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撤回」之後 — 香港自由之夏的抗爭前路

2019/9/5 — 16:20

香港自由之夏抗爭的意義,大概是把中國治下所有遮醜布完全拉下,過去有關中國對港管治的 inconvenient truth 都被徹底置於陽光下。要真正實踐前捷克總統哈維爾為對抗蘇聯暴政所提倡的 living in truth 精神,便需承認,香港自由之夏抗爭已然證明,香港在中國治下﹑作為中國特區已不再有任何退讓與妥協空間,自由﹑尊嚴﹑繁榮﹑安定只能靠每位香港人在不同位置辛苦力爭。我們不應忘記,過去在中國治下香港屢現零和遊戲式「對話」,是今天香港的果之因。說到底,現有香港政治體制已與善治概念完全絕緣,與其小修小補,不如力爭否極泰來。我們更不要忘記,昨夜再有多一名抗爭者以死明志,她的一句遺言是「加油,不要放棄」。繼續在中國治下迷信「對話」﹑力主與中方及其代理人「對話」作為香港出路之論者,若不是愚昧,便是極其冷酷狠毒。

利用各種務實可行之法力爭香港普選當應是重中之重的行動方向。新加坡政治學者朋友莊嘉穎其實曾出版著作External Intervention and the Politics of State Formation: China, Indonesia, and Thailand, 1893–1952,對今天香港,這是應時著作(明年年初台灣將會出版這部著作的中譯版)。莊嘉穎在書中的主要觀點是,有別於傳統民族主義理論與想像,外力介入才是決定亞洲案例政體轉型的重要有力因素。由是觀之,9 月 8 日旨在力爭美國國會通過香港人權及民主法案的大遊行當是本週的重要抗爭日程。

於香港自由之夏抗爭期間,新加坡社會與媒體縱然不乏親中言論,但身邊仍有清醒的新加坡朋友。在某一天下午,他花了一小時向到新加坡考察的中國學生簡介香港自由之夏抗爭的來龍去脈,期間他說了一句,大意是香港英勇抗爭者其實也是為被中國因素籠罩的世界自由而戰。香港人,加油。

廣告

▍延伸閱讀:

  1. 新加坡擁抱英治歷史、與中國保持距離的主體意識。
  2. 回應前新加坡外交官比拉哈里——從國際關係角度看中港關係與現實主義
  3. 過去仍未過去 — 論九七前後香港管治模式轉變
  4. 專訪鄺健銘:雙城對倒,在香港與新加坡照見台灣
  5. 雙城異路—從《逃犯條例》修訂風波看星港競爭力比
  6. 比較新加坡與香港不能迥避的基點
  7. 《信報》林行止:「帶路」應從英殖民史汲取養料
  8. 從新加坡的英治記憶看香港的英治歷史
  9. 從新加坡國歌歌詞觀照中國香港管治現況
  10. 從香港緊急法源起與應用看中英治差異
  11. 中國能否以新加坡模式管治香港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