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推翻習近平的呼聲

2016/4/5 — 0:43

3月29日,繼3月4日無界新聞轉發《促習近平辭職》公開信掀起巨大風波和導致多人被帶走之後,以美國為總部的海外網站「明鏡新聞網」進一步刊登一封由所謂「171名忠誠的中國共產黨員、來自黨政軍群等各個機關部門」撰寫的公開信,題為《就立即罷免習近平同志黨內外一切職務告全黨、全軍、全國人民書》,要求「罷免」「無德無才無能」的國家主席習近平一切職務,批評習近平犯上五大「嚴重錯誤」,包括大肆推行個人崇拜、破壞法治實施個人獨裁、不顧國內民生大肆外援、禍亂軍隊自毀長城、個人生活糜爛玷污黨和國家形象,當中涉及習近平公然違反黨章,放任別人稱自己做「大大」及在網上流傳歌功頌德的肉麻歌曲,更在今年央視春晚讓夫人彭麗媛的妹妹彭麗娟出任製片主任,以及動用國家機器將香港銅鑼灣書店股東及員工綁架。

「黨員們」要求「黨中央、政治局、中央軍委及全國人大常委會」立即召開緊急會議,罷免習近平黨內外一切職務,以「挽救」黨的事業。公開信又呼籲:十九大必須實現「全部黨員一人一票選舉總書記、黨中央、黨代表,不能剝奪黨員民主權利」;「不經黨員直接選舉的總書記、黨中央,將不再具有任何的合法性,不承認任何不經全部黨員直接選舉的黨中央」。然而,信件不久即遭刪除。

近日來,這類消息已經出現井噴現象。這類「公開信」的真真假假,無從判斷,實在難以排除被某些投機取巧人士杜撰造假的嫌疑。但可以肯定的是,雖然習近平坐鎮中共,但是整個局面並不平靜,冷暖自知。

廣告

一、2月20日,《南方都市報》深圳版頭版標題排出「媒體姓黨,魂歸大海」的字樣,事後副總編被處分,編輯被開除,同時引發連鎖效應。地產商人任志強在微博公開質疑中共「官媒必須姓黨」,結果微博被封,並遭官方「圍剿」。

二、3月13日,黨媒新華社報導「兩會」新聞時犯下「大錯」,把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的頭銜寫成「中國最後領導人」,隨後雖被刪除,事件莫名其妙。

廣告

三、3月27日,資深傳媒人及時評作家張平(長平)發表聲明,表示自己發表文章關注傳媒人賈葭失蹤一事後,他在大陸的兩個弟弟和一個妹妹被中國警方綁架,疑似成為《無界新聞》要求國家主席習近平辭職公開信事件的受害者,而該事件已經先後導致至少20人被拘捕,包括居美的溫雲超(北風)的父母及弟弟。

四、3月28日,《南方都市報》文化副刊部編輯及專欄作家余少鐳在微博上宣佈辭職,上載員工離職申請表,並且在離職原因欄內寫上:「無法跟著你們姓」,離職日期為4月1日愚人節。有關圖文其後被刪除。

五、同日,一向為習近平溜鬚拍屁的《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竟然一反常態,在微博上表示:「防火牆應是臨時性措施,也應被看成一種應急手段。沒必要推動它的長期化和不斷強化」;「如果長此以往,中國社會將會變得脆弱,經不起信息潮的正常衝擊,中國的對外開放將出現一個致命軟肋」;「防火牆不需不斷加固,應允許它出些漏洞,甚至慢慢形同虛設,這將是中國社會百毒不侵、精神上更加強大的過程」。微博旋即被刪除,但已獲300多次轉發和評論。

由此可見,習近平即使感受不到風聲鶴唳,也應感受得到怨聲載道。這些聲音或有真誠建言,或為忠誠救黨,或要窩裏策反,或有出口轉內銷,或許動機可疑,但是無論如何,舉凡「辭職」、「罷免」、「最後領導人」、「魂歸大海」、「允許漏洞」等說法,一切都是劍指或諷刺習近平這頭「大老虎」。「無德無才無能」的「三無」習近平一如既往,只有三個永恆不變的條件反應:「把有關人士通通拘捕,把有關消息通通封鎖,把有關媒體通通整頓」,統稱「三個通通」。「三個通通」所能造成的寒蟬效應至今已經到達了極限,甚至產生反作用力,把恐懼變成苦笑,把顫抖變成憤怒,積存在人們心中,伺機集中爆發。有識之士不會麻木,逐漸開始不害怕了。

由始至終,我不會低估習近平發動粗暴邪惡的實力,但也不會高估習近平懂得張弛有度的智商。他有仇必報,儼如毛澤東;他只張不弛,不如毛澤東。別人主動罵他,他即被動回擊,反應全被猜透,言行可被算計,凡事三個通通,此外已無他路。愚昧莽撞至此,在黨內權力鬥爭及控制民間社會方面,只要稍有閃失,必將死無葬身之地。他正走在懸崖邊緣,險象環生。一旦粉身碎骨,咎由自取,與人無尤。天朝大位,他現在還是坐得頗穩,但是人世間沒有永恆的權力,但這偏偏卻是這位獨裁者唯一的渴望。

