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改革校委會才是正本清源之道

2015/10/14 — 10:43

香港大學  ( 圖片來源:http://www.osu.org.hk/exco/ )

香港大學  ( 圖片來源:http://www.osu.org.hk/exco/ )

【文:施家潤(城大公共政策及管理文學碩士)】

香港大學校委會上星期否決物色委員會人選,不接納陳文敏出任學術及人事資源副校長一職,相關風波不單沒有因校委會行使其最終決定權平息下來,反之在社會持續發酵,越演越烈。校委會否決的眾理由,如沒有博士學位、搜尋器斷定學術成就、有否關心同事身體狀況等固然荒誕不經,但回顧上次校委會以「等埋首席副校長」才決定人事任命,宣布擱置副校長一職的任命看來,校委會「離奇過小說」式的行事作風即使令人失笑,卻貫徹始終地我行我素。

從根本改革校委會

廣告

否決任命的眾理由如何令人啼笑皆非,社會已有不少討論,在此不贅,但或許否決理由太過「吸睛」,以及港大學生會會長馮敬恩不惜違反保密慣例,冒著遭受懲罰的規定向公眾披露事件,社會的討論焦點傾斜於反駁否決任命的理由與爭辯與會者應否保密的道德責任,卻沒有憑藉事件檢討整個校委會,從最根本進行改革,捍衛大學的院校自主與學術自由。

誠然,筆者非認為對謬論的反駁與支持因披露事件遭受壓力的馮同學並不重要,而是拘泥於表面的果,沒有直搗問題的根,只要校委會換屆,一切問題可能就此劃上句號,下屆校委會還是換湯不換藥。既然認定捍衛自主是無路可退、決定維護公義、抗衡權貴對大學內務和任命的壓力,港大師生須得更進一步思考如何從根本處改革校委會。

廣告

校委會集權貴、統戰工程於一身

改革校委會的重要性,在於校委會視作校內最高的權力架構,對校政、憲制、法規、財政、研究經費分配、發展方向和人士任命等環節都有很大的影響力,足以干預學術自由和影響院校自主。因此,若北京政府有目的地透過統戰工程操控學術界,校委會自然是最直接與有效的方法達到這個目的,透過拉攏校委會成員,授予大學領導層出任人大或政協,或委任人大或政協為校委會成員的方法,滲入大學的管理架構內。

港大校長馬斐森於校委會表決前接受外國傳媒訪問,指出自己及其他支持陳文敏擔任副校長人士所受到的壓力,是有人在背後策劃,更不排除北京政府在事件的背後。因此,北京政府對院校校務管理的影響,已不是隔岸觀火的取態,而且切切實實地透過其代理人存在於大學的管理架構內,干預學術自由和院校自主。

改革校委會保護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

因此港大副校長任命風波,重點不是否決任命陳文敏當副校長,而是校委會的決定非以大學利益為依歸,以及北京政府現時對院校的統戰工程。要抗衡統戰工程與保護院校自主,改革校委會是重要的一步。有意見認為港大副校長任命風波中,校委會的商議與表決是經過「理性而詳盡」的討論,若校委會必須通過物色委員會提交的唯一候選人,硬要校委會通過會令校委會淪為橡皮圖章,但筆者認為,這種想法本身就是將校委會與校長領導的管理層的關係本末倒置。

校委會存在的重要,是透過委任學校管理層外的人士,在校務管理的層面上與校長領導的管理層一同管理學校運作,一種相輔相成的協作模式。以港大副校長任命風波為例,物色委員會是經過嚴謹的公開招聘及遴選程序,考慮了所有相關因素才向校委會作出任命建議,若校委會成員立場中立,校委會按慣常程序應接納物色委員會的建議,若校委會要推翻物色委員會的建議,則必須提出有充分而有信服力的理由,這就與橡皮圖章沒有任何關係,而現在的問題就是,校委會根本未能提出有充分而有信服力的理由否決物色委員會的任命建議,更甚是這種本末倒置的想法,等同完全架空校長領導的管理層,校委會主宰大學的各大小事務,結果大學連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皆要仰人鼻息。

至於民間社會,面對學術界的赤化,須在地抗爭捍衛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在地抗爭絕非流於口號,更重要的是將抗爭組織化和長期化,如不同領域的抗爭組織互相支援,連結在一起發揮「公民社會聯綫作戰」的精神,譬如港大副校長任命風波中18個專業團體的聯合聲明。當然,港大校友關注組或其他相關的校內關注組亦不應該在爭議過後便沉寂下來,應持續分別在體制內和體制外進行監察,若果再有類似的事件,便可合力發聲。

總而言之,港大副校長任命風波引爆的,不是誰有資格勝任某職位的討論,而是在政治的大環境下,加上北京政府的因素,如何捍衛我們珍而重之的學術自由與院校自主,這是社會應該好好思考的重要東西。

 

延伸閱讀:

革新保港 民主自治 永續自治 —— 香港前途宣言

《香港革新論》網址

本文章原刊於《信報》評論版,特別鳴謝作者及《信報》授權轉載。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