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支援我們第一代的政治犯,我們午夜的太陽!

2017/8/17 — 22:48

無論是東北案被告囚禁8個至13個月,或重奪公民廣場3子判囚6至8個月,我也認為沒有令人信服的基礎和理由。律政司對年輕被告人「嚴打」的態度已背離了公法檢控的基本精神,法庭對年輕學子的嚴刑苛待,已令良好市民難以不對司法公正信心動搖。

無論加諸這些大好青年身的罪名是甚麼,他們的行為公眾完全看得見,他們的刑罰與過失不成比例,公道自在人心,他們良善為人爭取公義之心不容置疑,加諸他們身上的暴力,哪怕名義上如何合法,也將會令這個政權永遠失去這一代,令人心回歸更加遙遙無期!

香港不能失去這一代。我看到的是這些站在最前的青年勇於承擔,勇於面對嚴峻後果,我相信他們有能力從經驗中學習,在逆境中變得更加堅強,他們是我們黑暗的午夜中燦爛的太陽,愛護他們,照顧他們的需要及支持他們的家人,應是我們每一個還活在相對自由之中的人的責任。

廣告

《消失的檔案》導演羅恩惠,翻查出六七暴動期間,面臨推翻政府的威脅的真正暴動,處理持械禁錮他人及恐嚇傷人、投放炸彈企圖傷人等案件,法庭尚能克制,港府尚會尋求法外施仁;同一套法律制度,在殖民地治下的施行,顯然與回歸一國,太平盛世之下的施行並不一樣。為何會這樣?這二十年間發生了什麼變化?

這個無疑是必須嚴肅探討的問題,不了解今日狀況的形成,就無法真正改變現狀;但這一刻我們要的是行動起來,組織起我們的支援隊伍,彼此鼓勵,分擔工作,務求照顧在各個監獄服刑的年輕人的需要,經常以書信、探訪,傳達我們的關懷與外界的訊息,使他們知悉社會上發生的大事小事,讓他們與我們分嘗苦樂;我們要經常以通訊、聚會,讓所有關心他們的人都能分享他們的消息近況,讓他們的家人知道我們和他們一樣為這些年輕人自豪,在漫長的日子裡,我們要善用每一天,鞏固我們的公民社會,為他們回到我們中間積極準備。

廣告

他們的遭遇,好比晨鐘暮鼓,警醒我們社會要變,對政治、政黨、議會的思想方式要變,對守護真正的法治和民主、人權自由的信念要更上層樓,失去參選的權利,不但不會阻止他們成為真正的政治領袖,反而正好讓我們走出議會的迷津 — 很多很多新的意念要整理,要在激辯中成形,強權打壓不會令我們消沉,苦難與不平已將我們團結在一起,互相扶持,無畏無懼是我們的前路!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