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探討何謂非人化及論其對社會的危險性

2019/8/16 — 17:44

8 月 5 日於金鐘夏慤道聚集的示威者

8 月 5 日於金鐘夏慤道聚集的示威者

【文:Joe Young】

最近,香港警察隊員佐級協會(JPOA)主席林志偉兩次以書面形式發出聲明指香港示威者為「曱甴」,令不少親政府人士,如何君堯議員,警察支持者,愛國團體,甚至警員本身,都對示威者改稱為「曱甴」。而另一邊廂,社會上支持示威者的各界人士對此稱呼似乎不以為意,甚至有示威者以幽默自嘲形式稱呼自己為「打不死的小強」。事實上,權力當局對一個群體非人化(Dehumanization),通常是有更深遠而危險的意義。

何謂非人化?

非人化,又稱去人性化,根據 Emmanuel College 教授 Michelle Maiese 的定義 [1],非人化是通過心理上妖魔化對方,透過把對方形容成次於人類的生物,從而令自己無須以人道方式對待對方。Maiese 進一步解釋,大部份人類相信基本人權是神聖而不可侵犯的。基於這個原則,我們會認為對人謀殺,強姦,或虐待是一種罪惡並且錯誤的。但是,非人化會把人類的道德因素消除了。另外,Less Than Human 作者 David Smith 解釋到非人化會出現的原因是由於「當我們想傷害另一個群體時,我們會對傷害、殺害、折磨或侮辱對方感到不安,因為此等行為違反了作為人類的良心及道德標準」[1]。

非人化五步曲

根據 Evergreen State College 學生 Clara Riggio 的撰文 [2],非人化有五個步驟,由語言侮辱開始,到利用形象將非人化深入人心,令自己更容易對目標作出非人道行為。

第一步:將其暗示為低智能或低道德水平

第二步:將對方比喻為病菌及害蟲等,尤其是具有傳染性及令人恐懼的

第三步:將對方比喻為動物,尤其是令人厭惡的動物

第四步:以暴力手段威迫對方

第五步:將其從社會上邊緣化,甚至趕盡殺絕

何以非人化對社會是危險的?

有社會學研究證明,非人化往往與暴力、戰爭,甚至種族清洗關連甚深 [3]。歷史上多宗迫害少數族裔的例子,皆先由語言上的非人化開始,再到制度上將其與社會隔離,使人對其非人化的印象加深以及習慣,到最後甚至企圖以完全「滅族」作終結。更甚至有非政府組織將非人化言論視為種族清洗的先兆 [2]。但是,為何非人化往往會跟暴力掛勾?難道這不只是一種語言上的侮辱嗎?人類作為一種社會生物會對其他人類有同理心,使得他們會對其他人的苦難感到同情。而當大家認為某個群體並非人類後,大家對他們的同理心也會同時消失。因此,當他們受到非人道對待,大家也不會對此等行為感到厭惡。

歷史上非人化的例子

在歷史上有多宗著名例子 [1],都符合以上所提及的非人化五步曲。第一個是 30 年代的納粹德國。他們對猶太人的迫害,首先在社會上限制他們的自由,使他們成為社會上的次等人種(Untermenschen)。之後,就通過記錄片暗示猶太人生活環境低下,藏污納垢,對社會有害無益。下一步就是於兒童書籍中把猶太人形容為老鼠般在黑暗中生活,與垃圾共存。而第四步則是以暴力威嚇,到最後送入集中營以毒氣室屠殺。

第二個例子則是在 90 年代惡名昭彰的盧旺達大屠殺。胡圖族(Hutus)首先鼓吹「胡圖人權力」(Hutu Power)的意識形態,認為必須將整個圖西族(Tutsis)排除於社會之外。然後圖西族被胡圖族稱為「頑疾」,「曱甴」,以及是殖民地的走狗。於是到最後就爆發出對圖西族的縱火,強暴,虐殺,及處決。

總結以上的歷史事件,我們不難發現,香港已經步入與德國及盧旺達相似的道路。雖然順序上有所不同,首先是香港警察、親政府議員何君堯及親政府支持者以「曱甴」稱呼示威者。再來則是特首林鄭月娥惡意中傷示威者「並不屬於社會一份子」(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 [4] 及「使香港經濟比 SARS 時期更差」[5] 的謊言。再者,林鄭月娥指示香港警察對示威採取強力鎮壓,已到達非人化五步曲的第四步。究竟,最後一步是否即將來臨?筆者有理由相信林鄭月娥及其支持者正在向非人化的最後一步進發,為了維護自身權力穩定而對任何異見者趕盡殺絕。

香港人必須認清林鄭政府的所作所為並加以防範,不要以為被稱「曱甴」只是對方發洩情緒的侮辱。然而,我們在對抗對方的惡劣手段時,不要讓自己陷入同樣的思維。縱使他們的行為充滿暴力與仇恨,但我們絕不能否定他們是人類。因為我們要堅守道德底線,我們不能以非人化去對抗非人化。

 

參考資料
[1] Dehumanizing Always Starts With Language
[2] The 5 Steps of Dehumanization
[3] The slippery slope of dehumanizing language 
[4] Hong Kong protesters want social transformation, not to be stakeholders in a prosperity machine
[5] Lam Says Hong Kong Considering ‘Bold’ Measures to Aid Economy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