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搵唔到食

2019/4/2 — 19:28

「逃犯條例」,在香港突然變成有如 ISIS 或 Al-Qaeda 一樣,令所有人聞風色變嘅詞語。城中某富商如此演繹條例的可怕性:「在內地做生意,唔多唔少都會踩過界。」

好多坊間口痕友話商家巨賈個個無貪不作,抵 X 死云云。我唔怪佢哋,因為佢哋應該無在內地做過生意,或者連中層管理經驗都無。筆者收集身邊幾個案例,大家就明白該富商所言。

全世界嘅貿易,關稅都係一個對盈利有決定性影響嘅考量。咩貨品歸咩類別,影響其關稅。但係好多產品歸類比較模糊,即使發達國都未必有好明顯嘅準則。就算係最客觀嘅標準,去到尾都係負責審批嘅人說了算。如果你嘅產品唔好彩被列入高關稅類別,而全世界都係做緊低關稅類別時,你馬上賣貴對手十幾二十 per cent,基本上係唔 X 使做,可以即時關門大吉。係哩個情況下,閣下同相關部門負責人士難免要保持友好關係。哩個位就算大家無重大利益過手,難免中間會有啲「潤滑劑」,出發點係「我唔使你好關照我,但求你唔好搞 X 我就得」。而且哩個「潤滑劑」要長做長有,因為一旦新官上任你無「潤滑」,佢翻查資料話你幾年前出口報關嘅貨品類別唔啱,輕則要你補交白做,重則話你逃稅要重罰坐監。權衡輕重下,你「潤」定唔「潤」? 全世界都「報平啲」時你會唔會傻到「報貴啲」?

廣告

又如果閣下係做廠嘅,咁勞動成本隨時佔去閣下成本嘅百份之三四十。勞動成本當中有一樣叫「社保」,你可以當係 MPF,係僱員僱主各供一部份,作為僱員在婦產傷病退休等時候政府提供嘅保障。但哩筆錢唔細,佔勞動成本一個相當嘅百份比,而如果僱主唔供的話僱員自己嗰份則可以折現即時增加收入。在此前提下,無論僱員僱主都有好大誘因「比得越少越好」,自此自然產生唔少「創意理解政策」嘅方法。內地早幾年前勞工需求緊張,唔少工人惡過老細,如果要我供社保就寧願唔做。大家睇到哩度可以預計到,哩個安排無事就無事,一有起事來又係大件事。班工人以前對社保意思低微嘅時候就要你折現比佢唔好供,過幾年之後社保意識提高之後又話你點解之前唔幫佢供要告發你。麻煩時唔單止班工人搞工業行動,出動到勞動部門調查嘅時候更加分分鐘拉人封廠「搵人人」搬屋搬寫字樓。

好啦,如果閣下唔係在內地做傳統行業,而係做新經濟產業嘅話,話明係新經濟,咁即係好多政策其實都未思考好指引未清晰。哩啲情況下隨時爆出意料之外嘅鑊,在民粹環境下企業負責人隨時會因為政治原因被祭旗。在「創意演繹法律」嘅前提下,你隨時可以「司法一條龍」被彰顯公義。

廣告

上述原因都係非常普遍,唔一定係商家有歹意犯法。而在此前提下如果你要「拆局」你就有可能要踩更多唔知將來會唔會爆嘅地雷以求今日脫身。

無「逃犯條例修訂」之前,大家大可以照常營業,最多唔好彩出事時就「想辦法」解決,即使有條尾巴但只要以後唔返內地就可以心安理得。但如果你「想辦法解決」之後留條尾巴,但係繼續留在香港會「今日唔知聽日事」的話,你叫一班從商者如何自處?

到最後,從商嘅肯定都係有能力移民一走了之,留下來嘅唔係已經投誠者就係被拒於制度利益以外嘅三無人(無錢無權無票)人士,而哩班人最後一係變成抗命者,一係心死變順民(不過依然搵唔到食)。

「逃犯條例修訂」最恐怖,莫過於此。國際法庭應該將提出哩條條例嘅港府官員列為國際恐怖份子,全球通緝,等佢哋都知道下香港人有幾徬徨。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