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撐警人是如何煉成的;69 後齊來建構「警民新關係」

2019/6/17 — 11:57

我找同溫層之外的意見,在親戚組成的Whatsapp Group就可以看到。因為特區以「哦,我會繼續修例」來回應6月9號的一百萬人遊行,導致衝突在當晚當發。612整日的血腥鎮壓,引發一輪更大的民意壓力,之後有反條例義士梁凌杰在太古掛橫額時,不幸墮下死亡,林鄭強推例,不肯撤回,正式搞出人命。

警察受到環球傳媒和香港人大力鞭韃。現在親中派的反攻文宣,是做軟皮蛇,和打感動。我在Whatsapp Group看到有人分享《一個警察的心聲》,說的不外乎是自己不懂政治,「條例不是我們推出來的,示威不是我們吹出來的,衝擊不是我們發起的」、「自己不是高牆」,只是不知為何成了磨心。

聽來好像很合理,一定能夠騙到「大部份」沒有到過現場的「主流民意」。今日有200萬人走到街上,那是三份之一,已經是歷史性的空前動員;但還是有三份之二香港人沒有到過現場。這些一般人,不知道前線警察並非「警察心聲」所說的溫柔恭儉讓。警察非常狼虎:射擊示威者、主動打記者、侮辱對面是「自由閪」,還有笑得很開心的持槍警察,在清場之後大合照留念。

廣告

前線警察在執行命令,但不見得不太情願,而且如狼似虎,自己也十分享受。

撐警民眾究竟如何煉成

廣告

在「太古烈士」出現之後,網民找到一個人當場拍下烈士遺體,留言「為港犧牲,抵」嘲笑烈士。起底之後 [1] [2],這個叫「莫俊雄」的人,據說是第四屆少年警訊成員,更是「資深領袖委員會步操小組」主席,那就是警察公共關係科的人馬。如此的惡毒,當然是有很多仇恨。他們恨示威者。

那些分享「警察心聲」的人,還有保守公務員、以及置身事外的其他香港,其實真是沒甚麼「政治立場」。他們對「引渡條例」牽涉的法律問題、對香港政治經濟狀況有甚麼影響,大概是沒看過甚麼資料,也無心研究。對他們來說,香港以前是如何,以後也將如何;香港以前是東西、國共之間的罅隙,是桃花園,代表以後也是一直是桃花園。只要大家緊守崗位,一切就會不變。

最後你會發現,跟他們談論政治,他們會拒絕,例如修例之後對香港的國際地位、營商環境的影響,他們會拒絕討論,訴諸陰謀論 (外國唱衰論、外國妒忌中國強大論),並且快速返回自己只談風月的心理舒適圈。

究其根本,這些人主要是公務員。公務員的大腦是很固化的,很容易淪為工具,而且是每個月薪高糧準的工具。如果你幾十年都過這種生活,你的大腦自然無法運算那些「本地條例會成為中美貿易戰的籌碼再出口轉內銷影響香港內部的政治經濟環境」,太複雜了。公務員的理性只是工具理性,而且只熟悉自己負責的官僚程序,其餘一切的洞察力都會在長期荒廢下退化,變成大腦意義的盲腸,沒用了。

而香港老實說是一個很公務員化的社會,也就是我們多多少少都是如此被訓練成單線思維。這些「民族性」,令香港人在公共事務時常被人撚化,政治抗爭不斷失敗。

警察作為全副武裝的Cry Baby

為甚麼「自由閪」會是警察鬧人的名詞呢?他們不喜歡自由嗎?可能是真的,因為他們的生活就是那麼規律、服從,就能夠薪高糧準,那又有甚麼自由需要大動干戈爭取?

