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擱筆

2016/7/6 — 16:57

林卓廷多年致力「反圍標」行動。

林卓廷多年致力「反圍標」行動。

本專欄由網上版,轉至印刷版只有數個月,今天又要擱筆了。

我一直堅持我手寫我心,評論以事實為本,讀者可能不盡同意我的觀點,但絕少挑戰我列舉的事實和論述邏輯,最多的批評都是源於立場相左,甚至人身攻擊。我通常一笑置之。

最近我在各區揭破多個天價工程,之後在大埔、粉嶺、上水多個屋苑,有不明人士大規模散發傳單,將本人住址公開,並就反圍標和水貨的議題抹黑我。事實勝於雄辯,市民雪亮的眼睛一直監察我長期的工作,因此我無意糾纏於失實言論,只是被不法之徒公開住址,難免令家人擔心。

廣告

其實,我當初決定公開樓宇維修市場的圍標黑幕,已經預計可能面對無情的反擊、抹黑、甚至報復。畢竟,反圍標運動挑戰的是圍標集團每年近百億元的純利,他們由黑社會、專業界別敗類、前執法人員組成,絕對不會放開口中肥肉,坐以待斃。很多朋友出於關心,經常提醒我小心人身安全,時至今天,我仍然in one piece(一件過),無矮咗幾吋,非常感恩……

回想在廉署的日子,我負責帶隊拉人封艇,拘捕圍標大鱷,搜屋搜寫字樓,程序上確實完成了任務。只是當大鱷在廉署坐足48小時,拒絕錄影會面,拒絕保釋,然後獲無條件釋放,大搖大擺離開廉署,我知道他將會繼續作惡,魚肉市民。我心裏和其他同袍一樣,只能咒罵「等天收佢」,以圖獲得一點心靈安慰。收工返到廉署宿舍,仍然可和家人過安穩的生活,只是內心戚戚。

廣告

今天的工作雖然遠比廉署艱巨危險,但我深信反圍標運動已擊中圍標集團要害,市民、傳媒愈趨關注樓宇維修的黑幕,以至屋苑管理的流弊,令圍標集團不能再予取予攜,政府亦被迫承認和面對問題。因此,今天回首,我無悔離開廉署,更無悔開展反圍標運動!
各位讀者朋友,此專欄今起暫停,希望9月後再會。為何是9月?你懂的!
 

作者 facebook page;原刊於 AM 730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