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揮棍打示威者頭部的警察 你還記得警隊的抱負、目標、價值觀嗎?

2019/8/2 — 19:21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警察朋友】

大約 1997 年起,香港警察確立以民為本的角色。為此,警察開始建立了 1 個抱負,7 個目標和 8 個價值觀,簡稱「178」的工作理念。現在,首先讓我們看看 178 是什麼東西:

抱負

廣告

使香港繼續是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安全及穩定的社會

目標

廣告

為確保社會安穩,香港警隊務必:
維護法紀
維持治安
防止及偵破罪案
保障市民生命財產
與市民大眾及其他機構維持緊密合作和聯繫
凡事悉力以赴,力求做得最好
維持市民對警隊的信心

價值觀

正直及誠實的品格
尊重市民及警隊成員的個人權利
以公正、無私和體諒的態度去處事和對人
承擔責任及接受問責
專業精神
致力提供優質服務達至精益求精
盡量配合環境的轉變
對內、對外均維持有效的溝通 
(擇錄自警察網頁)

自 1997 年起,警隊逐一以不同價值觀為題,舉行教育警員的工作坊,的確,這些植入式價值觀工作坊,曾為警隊帶來煥燃一新的局面,警隊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曾經在紀律部隊中名列前茅。可是,178 推行了 22 年後的今天,警隊在市民心目中的形象為何直插谷底,跌至幾近無可挽回的局面?筆者認為,這現象與 178 的衰亡有莫大關係。

正直及誠實的品格

要說抱負、目標、價值觀,就必需從規範個人行為的價值觀說起。有人可能會問,價值觀不是小孩時候就學了很多嗎?為何要對每位已經是成人,甚至已屆中年的警務人員,從頭像小學生一樣教導價值觀?原因很簡單,就是這些價值觀並不單單只規範個人,而是要特定地規範警隊內每一位員工的行為標準。因為,警察有公權力,處事標準必須比一般市民更高,試舉例:1. 陳伯於茶餐廳內拾獲阿珍遺下的十元,沒有交給警察,私自用作購買汽水飲用;2. 警察乙因為不想加重自己工作量,偷偷地將市民在街上捨獲並交給他的十元據為己有,不經正式程序上報和處理。上述兩宗事件,陳伯與警察乙都犯了盜竊罪,但卻有明顯的層次分別,例子 1 中的陳伯因一時貪念,干犯了拾遺不報的盜竊罪。例子 2 警察乙的不作為,表面上是輕微過失,是技術上犯錯,但其行為的象徵意義卻是背負了市民對警察的期望,他除了干犯盗竊罪外,更違反了個人誠信,在法律上,他可能須要承擔多一項[公職人員行為失當]的罪名。警員乙的作為,除了影響警隊聲譽,更為社會帶來普遍性的壞影響,即市民拾獲財物不會再交由警察處理。上述例子雖屬虛構,卻闡明了「正直及誠實的品格」放在8項價值觀首位的原因。

以上例子並非說警察都是不誠實,反而,他們大多都是誠實的人。問題卻是,警察往往會認為自己做的事是正確的,正義的,便可以用因時制宜的方式或手段去完成工作,縱使當中有越界,甚至違法情況出現也不需理會,這就是大部份警察引以為傲的「執生」能力,認為只有透過個人的「靈活變通」,警察通例和程序才能「落到地」。正如,警察認定佔中/反送中示威者犯了法,便可以用任何方式將活動制止,包括以警棍扑示威者頭部,用橡膠子彈水平地向示威者頭部射擊。問題就在這兒,大部份警察並不能清楚俱分示威者和罪犯的分別,他們視那些阻街阻路的示威者如同殺人父母,斷人米路,十惡不赦的罪犯,心裏早已給示威者帶上暴徒的帽子,在這種心理假設上,自然會將激烈的示威進一步推斷為暴動,所得結論是,在暴動情況下,他們便有合法性使用任何武力,所有警例,程序,在暴動情況下都不適用。然而,示威者只是普通市民,他們所謂的武器也不過是雨傘,路牌,磚頭,相對當年六七暴動的真暴徒,可謂相距離十萬八千里,整個六七暴動期間,共 51 人死亡,8 百多人受傷,暗殺,縱火,隨街放炸彈,那才是真真正正的暴動!諷刺的是,滿手鮮血的 67 真暴徒楊光,在 50 年後的今天,竟然獲得了大紫荊勳章。再退一步說,就算警察拘捕了賊王葉繼歡,也不會,亦不能公然在街道上對他亂棍襲擊,刻意打他的頭部,因為警察使用武力是有嚴格規範,警察通例說明,警察必要時才可使用相對的最低武力,目的一經達到,就必須停止。

