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採訪手記】7.30 站內風景 — 記一場首次成功的癱瘓港鐵行動

2019/7/31 — 11:06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北角站等發起不合作運動。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北角站等發起不合作運動。

7.27 元朗、7.28 上環警方清場武力大提升後,「勇武」前線示威者被捕人數急升,傷勢慘重,「和理非」不合作運動如堵塞交通、罷工罷市的抗爭潛力備受關注。不少市民寄望「和理非」手段若能升級並見效,便可減少勇武抗爭次數和前線損傷。而今日(7月30日)於調景嶺站開始的行動,可說是首次成功以不合作運動癱瘓交通。

7:30am 的集合時間,對行動者來說似乎太早,過去幾天不少人對行動是否能成事半信半疑:「唔好好似上次咁又得幾個人出嚟呀!」結果早上六時起相繼有各區行動者到 Telegram 群組報到,表示已起床或出發。不過集合地點調景嶺站偏離交通網絡中心,時間到了,仍只有十幾位貌似行動者的青年聚集,大部份群眾近八時才陸續抵達,八時半便擠滿觀塘線往黃埔方向的月台。儘管大家輕裝、大部份人無口罩上陣,但在行色匆匆的上班族之間停留在月台上,不難識別。發起活動的Telegram Group「730 調景嶺上車不合作運動」admin 於 7:48am 發訊息號召參與者登上面前列車。十來個戴著口罩的年輕人突然趨前,在幾個相鄰的車卡同時阻擋車門關閉、抱怨無法上車等,行動正式開始。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北角站等發起不合作運動。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北角站等發起不合作運動。

廣告

封群組後的決策困難

廣告

Admin 在行動起始時便關閉群組的討論功能,只能由 admin 單方面發佈消息,然而當參與者人數增多、現場各處起爭執時,參與者基本上沒再跟隨admin建議行事,admin 亦難有效地了解整個月台的局勢和指揮進退,只能建議群眾「隨機應變 be water」、「唔好送頭,安全要緊」。Admin 事後解釋,封 group 源於以往幾次不合作運動時資訊混亂,「有人一直胡亂帶風向,搞到大家好似一盤散沙四圍走,最後咩都搞唔成。」並就封 group 引起的不便致歉。

然而失去臨場討論的渠道,同樣有礙行動協調和機動性。現場所見,該班約於 7:45am 被截停的列車,一直到 9am 才能開出;而其實約 8:40am 該車已大致被群眾佔滿。較主力的行動參與者眼見已成功癱瘓車站、並收到消息藍田至觀塘等地方交通擠塞,便大聲呼籲群眾上車轉戰其他地點。可是他們無法將資訊傳到所有人,車門持續約20分鐘開開關關,部份人上了車又下車、糾纏良久,以致列車成功關門開出時,行動者均歡呼:「Yeah 可以返工喇!」、「車長好波!」

上車前行動者似有共識轉戰港島區,但當列車駛進下一站油塘時,又有一批約 50 人的行動者因想法不同而下車,就著應該在油塘、藍田抑或北角阻塞列車而討論。有行動者強調「今日剩係做綠色線呀!如果去紫線(北角站)就跟當初文宣唔同,會被人話!」惟部份行動者認為觀塘線已癱瘓,應到港島區盡量擴大影響;部份行動者則收到訊息,主隊已在北角站行動,故爭拗約十分鐘後取得共識,該組人再次登上列車到北角。

大隊到達北角後,列車亦在站裡遇上阻礙,停留約一小時才能開出。類似的決策困難再次出現。約 10:20am,群眾收到消息港島線不停太古至銅鑼灣站,部份人覺得行動已成功;部份則想到觀塘線繼續行動,發現也暫停服務。群眾在失去共同目標後,逐漸分散和離場。最終剩下約 60 人離開地鐵站,欲從北角碼頭乘船到紅磡登上黃埔站的列車。可是船班次疏,到達紅磡時已近中午,大部份同行者認為已過了上班時間、再阻塞亦無甚意義,也累了,因而解散。

目測約千名參與者癱瘓兩條線路

據記者於「主戰場」調景嶺及北角兩站的觀察,較為主動去製造不合作事件(例如稱身體不適、阻止車門關閉)的核心參與者約二、三十人,外圍約一百人會進行拍攝、在起紛爭時加入向職員及警員喝倒采、叫口號等,其餘則在後排圍觀,高峰期達數百至一千人。雖然核心參與者少,連同圍觀市民在內,已能令月台十分擠塞;即使傳言中的車長罷工未有發生,將軍澳及港島線亦迅速運作癱瘓。

