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撐警」其實是撐什麼?

2019/7/1 — 14:43

6 月 30 日撐警集會

6 月 30 日撐警集會

何君堯搞了個「撐警」集會,據說有超過五萬人出席。香港警察現在的編制約為三萬人,加上他們的家眷,已退休的警務人員、其他紀律部隊,還有傳統「藍絲」和建制可以動員的人士,再加上個別非常支持警方的黑社會人物,基本盤應該有六七萬。昨天的集會人數,尚算達標。

那麼「撐警」,其實是撐什麼,要帶出的是什麼訊息,要達到的是什麼目的?是否就是如曾經的巨星譚詠麟、鍾鎮濤、劉美君之流所言,不談政治,總之不服從警察,就是不「正義」?警察為什麼存在,究竟服務何人?又是否無需探究因由,凡事是警察所作的必定正義;不論使用武力是否合適,都必定合法?(延伸閱讀:《紐約時報》報道國際特赦組織報告

歸根究底,令到香港警隊再次成為磨心的,是林鄭月娥為首的特區政府不顧民意、嚴重低估法例對香港的衝擊,強推「逃犯條例」所致。把討論的重心從始作俑者身上抽離,只着眼於「撐警」,無疑是混淆視聽。雖然林鄭月娥等人多次為強推「逃犯條例」致歉,卻一直不肯收回有關 6.12 暴動之說。連日來一而再有年輕人因為對現實感到絕望而輕生,在上位者卻還透過何君堯之流搞個「撐警」大會,無疑是為進一步打壓示威者,以及有思想有良知的香港人作準備。從「撐警」集會的十二大訴求看來,「逃犯條例」、23 條立法、訂立辱警罪、DQ 民主派議員,一直都在對方的「待辦事項」上,從未改變。各位不可不防,不要鬆懈。

廣告

6.30 撐警集會期間展示的「12 大主張/訴求」(網上圖片)

6.30 撐警集會期間展示的「12 大主張/訴求」(網上圖片)

廣告

「撐警」的是什麼人 

先假設這些「撐警」的人全部都不是如傳說中的收錢而來,而是真心自己出錢出力、付出時間,從港九新界來到金鐘集會的。除卻當中比較年青,不少應該是警員或者紀律部隊和他們的家眷;不少比較上年紀的參加者,看起來彷彿都是生活得不太好,內心積壓了很多憤怒,終於找到個藉口可以名正言順的爆發出來的樣子。從不同的媒體的影片中,看到這些人近乎野蠻的行徑,我一直在猜想,他們是些什麼人,過着些什麼樣的生活,一直從什麼渠道,接收着什麼樣的訊息?他們會否住在一個公屋單位,甚至一間劏房、六七十歲了還要為口奔馳、有病到公立醫院,排一年半載的期,才拍到一張 X 光?最諷刺的是被制度壓迫、剝削得最利害的人,反過來最聲嘶力竭的為建制護航。這到底是蛇齋餅粽、小恩小惠的功勞,還是 CCTVB 等等已經染紅的媒體的功力?

生活得比較好的人,通常沒有這種躁動。假如對現況不滿,「資產階級」一般都是口裏說不,身體卻很誠實的。看到局勢不穩,身家比較豐厚的,這幾個星期應該正在忙於跟自己的私人銀行家安排把資金調動到比較安全的地方,而不會有時間到金鐘打人、破壞「連儂牆」,甚至已逝者的祭壇的。春江水暖鴨先知,君不見「逃犯條例」還未通過,行會成員林健鋒建制派的梁美芬等人,便已經率先劈價狂沽多項物業套現?

或許香港人應該感謝「出盡力」來參加「撐警」集會的人士。他們的暴力,更加突顯年輕一輩的自制與和平。假如警察只檢控 6.12 集會的參加者,而不追究今天更為暴力的「撐警」人士,香港警方的選擇性執法,就更是赤裸裸的明目張膽,昭然若揭了。

感謝年輕人

「政治是眾人的事」— 孫中山

任何人參加政治集會或者對於政治議題表態,但又說什麼「我討厭政治」、「我不談政治,只談正義」,通常只有幾個可能。第一,他是真的天真(白癡),不食人間煙火,不問世事;第二,他是一個只看利益,不理青紅皂白只會看風駛?的小人;第三,他有痛腳被捉住……長輩們的經驗當然有可貴之處,但是假如固步自封,不與時並進,還恃老賣老,則九唔搭八的,不過是自己而已。

現實讓人很洩氣,年輕人卻讓我看到希望。這一代的年輕人,聰明、學習能力高、修正快。從小在互聯網世界闖蕩,學會了在海量的雜音中篩選有用資訊,對各種事物的認知,比不少大人更深更闊;在電玩遊戲學會了和陌生人協作、明白從失誤吸取教訓,是給下一次過關的最好準備;社交媒體和雲端應用讓他們可以多工作業、更有效地接收和整理訊息,亦對社會議題更加關注。

6.12 之前,沒有人想過政府會在「逃犯條例」一事上讓步。林鄭月娥的剛愎自用促成了她政治生涯的的完美風暴,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亦差不多因此而陪葬。本來中國政府希望透過提倡大灣區,矮化香港的特殊地位。年輕人這次去中心化的社運,靈活如水,進退有道,成功阻止惡法之餘,更讓香港再次登上國際舞台。

其實香港各界,尤其是資產豐厚的人士和公務員,最應該多謝這幾個星期以來,不怕辛苦、不怕流血,甚至以死相諫的年青人。雖然自政府開始推銷「逃犯條例」以來,不少資金已經不斷流出香港,但是一眾示威人士成功令政府暫緩通過「逃犯條例」,的確避免了香港進一步跌入樓股齊跌的萬劫不復境地。無論你們願意承認與否,這次年青人的確以他們的生命保障了你們的資產。

自 2016 年起,希臘的退休人士,一再上街示威,甚至和警察爆發衝突,原因就是因為希臘的財政出現巨大問題,為了得到歐盟和 IMF 的貸款,希臘政府不得不推出嚴苛的稅務改革和退休金方案。需知道公務員退休金儲備基金是香港外匯基金的其中一個主要組成部份,假如因為香港政府強推「逃犯條例」或其他什麼惡法,而令香港金融中心的地位不保,或者港元地位受到衝擊,需要動用到外匯基金的話,香港公務員(包括警隊)的退休金,是有可能被削減的。希臘的例子,正是前居可鑑。

假如警隊執法應該受到尊重,年輕人熱愛這片土地的赤子之心,又何嘗不應受到保護?假如要舒緩警民之間的緊張關係、搞清楚年輕人是否被外國勢力所操縱、和還警察一個清白,為何政府一直不同意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調查 6.12 衝突?是否害怕不能還警察清白之餘,還暴露政權濫用警隊作劊子手以求達到自己政治目的的真相?

 

作者網誌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