余震宇

余震宇

「香港舊照片」負責人,中學教師。

2019/8/11 - 22:34

提防警黑

8 月 11 日晚上,有身穿黑衣、帶上黑色口罩,相信是喬裝示威者的警員,連同速龍小隊在銅鑼灣軒尼詩道衝前拘捕多人,隨後在警察陪同下離去。(影片截圖)

8 月 11 日晚上,有身穿黑衣、帶上黑色口罩,相信是喬裝示威者的警員,連同速龍小隊在銅鑼灣軒尼詩道衝前拘捕多人,隨後在警察陪同下離去。(影片截圖)

昨晚讀馮晞乾〈政界猛人揭林鄭底牌〉,指出政府可以耍出一記招數,找黑社會冒充示威者,到處破壞,抹黑反修例運動。同時,警隊亦可混入示威者中,當示威者逃走時,便可趁勢拿下,亦算是其中一種招數(8 月 11 日 1855 深水埗臥底警察拉示威者;2200 銅鑼灣臥底拉示威者〔蘋果動〕)。如果兩者並進,需要即時防範。

由六月至今日,港府對香港人的訴求依然無動於衷。由於警暴、鄉黑持續為民怨恒溫、甚至升溫,導致愈來愈多的香港市民包容暴力。不過,這種只限於針對政權的暴力,包括立法會大樓、各區警署及警務人員等。然而,若果黑社會逐漸掌握示威者的運作模式、動員方向,那些連登、Telegram,除葉國謙、葉劉外,一學就會。隨時間日久,掌握示威者的走向是必然的預期事實。

廣告

同時,喬裝示威者的成本實在太低。穿黑衫、戴口罩,就可以證明身分,加入抗爭行列。若要上前線,護鏡、豬咀,或者可以由物資站免費提供。如此裝備,混入人群,根本難以分辨真正身分。相較兩個月前,只要舉機正面拍攝示威者面容,必定會被人猛烈抨擊,懷疑是鬼,必須先刪相後放行。然而,若果今日全副武裝上陣,天曉得你是人還是鬼?

再者,即使對家智商低,但難保會突然進步。元朗 7.21 恐襲,鄉黑全部穿白,手執武器,不戴口罩,元朗小牛農場負責人陳志祥幾小時後便被認出,連同其他白衣人亦被起底。半個月後,對家智慧還未提升,荃灣 8.5 刀手,每個人都身穿「I ❤ 香港」,同樣不戴口罩,揮舞刀具,翌日便被爆出身分。可是,若然他們改穿黑衣,混入人群,以同樣武力傷害市民,誓必造成極大傷害,到時示威者實在難以辨白。試想像某日突然在示威隊伍中衝出幾位警、黑,毒打市民、縱火燒車甚至搞出人命,隨時會導致民意逆轉,政府及所有建制組織立刻開動輿論,到時反修例示威者只會跌入萬劫不復的「黑洞」。

其實,一九六六年天星小輪加價風波,原本一件捍衛公眾利益的事件,由於黑社會介的入,導致迅速變質。當年天星小輪加價,蘇守忠絕食抗爭,迅速獲得市民支持,連當年以為民請命的杜葉錫恩議員亦稱讚不絕。他們的遊行,都沒有申請不反對通知書(當年亦沒有這項規定)先由尖沙咀前往旺角,再由旺角折返尖沙咀。可是,黑社會突然介入,放火燒車、縱火搶掠,事件突然暴動,港府立即宵禁。原行動發起人蘇守忠怎樣呼籲群眾冷靜,都係徒然,結果任由事件走向失敗,小輪繼續加價,反修例運動至此,真的要以史為鑑。

現在警方拒絕所有遊行申請,繼續不斷以武力、拘禁形式打壓示威者。示威者對警察的仇恨愈深,動用武力不斷升級;警察早已失去理智,亦千方百計要將示威者一網打盡。既然政治問題,要以警力打壓,惟一可做的便是千方百計令示威者提高警覺,同時謹記這場便是漫長抗爭,要清醒、創意,才能瓦解荒謬的政權。

 

作者 Facebook