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撐曾還是白票 就如在失控火車上選擇撞死一個人還是五個人

2017/3/27 — 19:02

特首選舉灣仔點票中心資料圖片

特首選舉灣仔點票中心資料圖片

【文:Billy Li 一名香港市民】

林鄭當選,可見北京所指特首四大條件當中「港人擁護」所指的「港人」,只有 777 人,不包括你和我,不管你是薯粉、胡粉還是白粉(無貶意,只是順口)。我們眼中的「香港人」,與北京眼中的「香港人」,是指不同的人。

我無失望,因為從來就沒希望過,但我真的開始驚。那 777 人位位有錢有權有勢有面,但北京的指揮棒就是可以隔空令他們聽話服貼,究竟是如何做到的?真是單靠利益一致就可以?還記得周永勤為什麼哭喪着說退選嗎?肖建華呢?這些夠豪門大腕明白了吧?

廣告

我不是想宣揚北京的恐怖,然後說逃避雖可恥但有用,不如一起移民 ─ 我是想講,沒有最壞,底線無下限,我們要有心理準備:以後每一次的抗爭不論再努力,我們都要銘記,再有下一個李波出現已經是時間問題。我在製造無謂的恐怖嗎?看過六四,經歷了 20 年回歸,時間足夠讓我們清醒了吧?

2008 年奧運的強國還有底氣讓你鬧 2012 雙普選,但今時不同往日。看看大陸的外匯儲備流血不止地外逃,現金要從女人私處偷運往澳門,大概也知道情況已經演變到什麼地步。資金自己會說話,香港的人民幣存款,由 2014 年十二月的一萬億,下降到今年一月的五千二百多億:高登仔一直在期盼的支爆,意味的不是港獨近了,而是政權會魚死網破,把所有權力牢牢握在手中。任何敢說不的人,可以選擇躺在地上講,或是閉嘴,或是上電視承認是自己醉駕把人撞倒了。

廣告

在這個背景下,我感謝曾俊華。誠如很多朋友所言,他把民主派辦不到的事,辦到了。他令香港人覺得自己受尊重,覺得自己有機會可以有安樂茶飯,起碼有五年時間緩一口氣,簡而言之,就是有希望。曾俊華親眼目睹梁班子如何執政,仍然挺身而出,他也是賭一個希望,說不定一切還有回頭的路。曾俊華盡了力,為香港,他的確做了他百分之二百他可以做的事。

我更加敬服胡官,原因亦毋須多言。在法律界選委論壇,我有很多次想上前跟他說一聲多謝。如果我有票,我會投給他。

民主派支持者之間的爭論,應該撐薯、胡還是白,兩邊我都覺得有理。情況就如 Michael Sander 在 Justice: What's The Right Thing To Do? 所舉的例子一樣:你是一架火車的車長,火車已經失控,只能向前衝,你可以控制的就只有方向桿,火車一直在往左邊走,繼續向左會撞死五個途人,轉向右邊則會撞死一個途人。大部分人都會扭方向桿選右邊,但也會有人選讓火車留在左邊:這就是從結果看問題,與從原則看問題的分別,也是「以一命換五命」與「我不會主動剝奪別人生命去救人」的分別。

你可以說選左邊的人一定是錯嗎?我不敢,世界的真理往往不只一種,唯一正確的答案只有考試才會出現,那個答案叫習近平或金正恩。問題不是選左邊還是右邊,而是這個火車的設定出了問題。

就如 1194 這個小圈子一樣,我們是被迫走上了這架火車,問題不是出在選左或右的人身上。已經扭曲的火車,沒有選擇會全錯,也沒有選擇可以全對;唯一相通的就是這架火車,亦即香港,已經馬上要撞入絕境了。我們都以為自己手握方向桿,還有可救人的餘地,就不得不心急焦躁而互動干戈,但其實方向桿一直握在北京手中。直到撞車,我們才終於再一次確認這個現實。

來,說一聲抱歉,拍拍你我身上的灰塵。在泥漿摔角夠久了,是時候振作站起來,因為選擇是否下跪的日子已經不遠了。

「不要放棄」,是一句從龍和道 We will be back 揮之不去留在心裡的話。槍桿子和筆桿子,面對前者我們是侏儒,但我們在道理上,不要氣餒,不要妥協。和理非非不可怕,可怕的是我們連把道理講出來說明白、把歪理打倒的勇氣與耐性都喪失。抗爭從來都不會讓你有休息的機會,佔中的賬今天就開始從頭清算了。如果你有移民的機會,或已經移民,就走吧,但請不要放棄 ─ 移民只是把你帶離香港,無人可以把你對香港的感情偷走。

而不願走、或不能走的人,我們有我們的羈絆,我們還可以一起唱《十個救火的少年》,一起看下一個《十年》。

在只有更壞的路上,我不知自己可以撐多久,但聊記數字,也是為日後的自己立一面鏡子:如果終有一日自己走上了頒獎台,站在權貴身邊合照,也可以反照曾經的自己,是以何面目做人。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