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換特首,改變不了中港權力矛盾

2016/8/3 — 19:18

左:現任特首梁振英;右:曾宣佈可能參選下屆特首選舉的曾鈺成(立法會flickr圖片)

左:現任特首梁振英;右:曾宣佈可能參選下屆特首選舉的曾鈺成(立法會flickr圖片)

【文:周日東(《香港革新論》共同作者)】

兩位建制派的代表人物,財政司司長曾俊華和立法會主席曾鈺成,在上週均透露有意競逐特首。

不少人包括不少民主派,寄望由開明建制派上場,便可以和向北京反映港人對「內地干預」的憂慮,甚或為香港爭取較為寬鬆的自治空間。這種想法相當奇怪,如果我們相信透過建制派的內部競爭,就可以帶來政治改變的話,那麼香港人去年不是應該欣然接受,那個只容許建制派參與特首普選的「8.31方案」?說到底,香港政治的核心矛盾,是中港權力分配,即到底香港能有多大的自主空間;

廣告

而如果北京堅持不讓香港民主自治、堅持要消融港人身份和核心價值,一個由北京控制的開明建制派任特首,又有何能耐改變這種矛盾嗎?曾蔭權治港7年的教訓,就是由一個所謂開明建制派任特首,極其量就只是在執行北京的干預政策時放慢一點、做得隱密一點,而不會像梁振英般硬橋硬馬,這種五十步笑百步的分別,就是香港人需要的改變嗎?

現時的中港權力架構不改,任何人當上特首,無論是曾俊華還是曾鈺成,也不可能真正站在香港人的位置、以「香港本土」的定位去施政 ── 特別是涉及到香港政制改革(雙普選)、經濟自主(例如加入TPP)、規劃自主(例如高鐵)、教育自主(例如普教中)等議題。故此,指望「換人」來改變香港局面,無疑是緣木求魚。

廣告

要改變局面,唯有從根本上去改變中港權力分配,建立真正的自治體制,芬蘭轄下的奧蘭群島(Åland Islands)是香港人可參考的案例。奧蘭群島享有真正的自治權,當地設有具實權的、獨立於中央政府的議會和總理,議會由奧蘭公民一人一票直接選出,總理則由議會多數黨的領袖出任,由中央政府任命的總督沒有實權。

而一旦奧蘭與中央政府對自治權限產生爭議,任何一方均可請求芬蘭最高法院仲裁,而法院在作決定前必須先徵詢「奧蘭代表團」(Åland Delegation)的意見。代表團共有5人,由奧蘭議會和芬蘭政府各提名2名代表,再加上奧蘭總督1人(其雖由芬蘭總統任命,但須先經奧蘭議會議長同意)(註)。香港人要真正自治,就需要思考類似奧蘭群島的自治體制。

梁振英的確很可惡,我們都巴不得他盡快下台;但香港人要爭取的,不應只是「換特首」,而是真正改變中港權力分配。與其寄望開明建制派做特首,大家日子可以過得好一點,反對陣營應該著眼體制上的修改,將自治、自決、修改基本法、2047推上政治議程;否則選出來的,即使不是梁振英,極其量也只是另一個曾蔭權。

 

註:吳凱宇,〈奧蘭群島映照香港低度自治〉,《信報》,2016年1月12日

〈延伸閱讀〉

香港前途決議文

《香港革新論》 Facebook

(本文章原刊於《蘋果日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蘋果日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