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提乜鬼三方會議?

2019/5/16 — 17:53

講真,泛民竟然在上周六召開的《逃犯條例》法案委員會內,跟建制派展開勇武抗爭,確實讓人有點意外。然而,大家若是認為,建制派敗走的敗走,是因為泛民奮力反抗,這便太天真了。任何一個智力正常的人都看到,沒有代表地產黨的石禮謙放水,充當泛民內應的話,建制派在立法會保安積極配合下,他們要奪回法案委員會的控制權,根本是輕而易舉的事。

不過無論如何,泛民已用行動證明,只要他們不揸流灘,還是可以癱瘓議會運作的。搞笑的是,他們玩了兩次勇武抗爭之後,又似乎開始淆底,竟然主動求和,建議搞乜鬼「三方會議」,由港港府、建制派同泛民展開所謂的「政治協商」。大佬,所謂「政治協商」是中共统戰術語,意思是透過對話、封官許願的手段,拉攏党外人士。涂謹申現在竟然要求,港府跟自己「政治協商」,即是你們在等中共招安乎?

當然,民主黨渴望中共招安,根本不是什麼新鮮事,畢竟他們的創黨元老,本來都是基本法草委,如果不是八九六四,相信他們早已成了建制派的中流砥柱,哪會出現什麼民建聯?問題是,你想招安還招安,至少應懂得待價而沽吧?現在的政治形勢,在大陸搞生意的港商,才是最害怕修例的一群,因為他們多少尾巴都夾着屎,難保將來修例之後,他們在跟錯大佬押錯注的情況下,被人拿來秋後算賬。

廣告

在此情況之下,建制派代表商界的功能組別,便很可能跟石禮謙一樣,表面上不敢反對修例,實際上卻放軟手腳,甚至暗地裡上則放水俾泛民,等泛民繼續拖慢修例。另一邊廂,港府提出修例的藉口,是要處理台灣殺人案疑犯陳同佳的移交問題,只要拖到陳同佳十月出獄,條例仍未通過的話,對方一定會走路。陳同佳一走路,港府便再難找到硬推修例的理由了。

更重要的是,只要修例能夠拖到十月,十一月便是區議會選舉,《逃犯條例》的話題繼續炒作下去,肯定會影響建制派的區議會選情。由此可見,時間根本在泛民的一邊,條例審議拖得越耐,對港府和建制派越不利。既然如此,求和也應該是港府一邊主動先提出吧?有乜理由人家都未提出求和,你自己主動提出呢?

廣告

好了,假定泛民等招安太久,已經等到有點急,你去主動求和,也不需要讓步那麼多的啊?之前你們去搞遊行,還喊着要政府撤回「送中惡法」,轉個頭便跑去求和,還說只要展開和談,便不需用徹回修例作為前提,那個毛孟靜更得意,竟然話可以「一筆勾銷、捲土重來」,法案委員會主席可以重選一次…你們既然這樣搞,為何不索性投降呢?

說到這裡,肯定有人會說,泛民現在不提出和談,建制派甚至是港府,便會動用《議事規則》第 91 條,把修例草案直接遞交上大會審議。問題是,可以用《議事規則》第  91 條,你丫是第一天才知道嗎?你第一天在法案委員會搞拉布前,便沒想過對方可以繞過法案委員會審理,直接交上大會二讀通過?再講,既然對方已打算用屈機大招了,你現在還有個屁的籌碼,要人跟你和談呢?即使你想投共,人家還不要你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