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攻訐之前 還請自省

2016/9/8 — 14:00

當我們痛斥熱普城陣營只懂攻訐不絕、不知自省的時候,別忘了也得用相同甚至更高標準警惕自己。

我不齒熱普城的所作所為,但是對他們的批評,無論是有理的、無理的,我覺得已經飽和了,沒有「永續」的必要。更重要的是,必須先問清楚自己:對於熱普城的批評,是出於善意的提醒,還是洩憤的還擊?如果屬前者,從已有的批評聲音中梳理出有建設性的意見就可以了;如果屬後者,情緒宣洩是必要的,但小心別掉入仇恨的漩渦。

有人覺得:痛斥熱普城,是為了警醒被迷惑的年輕人。同樣地,若以相同標準量人量己,若我們真心相信「支持者唔係屌返嚟」,就不要奢望以謾罵鬧醒「迷途」的年輕人。嘗試用溫和的態度表達你對熱普城的意見,嘗試了解熱普城支持者的深層思維,才會有展開真正對話的空間。假如我們一開始擺出的姿態,早就認定對方必然全錯,那我們跟熱普城「非我者即港豬」的取態,其實一點分別都沒有。事實上,在時間的洪流裡,沒有人能肯定自己絕對正確。所謂求同存異,不過是無論結果如何,也得盡量尊重彼此的不同選擇而己。

廣告

關於這次選情,非建制派得的多,失的亦多。身為新東選民,我衷心感激楊岳橋不顧私利,一手扶持本屬勢危的泛民戰友。張超雄、長毛、陳志全甚至林卓廷順利攜手入局,楊岳橋功不可沒,泛民陣營中暫時只得他坐言起行尋求共贏,堪稱義舉﹙至於他在醫療改革二讀時何以投贊成票,他都反覆詳細回應過了,懶人包可以在他的facebook page重溫,buy不buy由你﹚。長毛的瀟灑,捧人略己,堅拒告急,尊重選民,亦屬佳話。

然而新東的捷報,始終彌補不了新界西、九龍西及九龍東的飲恨。容海恩、何君堯入局,快必、黃洋達攬炒﹙而陳澤滔在此亂局中尚且能取得12,000多票,算是很不錯了﹚,馮檢基、李卓人、范國威高票落敗,黃毓民意外出局,何秀蘭幾近被放棄,都教人扼腕。有人咬定青政、熱狗是鬼,讓幾個毫無經驗甚至口齒都不大清晰的黃毛丫頭乳臭小子入局,對那些耕耘多年的舊人很不公平。

廣告

我倒是抱觀望態度,既已成定局﹙假設政府不會臨門又玩DQ的話﹚,就用正面角度面對:本土派入局,就沒有藉口說泛民老鬼生人霸死地了,今後無論他們的表現如何,自有公論,也有望為不思進取多年的老泛民,帶來多點衝擊和反思,甚至進一步合作團結的契機,避免互相廝殺攬炒的情況再再再次出現。但願如此。

至於雷動計劃是否陀衰家,我是統計學白痴,完全不懂分析,但雷動最初策動之時,我去聽過戴耀廷親身講解計劃的理念與實踐,雖然不解,但由衷尊重他希望集中非建制派票源的苦心,更佩服他不怕千夫所指,盡了自己最大能力為眼前亂局尋求突破。執行上或有漏洞甚至大錯,但就如他當日發起佔中一樣,他雖然膠,有時更可能好心做壞事,但對他,我始終疑中留情,不忍苛責,畢竟他做了我們很多人想做卻做不來、不敢做的事情。

是的,香港或者時間無多,甚麼仁義道德大愛包容,對於某些人來說都是不切實際的事情,但它們是一些必然存在的價值。如果香港終將步向毀滅,我不會選擇怪罪任何人或任何一種價值,因為我深信歷史上每件事情的發展,無論好壞,都必有它的意義。身為被動的人類,我們堅守自己相信的原則,在有限的時空裡盡自己所能做到最好,就足夠了。

 

Innie Ccy Facebook作者博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