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推銷與地產商合作發展農地 土供組輕視政府收回土地權力遭質疑

2018/4/27 — 20:39

黃遠輝

黃遠輝

政府推動的「土地大辯論」昨日正式展開為期5個月的公眾諮詢,土地供應專責小組在諮詢文件上羅列18個短、中、長期及概念性土地選項供市民討論,其中政府應否以公私營合作模式開發私人發展商閒置農地成為討論焦點之一。

根據土供組諮詢文件顯示,香港目前有逾一千公頃由發展商持有的私人新界農地,土供組認為社會可考慮以公私營合作方式,由政府提供地區基礎建設誘因,在農地上興建一定比例的公營房屋。翻查整份文件,土供組在文件中用大量篇幅闡述公私營合作模式的發展效益、成本、建議操作等細節,談及《收回土地條例》卻只有以下簡短兩句:

有意見認為,公私營合作會鼓勵發展商購入及囤積農地,因此認為政府應更廣泛地運用《收同土地絛例》(第124章)的法定收地權力,藉此牽頭進行發展。然而,引用該公權必須按照《收回士地條例》碓立「公共用途」;如不能確立有關的「公共用途」,政府不可引用有關條例收回私人土地。

廣告

土供組的說法令不少人質疑有既定立場,為公私營合作鋪路。

有民間聲音認為,公私營合作表面上是為了增加土地供應解決房屋問題,實際上是幫發展商度身訂造方案,協助他們釋放囤積已久農地中的龐大土地利益。不少民間團體及政黨均質疑,《收回土地條例》本來就賦予政府權力直接收地,質疑當局為何有權不用。

廣告

黃遠輝今早出席電台節目時,再就諮詢文件作解說。聽眾陳先生致電表示,如果動用《條例》收地,政府能夠在規劃完善後才正式推出有關項目,同時更能打擊發展商囤積居奇的誘因,避免予人官商勾結之感。陳先生批評,發展商以往的做法就是透過低價向小農戶買入農地,囤積土地,日後補地價改劃後就可謀取暴利。陳指,政府以往一直都會在新界東北、荃灣等其他地區強制收地,質疑為何政府不願用同樣方法收回發展商農地。

黃遠輝則再次重申,土供組諮詢並無任何前設,強調市民有任何意見,他們都會如實在報告內反映。惟黃遠輝亦表示,香港普遍尊重私有產權,除非能夠確立收回土地的「公共用途」及其凌駕性,政府不能動輒引用《條例》收地,否則有可能會受到司法覆核挑戰,拖慢開發土地。

什麼是「公共用途」?翻查資料,發展局局長黃偉綸去年11月,曾在立法會上回應議員就收回棕地提問時解說:「作『公共用途』的收地計劃通常包括新市鎮發展、公共房屋發展、政府透過工務計劃發展社區設施如學校、公園、醫院、福利服務大樓等。」公民黨議員譚文豪認為,政府收回土地作長遠發展,正好就符合「公眾用途」的定義。

土地監察主席李永達則認為,公私營合作的方向有其可取之處,但政府亦可同時利用《收回土地條例》作為談判籌碼,確保合作項目的公私營房屋能達致六四比以上,以公眾利益最大化為原則。李永達又表示,強制收地在殖民地時期是絕不罕見的事情,就算對方提司法覆核,政府亦有十足的勝算。

 《收回土地條例》公私營合作
程序根據《收回土地條例》第3條,每當行政長官會同
行政會議決定須收回任何土地作公共用途時,行
政長官可根據本條例命令收回該土地。
 
土供組在諮詢文件中建議,政府應設獨立機制處理
發展商申請,之後發展商再按程序向城規會繳交十
足市價,申請改劃土地用途。
政府成本政府須按土地當時價值向業權擁有人作賠償。
據地政總署資料
,現時甲區農地特惠補償率為每
平方呎1248元。
由政府提供基建設施誘因,如有關工程牽涉收回周
邊土地,政府亦須作相應賠償。
支持理據有關土地可全數用作興建公營房屋。釋放私人發展商閒置農地價值。
反對理據土供組表示,動用土收程序可能要面對司法覆核挑
戰。土供組在諮詢文件中闡明:「在確立有關的
『公共用途』之前,政府並無理據及權力引用該條
例收回私人土地。」
民間團體質疑,方案協助地產商發展囤積多年農地
,等同直接向地產商輸送利益,而有關土地亦須興
建一定比例私營房屋。
過往例子元朗橫洲綠化帶、
古洞北/粉嶺北新發展區、
重建項目(衙前圍村,灣仔利東街等)
 
沙田第一城、天水圍、
鴨脷洲深灣軒及西九龍填海區的碧海藍天【註1】
數碼港【註2】

【註1】根據發展局向土供組提交文件,政府於2000年批出兩幅位於鴨脷洲及長沙灣的用地予私人發展商作混合發展,不過之後2002年房屋政策改變,兩個項目最終以私人單位出售。

【註2】 1999年,政府批出土地,由電訊盈科斥資發展數碼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