鐵,一個大提琴入不到車廂,而政府作為地鐵最大的股東,你怎麼不去處理?

馬:所以我約了港鐵……現在問題不就已經解決到了嗎?

周:哪有解決到?

馬:初步解決到。一些長一點大一點的樂器,例如古琴,就可能不行。

(台下尖叫,大笑,道:現在要填表呀!)

(筆者按:古琴,一般長度不超過 123 cm。現時無法「入閘」的樂器,是長度逾 163 cm 的古箏,並非古琴。)

馬:當時我的看法是盡量簡化,學習外國讓這些器械可以入到車廂……

(觀眾插嘴,問:甚麼器械?是樂器!)

馬:器械是包括體育用品。

(觀眾問:體育界不用填表,何為要歧視音樂界?)

馬:Er……

(筆者按:港鐵上月起實施新規定,體積過大的體育用品,同樣需要登記「入閘」。)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