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撞邪或是關公顯靈

2015/6/19 — 0:36

政改建制派walkout搞流會蝦碌事件,正如老夫子話齋:「耐人尋味」,金鐘政總很多朋友問因乜解究?我只能根據現場及事後各人解釋去推測:

1)等發叔:表面睇幾騎呢,因發叔一票對大局根本冇影響,田北辰假設未發言四位泛民有可能轉軚,所以發叔一票不能少,更不可信,泛民四議員冇發言不等如轉軚。但若有更高層權力下達指示要求建制派必需「齊齊整整」投下贊成票以示組織紀律,則作別論。

2)不知情:陳婉嫻、林大輝、陳健波及自由黨與出走牽頭人是有交談,知道他們要走,他們應是不認同出走理據而選擇留低投票。

廣告

3)擺姿態:擺出對政改表決結果不在意、不上心的政治姿態,所以有人留低,有人離場。此說法是高估了建制派及共產黨,還有擺出這姿態也沒有什麼政治作用。

4)避問責:冇投票的議員避開分歧的民意,以免選舉時被攻擊,名哲保身,此説不太合理,正如689說,建制派支持政改人人都知,冇可能甩身金盤洗手。

廣告

5)最大可能是葉國謙、林健鋒收到上頭指示,希望建制派必須齊齊整整投票,所以先要等發叔,但建制派是利益組合,不是理念一致的政治陣線,鬆散且無紀律可言,要突然作出流會舉動,還有時間緊迫,執行過程甩甩漏漏,於是就搞出個大頭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