我不看好中共黨內會醞釀另一場「七千人大會」來殺習近平一個措手不及。不過,政治局委員、新疆自治區黨委書記張春賢最近對記者「是否支持習近平領導」的提問,竟然回答「再說吧」,顯然已經放出了第一彈「嘴砲」。此外,前國家副主席曾慶紅的秘書施芝鴻對於如何看待「習核心」提問時,也僅回答「已回答了這問題,你去看我寫的那篇文章吧,所有觀點都在文章裏」,但卻隻字不提「習核心」三個字,顯然意在言外。然而,光是這類「嘴砲」,還是打破不了習近平繼續發動「三個通通」、排除異己、獨攬大權的專制獨裁僵局。只有當世界列強擺脫懷柔軟弱而向習近平獨裁政權大力施壓,只有當中國大陸公民社會及抗爭組織逐漸自主成型和爭取民主反共,習帝倒台、中共崩潰、民主轉型才有可能。很可惜,現在還看不到曙光。不過,黎明始終將會到來,現在大家唯有繼續忍受黎明前的黑暗。中國大陸作家閻連科的小說《日熄》所描繪的村民夢遊狀態永遠停留在日出前凌晨六點的情形,只要自覺覺他,那就不會成真。

現在第一步要做好的,就是筆桿子。習近平操弄槍桿子是強項,但是筆桿子卻是他的弱項。我們應該對這一點有清醒的認識,繼而以自身的強項向他的弱項展開密集和猛烈的攻勢。共產黨是罵不倒的?非也。罵多了,揮一拳,就倒了。古今中外歷史都驗證了這一點。罵,雖不是充分條件,但卻是必要條件。

綜觀全局,習近平及其文膽王滬寧等人說來說去,就是「中國夢」、「新常態」、「三個自信」、「四個全面」之類乾㿜垃圾,全可總結為八個大字:「我是最好,你要服從」。稍為心智正常的中國大陸人也不會相信這些鬼話和廢話。由始至終,習近平對自己僅有小學程度的土包子腦袋沒有自知之明,妄想自己學識淵博,儘管不懂文言文,還要裝作國學大師,甚至一舉突破了「後毛澤東時代」領導人退休後才可出書的黨內傳統,接連出版《之江新語》、《擺脫貧困》、《幹在實處,走在前列:推進浙江新發展的思考與實踐》、《習近平談治國理政》等書籍,但這些全是經不起考驗的文字廢物。至於中共中央黨校推出「習近平語錄應用軟件App」,令用戶選擇時間和地點查詢習近平的講話和著作,簡直就是妄想「習主席一句頂一萬句」的野蠻渣滓。及至習近平仿效毛澤東的延安文藝座談會而召開「北京文藝座談會」,號令文藝工作者必須「上山下鄉」,尋找新題材為黨的文藝政策服務,更是抄襲毛魔套路,毫無新穎創意,腦袋裝滿糞便。

正如獨立知識人余杰在《走向帝制》(香港版《習近平的噩夢》已在恐懼中被格殺)一書中所言:馬克思、孔夫子、毛澤東、普丁(普京),正是「習近平主義」的四大支柱。其實,依我看來,四者彼此之間互相矛盾,獨剩「專制集權天朝法西斯主義」才有可能是它們之間的最大公因素,其他剩下來的內容全是「四不像」,彼此互相打架和消耗。因此,中共目前唯一可以期待的,是中國大陸人們順從的態度和空洞的頭腦。「習近平的刀把子發出閃閃寒光,其筆桿子卻軟弱無力。」的確是一針見血的見解。

除了筆桿子之外,有識之士還需要導引國際大氣候對於習近平及中共政權的積極抵制,以及促進中國公民抗爭組織從個案維權到民主反共的飛躍。這兩步雖然比較困難,但是有兩個客觀情勢正在起著正面的變化。一是美國總統歐巴馬(奧巴馬)卸任,希拉蕊上台(機會極大),有機會扭轉到中國的軟弱外交政策,把人權、法治、民主、自由重新提上外交議程。二是中國經濟崩盤趨勢已經開始出現不可逆轉的變化:一帶一路和亞投行敲鑼打鼓也解決不了過剩產能、地方債務至少高達二十萬億、刺激房地產政策黔驢技窮、販售假貨和慓竊秘密的中國電商只靠權貴壟斷而缺乏自主創意、國進民退政策擴大化導致民間資金外逃和拋售大陸資產、貧富懸殊、社保崩潰、廣泛失業、環境污染、疫苗害人、醫療腐敗、食品危險、股海翻騰、教育破產。只要這兩方面的趨勢持續,國際施壓與民間組織就可以順勢而出,「習哀帝」終會被推翻,共產黨終會被瓦解。因此,大家與其寄望於文首所謂「171名黨員」或者那些偶語「魂歸大海」或「最後領導人」的紅色媒體,不如積極促進中國大陸公民社會組織和國際反共實力的崛起,並且善用手上的筆桿子秉筆直書,深刻揭批習近平及中共暴政。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