事實上,警察通例所說的並非甚麼特別要求,只要是一個有理性的人,也知道防暴警棍攻擊頭部的後果可以很嚴重,任何在警隊內進行的訓練也不會教導警務人員攻擊示威者頭部。實情卻是,有很多參與驅趕示威者的警務人員,以出去「打」示威者為己任,最近更一名匿名警務人員,在網上上載要 headshot 示威者的貼文。所以,縱使警察的武力使用有明確規限,警務人員還是故意擊打示威者頭部,或在將示威者制服後仍然對他們拳打腳踢,事後卻反過來將責任歸咎示威者,說是因為他們移動、掙扎、襲警,才令警棍擊打位置錯誤地落在他們頭上,或警察是被迫對示威者使用武力還擊,這種對於自己濫用武力,以詭辯的方式替自己開脫的說法,在警隊內非常盛行。所以,朱經偉和七警才會有這麼多警察支持!在此,筆者想請問所有參與過去多場大形示威的警務人員,你們出盡全力打市民的時間,究竟有沒一刻想過你使用的武力實在是過了火?內心是否早已心存忿恨?至於沒有參與遊行示威,心裏卻躍躍慾試親身參與「打」示威者的警察們,你們有否反思過這些行為和想法是否合乎作為一個警察的價值觀,符合正值誠實的基本要求?

以公正,無私和體諒的態度去處事待人

從佔中開始,警隊的公正性已蕩然無存,在警察眼中,佔中者,反送中示威者,就是黃屍,就是造反者,是阻人搵食,搞亂社會的源頭,必需加以驅散或拘捕,令社會回復秩序。可是,他們根本不明白,他們理解的所謂秩序,其實只是政府將反對聲音壓制下來的表面寧靜,社會其實存在著許多不公不義的事實,正如政府力推假普選,送中條例,他們看不到當中的不義,聽不到人民聲音,卻選擇盲目相信政府,站在鎮壓市民的一方,對他們眼中的「黃屍」狠之入骨,視黃絲為搞亂社會的根源,必須剷除而後快!所以,21/7 恐襲之所以出現,正正是警察與追求民主和公義的市民長期敵對而剷生的毁滅性後果,直至現在,大部份警察還不覺得警隊在元朗恐襲事件有責任,仍然覺得是黑衫人入元朗挑起事端在先,白衣黑社會暴徒是保家衛國等等,所以黑衫者是抵打的,何君堯更是為數不少的警務人員的偶像!元朗恐襲後,政務司司長張建宗出來,為警察需要 39 分鐘才到場處理恐襲而道歉,遭到警察極大反彈,警察四大議會一同批評張司長抹煞警隊一直以來的努力,拒絕承認警隊需要對元朗恐襲附上絲毫責任。如果時光可以倒流,從 2014 佔中開始,警察堅持對所有市民公正無私,保持政治中立,21/7 元朗恐襲根本不可能發生,也不會對黑社會的作為如此麻木。烏呼,自佔中起始,警察選擇與追求民主公義,敢於發聲的市民背道而馳,選擇與香港泛民支持者,即最少一百八十萬選民為敵,公平,公正已成空話。

目標達不能達到,香港已不安全

沒有了正直誠實的品格,公正無私的處事態度,警察的 7 個目標根本無辦法達成。

自 2019 年 6 月 9 日以來,每一場警民衝突只有繼續加深警察對示威者怨恨,雙方武力不斷升級,警隊沒有辦法平息越來越多示威騷亂,所以 21/7 透過刻意不作為,利用元朗惡霸黑社會,對示威者作出警察不能做的教訓,警員們還不知差恥地以警隊名詞「tier 14」謔稱黑幫惡霸為警隊的其中一從屬部門。事發後,「打得好」,「大快人心」,「而家知道要搵警察幫手喇咩」,這些風涼話在警隊各群組內瘋傳,這些警務人員好像已完全忘記了警察的目標是要防止罪案,維持治安,維持市民對警隊的信心。警員價值觀淪落,警隊目標不能達到,使香港成為世界上其中一個最安全城又可能嗎?相信 21/7 元朗恐襲事件已給了公眾答案。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