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擁護基本法的迷思

2016/8/5 — 13:05

今年七月一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十九周年的升旗儀式(資料圖片)

今年七月一日,香港特別行政區成立十九周年的升旗儀式(資料圖片)

究竟支持港獨、自決或城邦論的人可否參選立法會、可否(應否是另一個問題)宣誓擁護基本法呢?在解答問題前,我們首先要分清應然(Ought)和實然(Is)的分別,以及政治問題和法律問題的分野。

憲法是一種共識、一個想象。人民聚在一起一同達成共識決定他們共同生活的方式爲何,他們會賦予多少權力給政府以達共善,同時他們又會制定行駛如此權力的限制和制衡以保大家自由權利不受侵犯。憲法規定了政府可以做什麽、不可以做什麽。同時憲法對人民的適用方式是間接的,是一種習而爲常的過程(Institutionalization of Norms)。而這種共識會因時代的變遷和進步而有所改變,在這改變來臨之時就是所謂的制憲時刻,憲法需因應改變的民情而有所調整、修改乃至重寫。

香港至今的實然憲法是基本法、實然的政治安排是一國兩制、香港主權歸於中國政府(這就是基本法所列明的中央對港政策的基本方針,亦即建制派口中的底綫)。然而在香港所施行(可幸)的普通法中,除非一個人煽動或親自籌劃刺殺、購買軍火、製造炸彈或者進行武裝起義和革命,否則的話,一個人持有如何的政治立場和想象都不會成爲讓其入罪的原因。問題回到究竟他們的宣誓擁護基本法是否有效呢?

廣告

宣誓擁護基本法的意思其實就是認同在現行政治安排内他們僅可以透過一些認可渠道去修改這共識(如基本法修改程序或者説服中央修改對港的基本方針),認同他們不可以合法地擁兵起義或者單方面宣佈獨立。宣誓擁護實然之事不代表他們不可以推動應然的政治想象,從而在實然的框架内將應然想象變成新的事實。其實大多數憲法修正案在起初也是違憲的,只要你不扛槍炮,在普通法的框架下,你立場如何都應可以被選和擔當議員。

當然在政治上,建制派説中央秉持大一統的觀點,所以港獨主張不要指望可以成功。但是記住這是一個政治問題,不是一個法律問題,不要混爲一談。如果有一天,中央改變對港政策的基本方針改變了,建制派會否說他們違憲呢?當然又會有人說在一國兩制下,我們必須將普通法的詮釋原則置放於大背景之下,意即需要考慮中央立場並將一些用非軍事化手法推動另類立場的人排除在外,但是我會說這裏是香港、這是我們珍而重之的法治制度,我們必須企硬。

廣告

當我們回看英國國會中,有幾個共和制支持者甚至是新芬黨人(激進的愛爾蘭政黨)都可以被選進英國國會宣誓擔任議員(新芬黨人因政治表態不向英國君王宣誓效忠,所以不會亦不能參與議政投票)。他們終其一生都不斷在推動共和主義以及廢除君主制的主張,但從來沒有人會挑戰這些人宣誓效忠的有效性,因爲其他國會議員都知道他們所用的是平和手法而不是武鬥。

而他們亦知道用制度將其噤聲,不代表意見或想法會消失,他們知道這樣做,這些本用平和手法去提出主張的人僅會轉投極端、采用在實然框架以外越發激進暴力的手法。回到香港,除非有人立意要見到香港成爲戰場,否則從政治考量上,容許他們參選讓人民抒發己見以及情緒,讓民意定奪這政治主張是否受到支持才是上策。我知道容人之量不是人人有,但是容人之量是民主社會對於領袖的一個絕對要求。

 

原文8月1日刊於作者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