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摒棄港獨 團結一致 本土民主

2016/6/14 — 11:17

早前製作「台灣國護照」貼紙的設計師陳致豪,為香港設計「香港獨立」圖樣

早前製作「台灣國護照」貼紙的設計師陳致豪,為香港設計「香港獨立」圖樣

先表明自己的立場。香港應否獨立的最終依歸,是香港人的意願。假設沒有任何外在的政治勢力干預,而香港大多數人認為要獨立,那建國便是合理。不 過香港的獨特情況,不見不作出實際政治決定,而非吹水建國。香港所有政治遊戲的期限是2047年,本地的政治人物不得忽視該年對香港的影響。謹 記,2047年後中共宣佈取消一國兩制是合法的,一聲「收工」,國際社會也沒有動機和理由去干預。今日,一國兩制還未到期,已發生「李波事件」,更何況中 共未答應2047年後會繼續一國兩制。

港獨派講了很多構思和理論,有些在建構「香港民族」這共同想像體;有些利用仇恨,針對大陸人。不過,他們沒有提出可行的行動綱領和港獨時間表,向香 港人確保2047年前可以建國,怎叫人支持?與此同時,港獨論使香港親民主的陣營產生分裂,爭取民主的精力耗於內部鬥爭,也使中共對香港的不信任越加劇 烈,對於整體的政治策略上,十分不智。

我認為要在三十一年內實現港獨,其可能性渺茫過人類十年後登陸第二個星系。理由如下:

廣告

1)港獨損害中共的核心利益。過去,中共面對藏獨、彊獨絕不手軟,很多時更不惜違反人權和無視國際輿論,殘酷地打壓分離主義者。中國政府可以將共產 主義改成資本主義,卻不接受分離主義,原因是中國政府轉型成大漢族主義的政黨(客觀來說,她仍未去到法西斯的地步)。中國政府用作管治的意識形態,混合傳 統大一統思想的民族主義,連經濟政策,也考慮到復興漢族的思想,故有「一帶一路」這種帶有民族色彩的經濟思維。中共政府認為,這種意識形態是其合法性的來 源,一旦分離主義成勢,共產黨便倒台,故此不容藏獨和彊獨,連最有條件獨立的、受美國保護的台灣,也因中國的壓力,而變成一個非獨非統的、卻又住了二千三 百萬人的大島。張德江多次強調反對港獨,因為挑起了中共最敏感的神經,若她認為港獨成勢,影響了中共的核心利益,那麼她極可能於2047年取消「一國兩 制」,而且是合法的。試問台灣都不能成國,香港又有何能力建國?損害中共核心利益,意思就是要中共不惜任何代價與香港拚命,在政治策略的角度,港獨是十分 不智。

2)幼稚的「支爆論」。有很多港獨派的精神支柱,是所謂「支爆論」,即是支那爆破論,其大意為中國經濟很快崩潰,然後出現混亂,香港在此時可找緊機 會建國。近年中國經濟確實下滑,卻又是否等於給香港有獨立的機會?若果中國經濟爆破,陷入衰退,只會出現兩個局面,A)中國經濟疲弱,但政府仍能維持大一 統。B)中國內部不穩,出現割據。兩者都無利於香港獨立。第一種情況是,若果中國仍能維持大一統,亦即仍有運用武力的能力,香港何以獨立?第二種情況是, 若果中國內亂,中港之間的一國兩制便不成立。有人像寫小說的設想到時中國在北方軍閥混戰,而香港有外國勢力保護,故香港可以借機獨立。就算假設真的發生軍 閥割據,而你若是其中一個軍閥,怎會放過到香港搶錢的機會?香港無險可守,又何以幻想外國勢力會保護香港?最有可能的情況是,中國經濟逐步衰弱,但將來會 平穩發展,如一般的中等收入國家,但不等於主權削弱。在經濟學的角度,經濟衰退是自然的循環現象。即使中國經濟衰退,而且千瘡百孔,但因人口多,經濟活動 仍然強盛,必然保有一定實力。故此,若有人認為香港可從中國經濟崩潰下,找到獨立的機會,未免守株待兔,而且是一廂情願。香港的未來,不能以中國經濟崩潰 的幻想為基礎,而是在我們手中。

