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支持曾俊華當選特首之必要

2017/3/1 — 11:57

曾俊華

曾俊華

香港特首選舉進入最後決戰時刻,曾俊華,林鄭月娥,胡國興三人爭奪特首寶座己成定局。中共治港機構堅決誓死推捧林鄭月娥為下屆特首的意向也越演越烈。由最高主管張德江率領屬下王光亞,張曉明等官員傾巢而出南下深圳, 用車輪攻勢恐嚇選委。以「唯一支持論」「不任命論」壓制候選人曾俊華,破壞公開公平公正的選舉。這種未選先有結果的詭計,與上屆只派劉延東坐鎮深圳指揮比較,更加卑劣下流,其瘋狂程度令人憎厭作嘔。在此嚴峻選情下,民主派亦應堅決誓死推舉曾俊華,阻擋林鄭當選,理由如下:

一。推舉曾俊華是策略轉移的需要。民主派爭取的真普選猶如進攻一座堅實的堡壘,經七十九日未能攻破,於是鳴金收兵,重整旗鼓。這時,有智慧的領袖應懂得策略轉移,改攻對手次要之處,比如教育評估試TSA,比如大學校委會改革,或者政府司局長及行政會議人選等。曾俊華有心志,有能力可協助我們去攻克這些薄弱的領域,民主派應該團結他,爭取與他結盟,一起重奪這些被染紅了的外圍陣地。策略轉移是為了達成民主目標,當然不是忘記初衷,喪失民主原則。

毛澤東有一語錄:「政策和策略是黨的生命」。當年的中共進行城市暴動革命,南昌起義,秋收起義,廣州起義都失敗,便改變政策走上井崗山,建立農村革命根據地,實行農村包圍城市。至日本侵華,中共停止國共內戰,實行抗日統一戰線政策,連死敵蔣介石也可以成為統戰對象。他們有沒有忘記初衷,當然沒有。這是弱勢者「積蓄力量,以待時機」的策略。 共產黨是玩弄政策和策略的高手,面對這樣的對手,民主派領袖沒有一點兒策略觀念,如何當領袖帶領民運前進。

廣告

二。有人說林鄭與曾俊華沒有分別都是建制派,這是很表面的看法,兩人是大有分別的。林鄭被染紅得很厲害,選舉過程中一連串傲慢的金句,可以說明一切。這些金句使大家驚詑得目瞪口呆,難以置信不知如何反應。雖然不是黨員,但她的思想非常接近黨文化黨意識,失去判別是非黑白,正義與非正義的能力,心中沒有普世價值。加上與梁振英結盟,成為「張張梁林集團」延續梁的管治路線,如果當選,她的政府必然是唯命是從的傀儡政府,不可能幫助我們奪回那些失守的陣地。

為甚麼中共治港機構發了瘋似的堅持推舉林鄭上台?有人說這是一場政權爭奪戰。治港機構官員認為透過一個黨員做特首就是統治了香港,換了林鄭當特首即是變相梁振英當特首延續黨的統治,這個集團的權和利便得到保留。若然換上曾俊華,則權和利將完全失去。對他們來說,這真是一場生死攸關的決戰。

廣告

曾俊華為官幾十年,仍然保持清清白白與中共沒有多少瓜葛,沒被染紅。他持守個人意志,獨立思考,心有普世價值。他的選舉工程按步就班,有板有眼,處處表露出誠懇,寬容和人文關懷的內涵。如果他當選,整個政府架構就會完全擺脫黨系統的地上地下官式聯繫,成為真正能夠平衡中央與本港的自主政府,成為真正的建制派。那時香港又回到地下黨親共派,港府建制派和民主派三足鼎立之勢,像曾蔭權時代一樣。

消息傳來,曾鈺成主持的智庫「香港願景研究計劃」發表「十大政綱」。其中最矚目的建議是:「由中央政府委派行政長官政治顧問,凡涉及中央管治範圍或涉及中央和特別行政區關係的事務,行政長官作出決定之前,須通過政治顧問向中央請示」。這實際上是以新的形式重覆當年董建華委任葉國華為特別顧問的老路。筆者去年八月的文章己經估計到,曾鈺成的智庫將有此建議,是為下屆非黨員特首作準備。

我甚至於去年5 月當強世功提出「雙特首制」以及8 月《香港革新論》倡議「港式雙首長制」時,為文重寫2003,2004,2009年在拙著中曾四次提出:「不如索性成立君主立憲制,設立類似英女皇的職位,或像加拿大那樣設立總督也可以。但香港絕對不能容許一個太上皇的存在。」曾鈺成等地下黨人為安中共的心提出這個建議,說明他們真的是在迎接一個非黨員做特首。

三。我反對懷疑胡國興參選動機的陰謀論。有些人以前未覺醒不知反共,現要反共了,卻反到走火入魔,我認為不必理會。胡官己經入閘我很高興,感謝他的參選,尤其是提出基本法22條立法的貢獻。希望他在以後的競選辯論中發表自由民主理念的演說,給香港帶出一股清新的氣息。

不過,如何投票令曾俊華勝出卻是一個相當現實的問題。民主派的三百多票一票不少地投給他也不能成功,需要向工商界取票二百七十多張。能有這麼多人在暗票下轉軚嗎?民主派不單要管好自己三百多票的投票意向,還應透過關係向工商界選委游說,促成他們轉軚。

為了減少風險和防避中聯辦的毒招,筆者認為要避免流選,胡官發表演說後就可功成身退,不要佔取民主派任何一張選票。胡官說選舉是比政綱,參選就要贏,要公開公平公正,不是鎅票,我完全同意。但這是西方國家的選舉概念,也是我們夢寐以求的真普選。他忘記這是香港,有個共產黨虎視眈眈正在破壞選舉。親共選委只聽指令,不看政綱,何來公平公正?胡官沒有工商界選票,就算民主派選票全數給他,都沒有機會當選,可必多此一舉製造流選?從策略投票角度看,應該投給有能力向工商界取票,當選機會大的曾俊華。我們是有機會取勝的,有消息說,經中聯辦出盡九牛二虎之力,林鄭只獲五百多提名票,這是她的極限,在暗票下不會增票只會減票。

也許我們應該感謝當年基本法草委寫下這「不記名投票」的規定,現在竟然是我們唯一的希望,萬望在暗票中出現更多田北俊。

 

2017 年 2 月 27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