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接受亞洲週刊專訪 屈穎妍:警應拘恐嚇者 關48小時作懲罰

2015/5/29 — 18:50

亞洲週刊》最新一期刊出屈㯋妍的專訪,形容屈㯋妍「在眾多粉絲讀者心目中是寫作『女神』」,是遭到「網絡暴民攻擊」的「一個弱女子」。屈穎妍在訪問中形容,整個香港社會沒有人為警察講公道話,警察很無辜,因此撰文為其發聲,強調「我不是『撐警』,我是支持警隊」。對於自己被「恐嚇」,屈穎妍認為即使最終不能入罪,警察亦應拘捕恐嚇者,「你抓他,審問他,關四十八小時查他,已經是一種懲罰了」。

專訪由《亞洲週刊》副總編輯江迅撰寫,文首就指「屈穎妍在眾多粉絲讀者心目中,是寫作『女神』,她文章在網絡上點擊量大多高得驚人」,引述屈㯋妍指自己是孤軍作戰的戰士,又指「全世界到處有人寫文章罵我」,希望大眾發聲,令「黃絲帶」不敢囂張。

江迅又形容屈㯋妍是「一個弱女子」,被辱罵後「記者團體沒公開表態支持,警察部門也沒有站出來做點事」,問屈感受如何。屈穎妍指自己受到的是刑事恐嚇:

廣告

「警方是可以抓捕的,但警察不敢抓。警察怕入不到罪冤屈他們嗎,其實定罪與否是法官的事,你抓他,審問他,關四十八小時查他,已經是一種懲罰了。但是警方連這種懲罰都不敢做。」

訪問於5月22日進行,而「調理農務蘭花系」主席馬健賢,之後因於Facebook發出要屈穎妍「滅門」的言論,被帶返警署協助調查。

廣告

曾兩度投考警隊 指警「無辜」無人說公道話

江迅發問時,形容屈是被「網絡暴民」攻擊:「這些日子來,遭遇網絡暴民攻擊的主要是哪些文章?」屈㯋妍總結,自己先後三次寫文後被圍攻,包括928催淚彈、七警事件及誤拘智障漢;她認為,自己所做的「應該是警方公共關係科做的」,但覺得「整個社會也沒有人為警察講句公道話,所以我寫了…你會發現,只要警察犯錯,你幫警察解釋幾句,你就死得很慘」。

「…他們說我濫撐警,平心而論,你細細讀我寫的文章,會發現其實我也批評警察的,他們做的不好我也有批評。…在香港還有多少人願意幫警察說句公道話?你看看外國那些警察、內地那些警察,為什麼香港警察可以這麼低聲下氣,我都不明白。」

屈㯋妍在訪問中透露,家人與警察沒有關聯,自己曾兩次投考督察,但因左派家庭背景未能成功。她指警隊「輿論上往往顯得很無奈很無助…顯得很無辜,但沒人為他們說話」,反問市民如何能不支持警察。

「(警隊)是權力機構,很難為自己表白,在輿論上往往顯得很無奈很無助。國教事件也好,佔中運動也好,這次事件尤其佔中,國教那時候都是,警察顯得很無辜,但沒人為他們說話。好多人說我是梁粉,其實我不是。我不是『撐警』,我是支持警隊。一個地方一個城市,你不支持警察,那要幹嘛呢,處處有盜賊有殺手,時時聽聞強姦案搶劫案,市民能不支持警方?難道要打爛這些權力才安樂,打爛這些權力,受害的正是我們平民百姓。」

在香港罵人「姓屈」一般有指控對方冤枉另人之意,但在江迅眼中,姓屈卻是「性格倔強而不善柔服」的象徵:

「問:你姓屈,看得出你性格中倔強而不善柔服的一面,你同意?

答:…我就這麼一個人,我對不合理現象發聲,那我一定是忍了很久。既然我不出聲都罵了,我就出聲了。我寫作發聲,手寫我心,斷斷續續被人罵,直到佔中運動,我被罵得更厲害,有的來函,有的電郵,很多粗口很多人罵。」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