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揭發前高官霸地三十年之爆料人的自白

2016/6/13 — 11:52

作者 2013 年 1 月攝於東丫背村

作者 2013 年 1 月攝於東丫背村

【文:記者關震海】

三年多前,2012年尾我收到線報,東丫背村有「寮屋豪宅」。2013年1月展開調查,當時與一位女記者落村,最少有三頭狗走過來,門外寫明「惡犬」。一名外籍傭工悠閒的走前替我們解圍,接着跟我們說:「這裏有六個工人,我住了二、三年。」

豪宅家傭與寮屋地是格格不入的配合,觸動我的神經,但當時的結論是「地方險要,調查成本很高,證明擴建改建很易,但核實屋住人身份要諗計(若調查不搭船的話)」。當時我有預感,這是一單轟動的新聞。

廣告

最後,演變成今日的頭條新聞。講調查的過程,到此為止。

廣告

我不是想跟大家說:我是調查該案件的第一人,不用給我掌聲,這是蘋果日報與Factwire一群前線偵查記者的功勞。做記者跟做醫生一樣,穿起白袍不用病人說謝謝,是一份工作。任何讚賞,可免則免。

說出自己在調查的角色,是提高下文報料人的說話真實性。我跟他也感覺到,其實我們做的東西,對社會一點影響也沒有。

當我們見到地總人員在報道翌日,在現場不斷張貼清拆通告,而他也知道這一年港島南區內部的人事變遷。我跟他也預計到,最後富豪前高官罰款拆屋了事,地政總署處分數名涉事職員,公眾漸漸忘記。以後市民對官員多了一份有「特權」的懷疑,對富豪多了一種「霸權」的前設,報章多了兩天A1,完!

問題被淹沒,霸地天天在上演!

我與當日的爆料人聊,原來事件揭發後,他有點後悔。「當初我最想講的,所有人好像都沒有寫…..,署長話一星期後有報告,我是完全沒有期望的。」

「也是哦。」我面有愧色說。

一個公務員冒上失去長糧的風險,挺身而出報料,一定有「目的」。我認識他一段時間,事件對他升職毫無幫助,反而令他更麻煩。我應承他,將他前線眼前的問題寫出來。這個調查報道背負了三年,是時候放下。

以下是他的心聲,若內容有任何問題,由我一人負責。

故事要由2002年房屋及規劃地政局局長孫明揚削減寮仔部人手講起。02 經濟不景,03年經歷沙士,孫明揚向立法會議員說非法搭建寮屋的問題已改善,決定削減當年隸屬房屋署的「寮仔部」,由原本900人大幅削減至數百人,並將「寮仔部」踢去地政總署。

就這樣,原本的「寮仔部」職員有些撥去房署處理做清潔工作防沙士,其餘數百人調去地政總署。

往後十年處理寮屋問題是,人手「有減無增」,但霸佔改建寮屋的個案不斷上升,特別是過去樓市熾熱的日子。問題的癥結在於,地政總署高層的思維一直是「不想接觸寮屋管制的工作,更無意管理房屋署所屬的借調員工,他們在計算,人手越少,處理事情就不會多了。」

因此,地政總署豁下的「寮仔部」縱使不夠人手,也不會要求借房屋署的人。「寮仔部」房屋署外借的人剩下百餘人,與地政總署本署人百餘人加起來,合共約三百職員,負責九龍、港島、西貢、元朗、屯門、上水與離島7區的寮屋問題。工作包括巡查取締非法寮屋。

「寮仔部」內,地政總署的本署人十多年來對寮屋問題不了解,而熟悉寮屋條例的房屋事務經理大部份已退休,前線負責巡查的房屋事務主任三至四年調回房屋署。熟悉寮屋事情的老前輩退休走了,調入來的新人又不太懂,經驗斷層,進一步令問題爆煲是近年買賣寮屋這盤生意暢旺,霸佔改建寮屋的個案不斷上升,擴散全港。

「霸佔改建寮屋住的,有五種人―惡霸、買家、權貴富豪、(或前公務員)公務員與貧窮戶」報料人總結說。

前警員與公務員不一定是恃住「有特權」,是熟悉地形,知道哪裏有「好位置」,亦知道政府不夠人手處理;惡霸靠惡,經常打退地政人員,以防職員入屋影相做證。地政總署有時就算拿了政府的入屋允許,警方也不讓你進入,莫名奇妙。

事實是,房屋事務經理制定巡查地點日期,由一班房屋事務主任執行,每星期要交違規個案。

「這五種人,你會選擇哪一類人去檢控?當然,較易處理的,會先處理的。」試問怎會去處理一些聘有傭人大漢又有惡犬的「世外桃園」,惡人當道,縱使內部存在有心打擊非法寮屋的職員,惟近年已不再積極起來。

說回自己,作為記者,處理過太多霸地個案,曾報道的有,沒有報道的還要多。我相信,如果做霸地改建寮屋的新聞,做一星期A1也不夠。

署長說一星期後交報告,那份報告有沒有包含了檢討現時「寮仔部」人手與職權?會否做一份最新的全港性寮屋調查(包括多少有人住,多少荒廢,多少是擴建)?各區寮屋的建築物料與範圍尺寸會否公開供大眾查閱?

報告中,我相信不會檢視過時的寮屋制度,到時可能一如所料:ICAC已進行調查,不方便下結論。公眾淡忘,無事發生。

這一周,我會公開至少兩個已報道或未報道的個案,證明報料人所講的情況屬實。

(聲明:本人不會回應當年在報館自己職權以外的問題,但亦不會容許就調查東丫背村霸地案的調查過程上,對我有任何失實的言論。)

 

作者 facebook page(記者Kwan Chun Hoi新聞背後的一些人一些事)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