廣告

3)荒謬的香港民族主義。今時今日,民族主義已經是落後的產物,如今竟有港獨派利用中港文化矛盾和仇恨情緒,建構一個想像的香港民族,連六四悼也夾 硬說成香港人身份認同,還無知地、盲目地指責大中華派令香港遭中共殖民,其荒謬、一廂情願、簡化問題的思維,簡直是一場荒誕劇,更荒誕的是竟有不少學生和 學者都有同樣的鬥爭思維。此外,民族主義的建構過程,需要很長時間洗腦。香港是一個開放社會,連中共也不能運用公權力去洗香港人腦,港獨派怎可能在 2047年前,令大部分香港人相信自己是一個獨立的民族,並有獨立的需要。假設真的塑造了一個香港民族,也不等於有獨立的條件,例如西藏情況。

以上我分析了港獨不能在2047年前成勢。試圖在三十一年內實現香港獨立,比起「建設民主中國」更不切實際。香港是自由社會,討論港獨是沒有問題, 然而我所見的是民主陣營內耗在爭論之中,每個政治人物和意見領袖都希望奪得話語權,這本是正常現象,問題在於港獨派以敵對的論調,攻擊泛民(不單是政治人 物,包括非相同政治光譜的市民),非民主同路人也。

本文否定港獨是可行,而香港所有政治遊戲的期限是2047年,那麼香港是否等同坐以待斃?怎樣的政治行動才是合理?

1)摒棄港獨思想,避免內耗,集中人民意志,爭取香港民主。香港民主並不損害中共核心利益,否則基本法就不會列明香港有普選。中共政府不及香港人真 普選,原因是不信任港人,認為我們會選一個損害中共核心利益的行政長官。最能解決雙方不信任的政制方案,行政長官由小圈子選舉產生(甚至委任也可),但沒 有實權,只負責禮儀;而政務官則由真普選產生,只負責內務,同時立《政黨法》,令香港有健全的民主制度。

2)政治領袖應進退得宜,所有政治人物不應以公眾人物的身份評論中國內政,集中精力在香港的民主和民主發展上,令中共相信香港人並非與中共核心利益 作對。故此,支聯會應該「摺埋」,而六四悼念應由政治色彩較少的大學生舉辦(問題是悼念的方法不應強調香港人或中國人身份,應是以人道精神和香港人慘痛記 憶的角度舉辦),市民出不出席,則是他們的自由。此外,有很多人有一種天真的成見,認為與中共談判等於讓步,向中共低頭,所有事都企硬。這是不懂政治的、 充滿感性的偏見。該企硬的要企硬(如民主追求、普選、司法獨立等),該讓的就要讓(如港獨和支聯會),美國也不會事事與中國政府硬碰,何況在一國兩制下的 香港?其實談判本身不是問題,問題在於何人代表香港人去談判和其過程是否公開。

3)團結一切可團結的人。如今香港政治陣營碎片化,每個政治領袖都想建立自己的地盤。不過請記住,今天的政治遊戲只能到2046年,此年後的香港命 運,決定於今日香港人如何有智慧地與中共玩這個政治遊戲。若果政治領袖被小小的權力和利益蒙蔽了雙眼,看不到長遠的香港命運,便斷送了香港的前途。香港所 有爭取民主的人,應團結一致,爭取香港民主。不幸地,香港民主陣營已分裂成兩派,並且是水火不容,尤其是勇武派將「和理非」的泛民視為第一敵人。事實上 「和理非」和勇武派只是戰略上的差異,實在無必要視對方為敵人。然而,仇恨建立了,便很難回頭,故最好的辦法是進退得宜,各有各做。香港的政治便分成建 制、泛民、勇武三派,而泛民和勇武的目標應是香港民主,而非攻擊對方。

三十一年眨眼就過,香港未來的命運,掌握今日香港人的智慧。在網絡時代,每種政治立場都有自己的市場,各有各的執見而不肯讓步。這樣的思維,對香港 民主進程並非好事,而繼續內部消耗,我看不到有何意義。此文只希各位能摒棄港獨思想,集中精力在香港民主,並意識到「和理非」與勇武只是策略上的不同,而 非敵人。

作者FB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