由於記者跟隨主隊伍,其他各站情況只能綜合多個 Telegram 群組消息,據報油塘、藍田、杏花邨、中環、堅尼地城等車站均出現列車阻塞事故,然而阻塞時間約 5-15 分鐘不等,估計為較小規模的行動隊伍,則今早參與行動的市民總數可能不多於二千人。記者其後訪問滯留北角的上班族,他們指公司內主要遲到的同事均為將軍澳及港島東居民,其他地區的同事均順利上班。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站、北角站發起不合作運動。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站、北角站發起不合作運動。

堵塞交通或討回公道?

行動原定位為「不合作運動」、以癱瘓交通為目標。然而在現場時,參與者亦花了極多時間與警察及港鐵職員理論。衝突往往起因於有不滿交通被阻的市民與行動者口角、企圖或實質上推撞行動者,市民要求警方及職員主持公道而不果。

圍觀市民的憤怒明顯來自六月以來與警方的積怨、尤其 7.21 元朗白衫人襲擊時的警黑合作及港鐵袖手旁觀,例如行動者在北角站一度恥笑到場警員「戴假勞」(冒牌勞力士),並稱「戴嚟做乜即?你哋都唔睇錶架啦!」、「你哋做乜咁快到場?都未夠39分鐘,做壞規矩呀!」亦不斷有市民要求到場的幾位警員出示委任證,並即場核實其制服上的編號資料。有市民稱查到一名男警制服上的編號 4087、是屬於一名叫「梁麗華」的女輔警,質疑他只是穿上藍衫的冒警者。亦有市民稱被港鐵職員推撞,高呼要警察捉人,「打完人就走呀?打人唔洗負責任?」

在對警員及港鐵的強烈憤恨情緒下,市民往往在已成功癱瘓交通、部份參與者希望轉戰其他車站的時候,仍繼續長時間留在原地與警察及職員理論,過程中又與其他藍絲市民口角,為了迫警員逮捕疑犯而一再阻止列車開出。他們分別在兩個站逗留各一小時,以致想往下一站時,已因港島線列車停駛而無法再前往。如行動者及早定下清晰目標、或分工上有更多協調,相信影響範圍更大。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北角站等發起不合作運動。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北角站等發起不合作運動。

八月五日的罷工前奏

平心而論,是日在調景嶺及北角站出現的幾名警員均態度克制,雖然沒有逮捕一些推撞行動者的暴燥市民,但面對個別人士惡言相向(例如大聲詢問警員喜歡吃什麼牌子的狗糧),亦沒有還口。當然,具備情緒控制能力是做警員的基本要求,但大家也明白,活在香港,這樣的警員已算難得。

行動者多次在列車成功駛抵下一站、一般市民下車前向他們表示歉意:「唔好意思各位打工仔,阻到你哋真係對唔住,記得 8 月 5 號罷工喇!」一直面無表情的中年上班族聽了,竟先後喊出「香港加油!」或報以掌聲。前排行動者在站內高呼「光復香港、時代革命!」的口號時,亦多達一、二百人跟隨,氣勢甚強。

10:35am,北角站月台終於有廣播公佈:由於多宗車門堵塞事故,北角站未有列車提供服務,市民可出閘轉乘其他交通工具,此程車不收費。行動者陸續散去後,部份反對者才喃喃咒罵「阻人返工」、「佢哋嘈乜即?」,但多無人附和,反惹來支持行動的市民與其口角,但亦很快有其他市民調停,向他們解釋行動源起、安撫其情緒。

記者訪問幾位滯留北角站的上班族,均支持或理解示威者行動。五十來歲的王先生甚至特意留下來圍觀,希望年輕人遇上麻煩時可以幫一把。由於是次行動事前有較多宣傳,受訪者均稱公司對於上班遲到表示理解,亦有外資公司早一日已批准員工在家工作。對於堵塞港鐵行動可能陸續有來,市民 Olivia 認為上司能理解、故對自己影響不大,並指行動是否再現,責任在政府有沒有回應民間訴求。訴求一日未得到回應,她認為抗爭行動是應該繼續的。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北角站等發起不合作運動。

7 月 30 日,示威者在港鐵調景嶺、北角站等發起不合作運動。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