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撕裂 2.0」已成為被唾棄的特首

2019/8/12 — 2:29

林鄭月娥記者會

林鄭月娥記者會

在2017年特首選舉論壇中,曾俊華指林鄭是「撕裂2.0」。他的預言實現了。

過去幾個月,因修訂逃犯條例造成的錯誤和風波,她每次走出來面見記者,都只是撕裂香港,將自己的錯誤推在別人身上。

不重述她在6、7月所講的,只就她在最近兩次記招所說的,看看她怎樣撕裂香港,將香港陷入深淵、玉石俱焚的危機中。

廣告

她在8月5日記招中這樣說:「我們近日看到的已經是很明顯,肆無忌憚地提出要『光復香港』、『時代革命』,亦看到部分的行為是挑戰『一國兩制』、挑戰國家主權;或者我甚至可以大膽些說,是要將香港推倒,要將七百多萬人、我們珍惜的生活徹底破壞,玉石俱焚。」

「光復香港,時代革命」,香港人期望回復香港成為有法治精神而非以法管治(Rule of Law instead of rule by law)的社會,和改革現時不公義的政制。林鄭刻意將之解作破壞「一國兩制」、「挑戰國家主權」。其目的是要掩蓋自己的錯誤,將現時的混亂推在市民和遊行人士身上。更嚴重的是她指控市民叛國,將來有解放軍來平亂,也是理所當然!她這樣說,豈不是將香港推進深淵,抱着香港與她一同埋葬?

廣告

不論是8月5日或9日的記招,她都是大打經濟牌,指香港的經濟收縮,嚴重影響中小企和市民生計,裁員在所難免,一切都是與反送中運動有關。她這樣說,只是想贏取小市民從同情示威者轉向她那邊,撕裂市民,可能更是想破壞父母與子女的關係。

但她提出的數據,根本上是站不住腳。陳茂波指出第二季經濟增長受反放中運動影響放緩,但這說法已被年輕人在民間記招中攻破。林鄭指現時香港經濟比2003年沙士時更差。但多位經濟學者已指出她是言過其實。香港經濟下滑,因素相當多,而不只是反送中。

林鄭的記招能否誘動一些中立人士轉變立場,我無法估計。但不回應市民訴求,只是推卸責任,譴責示威者,只會造成與示威者和其同情者更大的反感。

更有失作為一個地區行政長官風範的,是她說了這些說話:「they did not mind destroying Hong Kong's economy, they have no stake in the society with so many people that help to build」。

They have no stake: 可譯作「無建樹」、「沒有貢獻」、「不是持分者」⋯⋯等。但無論怎樣翻譯,都是指出這群破壞社會的人,是可以放棄的。她這樣說,與撕裂1.0(前特首梁振英)所說的差不多。他曾於 2014 年 10 月 25 日說,體育界和宗教界是「沒有任何經濟貢獻」的界別。沒有經濟貢獻,甚至倚賴經濟援助的,就是社會中的渣滓?在被指參與和被控暴動的人中,有老師、飛機師、醫護等,他們是「無建樹」、「沒貢獻」、「不是社會持分者」?一個行政長官對市民這樣侮辱,是合宜嗎?

政府現在做的,就是用經濟和亂象,更用警察和黑社會的暴力來恐嚇市民。

究竟經濟是否一個城市最重要的核心價值呢?社會進步,除了兩餐溫飽外,追求更重要的核心價值,如公義和誠實,是理所當然的。香港社會正是缺乏這些重要的核心價值,但這正是這群no stake 的人所追求的。

昨天(8月11日),警方對多項遊行示威發出反對通知書。他們明知遊行和示威人士不會因反對而不走出來,這是市民的權利。這只是讓警察濫權毫無差別的拘捕市民,控以暴動等罪名。我們看到警察假扮示威者(究竟放燃燒彈的是否他們的行為,將罪名嫁禍示威者?)、催淚彈放題、近距離開槍、甚至容許黑社會來暴打市民。警察已變成野獸,城中的恐佈份子。

林鄭所想的亂象出現了,但是否真能撕裂市民對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的訴求?能否改變市民對政府和警察的失望和忿怒?讓我清楚告訴當權者和擁有大殺傷力武器的警察,你們一定失望!

警察被市民憎惡,特首不單是撕裂2.0,而是被唾棄的特首。(其實,她已是無實權的特首,香港現在是被西環和警黑所管治。)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