雖然警察的自我其許有很多英雄主義和中二病,但事實上他們很弱小。因為長期的優良待遇而不需要面對太多逆境。所以到了近日,用武力打不死群眾,林鄭立場沒退,但道歉,沒有再強力支持警察,他們就馬上士氣崩壞,變cry baby搏同情,應付外面鋪天蓋地反對他們的民意。

他們對自己的專業判斷還負責嗎?還氣硬嗎?我們不知道。但官僚是層級的,一層和一層之間,全部是切割空間。他們發現似乎林鄭也切割他們了,所以勢順時窮兇極惡,勢逆時就講自己「不過是打份工」。林鄭的流淚訪問,也是說自己為了份工,犧牲很多。

以前版本的深黃以及建制派民眾,有時也是用「打份工」去為這群武裝Cry Baby辯護。是的,只是幾年,香港人還是會在示威現場幫警察擔遮,以示釋出善意,大家不是仇人。現在可不是了。這是香港真正開化,不只是了解到警察是鎮壓機器的爪牙,有階級性等於人性的黑暗本質,也看到對方有龐大而不合比例的物質待遇,把一班爛仔或不知道自己要做甚麼的人,訓練成鎮壓機器。

更大的覺醒是,很多人了解到「打份工」不代表甚麼。做錯了就是做錯了,過份就是過份,而他們必須付出代價。你們Cry Baby也有父母生?那我真是「生你老母」,那比你們到血流披面、差點眼睛中槍致盲,還有連性命都在運動中斷送的烈士呢?你們全副武裝被打就要喊媽,那受傷義士甚至烈士的父母,你們下手射擊和揮棍的時候,有想過人家的父母嗎?林鄭有口聲慰問過受傷的示威者嗎?

這些兇悍的警察,不是真正的「男子漢」,真正的男子漢是沒有武器、沒有防具,卻仍然勇感站在暴力面前的普通人,是中了催淚彈,仍然念念不忘要回去的香港人。警察確是不政治化的,其惡意萬份真確,大家都在現場見識過。但警察有最低級的惡意,他們與示威者,沒有立場信仰的衝突,大概純粹只是痛恨為甚麼自己要加班、被人鬧、被譴責。6月9號晚上,學獨聯的陳家駒被捕,出來之後,向的記者說,警署裡面警察粗口橫飛辱罵示威者,他們對市民為甚麼要反修例,似乎一竅不通。這從來就不是意識形態之爭,而是有思想者與無思想者的對抗。一把屠刀又能如何感化呢?

69之後 要馬上建立「警民新關係」

如果你從小到大都是一把屠刀。你可以磨鈍它、唱聖詩封封禁它,或到你掌握資源的時候,收起它。在香港真正重光的時候,警隊自然要縮編、要合約化。在這個時候,網民應該用自己的方法,用網絡、用群眾,公開這些政權鷹犬的身份,廣傳他們的惡行,牽連他們的家人,才能對他們造成壓力。例如在司法管轄不到的地方,用網絡公開。將未落網的狂徒消料廣傳,十分和平理性,絕對有針對性。現在已有台灣手足接收這些資料,連不誠實使用電腦都告不到,你和不了台灣人。當然,其他方法也一樣做到。從鍵戰還是在各大小老闆不服務他們、不賣東西,總之令到他們很大壓力。

當前線警察努力表演,順便發泄暴力本能的時候,先想想自己、家人,日常生活會不會被杯葛、受白眼,不方便,這是一種最低度的武力心理限制。你打,你一時痛快,會有一連串麻煩跟身,外面有一百萬人會關注黑警的個人資料。

在重大的道德危機面對保持中立,應該下最熾熱的地獄深處,那是前人的箴言。在一個直接傷害人民的鎮壓機器裡面「打份工」,意義大概也是類同。如果現時無法制裁他們。就由市民制裁,食店、夜場、購物,能夠動員的,都不招待警察。

無論這次的結果如何,所謂Connect,是沒有的了。不論他們是因為被體制養成、出於無知還是純粹的邪惡,也絕難改變,在一個城市之中,也有文明衝突;只是正常與邪惡不能共負一軛,在之後的「警民新關係」,雙方都只能各安天命了。

注釋

1 https://www.facebook.com/jocelynwcy/posts/10217136879787900
2 https://www.facebook.com/itseemsnormal/posts/10157149018638346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