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摒棄官樣回應ㅤ直面時局矛盾ㅤ了解學生感受ㅤ再思價值判斷

2019/6/13 — 13:29

當本來可以避免的大型流血暴力事件近在咫尺,還要求教師若無其事地進行正常授課、搞試後活動,要求學生認真考試,似乎管治者認為師生與他們一樣,都是無血性的官僚。口口聲聲說罷課會「嚴重干擾校園正常教學秩序,而且亦影響學生學習及升學進度」的教育局,有沒有想過始作俑者是誰?

學生可能已從新聞、網路看到血腥不安的照片,可能與立場不同的同學互相對罵、欺凌,可能一無所知卻因同儕壓力而逼使表態,可能無法接受顛倒黑白的政權,可能對安身立命的香港失去信心……誰去疏理他們的思緒?

出聲明讉責失序、暴力行為,呼籲理性等廢話實在太容易,無須任何教育專業知識,是無視事件一切脈絡的無知表態,用處只不過是向當權者表忠,對了解學生的困惑、不安、衝動、失望毫無幫助。這是負責任教師的行為嗎?

廣告

不要以為教師選擇回校一定是響應教育局的所謂「緊守崗位」。我們只是認為學生需要我們的支援,「罷課不罷教」,學習疏理思緒,學習了解事件,學習價值判斷。

管治者切勿把責任全部推卸給學校。每一位教育工作者都明白,學生行為背後必有原因。學生懂得運用從教師身教學來的價值判斷,看穿管治者的失誤、傲慢、自以為是。教師不可能為不義政府行為作詭辯、掩飾,亦不會、也不可能操控學生的思想。

廣告

參與鎮壓的警察都受過香港教育,希望你們脫下制服後,想清楚當年在學校學過的價值判斷:保障立法會附近的馬路秩序、確保通過疑點重重的修例、保護沒有建制派議員的立法會比較重要,還是與示威者衝突、虛耗、角力比較重要?當有傳媒拍攝你們濫用暴力的影像時,你們的心態是甚麼?

如果讓他們和平地突破你們的防線,他們不會打家劫舍作奸犯科燒殺搶掠,而只是憧憬實現至少百萬人在酷熱天氣下遊行的卑微願望,之後也不會再有暴力。那麼,他們根本不用冒險負上更深重的刑責,你們雙手也不會染血。

「失職」也可以是有良知的價值判斷。盧偉聰呼籲衝擊警方的示威者立即停手,想一想,否則將會後悔終生;同理,傷在你們槍下棍下的有不少被政府及高層命令逼成、本來不是你們眼中的暴徒的示威者,你們是否不會後悔?你們正在服務的不是廣大市民,而是把你們置於道德兩難境地、幾乎失去認受性的掌權者。

不論學生做了甚麼而受傷害,例如被社會人士或網上欺凌導致身心受創,身處醫院、警局等令他們不安的地方,教師絕不會離棄學生,更應用盡辦法保護、陪伴他們,聆聽他們的困惑。這肯定比起因害怕不理解教育真義的社會人士作出批評,而急於斥責他們、與他們切割關係更符合教育理想。

我們想提醒大眾,教師與警察的理想本是造福人群,本是目標一致的。

我們不想教過的學生,在將來踏入比現時的人權保障更少、歪理橫行的社會。比我們更有權勢的校長、辦學團體、教育局高官等,你們務必向政府施壓撤回修例,而非讓前線教師面對心靈破碎的學生,令本來不易的教育工作更艱難。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