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放過我們吧,豬一樣的權貴們!

2015/10/7 — 13:15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背景圖片來源:朝雲 攝

是大概五六年前的事。

那早上,應邀抵達某六星級酒店大堂,按了電梯五十幾還是六十幾樓,踏進預約好的高級意大利餐廳。一向不修邊幅(簡稱「求其」)的我,也沒意識到是甚麼大場面,就是一個我不太想去的面試而已。妝沒化頭沒梳,牛記笠記抵達現場。

事緣,那天的幾個月前,某熱心前輩極力游說本菇報名「十大傑青」,最初聽到此提議我固然耍手擰頭,怎料前輩竟然積極到幫我準備好全部表格,還簽好名。不好意思推卻,只好順着好意勉強遞交。這天,正要來接受委員會的盤問,啊不對,是訪問。

廣告

走進餐廳,先是被那位經理就我的衣着暗地裏白眼了一下,讓我先坐在一旁等着。十幾分鐘後,被召喚到一個VIP Room,走進去,落地玻璃無敵海景,多麼的上流社會啊!房間正中間一張大圓桌,靠窗的一邊坐了一排五人的「專業評審」,個個中年以上,滿臉不可一世,男的西裝筆挺,女的珠光寶氣,一看就知道是不知哪來的「上流人士」。

莫名其妙的推銷

廣告

坐下,隱約感到街坊裝的我又被打量了幾眼,瞬即開始接受盤問,sorry,訪問。問的問題太瑣碎膚淺已無印象,反正就是要你盡力推銷自己,介紹自己輝煌成就、去過多少慈善旅行之類(明明桌上一大叠各NGO寫來的推薦文件,硬要從你口中自己描述自己有多威威,莫名其妙。)

看着坐在對面這排「上等人」,一副「快來取悅我」的嘴臉,心底火團又冒起,心諗:「陳生,你貴姓?閣下的業績又是甚麼?憑甚麼我做過甚麼要向你們稟告,還非要坐在這裏供你們評頭品足不可?」不屑大概都浮到臉上,不情不願答完問題,前後不到十分鐘。

當然,以我另類又敷衍的表現,並沒得到尊貴委員們的歡心,如所料地「落敗」了,整個過程只當笑話一則。倒是,很記得一個細節:那天坐在正中間位置的,那屆的委員會主席,正是我們此刻超然又飄然的特首689。哈哈,哇哈哈。

高級茂利的準則

話說回來,這真是又一個諷刺又尷尬的小圈子選舉。唱歌鬥音準跑步比速度這種比賽還能靠個人實力比拼,然而,傑出不傑出,如何定斷?甚麼準則?甚麼人的準則?還要自己找人提名,自己交表格,自己在閉門會議中向一班高級茂利推銷自己,真正贏到都唔恨。每年一度的「傑出」名單,充份縮影了我們城市的荒謬:一群自身資格也成疑的權貴,以他們個人主觀單一的角度,定義着一個城市青年們「成功」和「傑出」的標準。

最近港大副校長委任事件,看着那校委會的「卓越」表現,不難令我憶起那年的情景。當然兩件事的scale不能同日而語,畢竟一個只是個無聊名單,另一邊卻是關乎到整個香港教育制度崩壞的大事,但那些高高在上的嘴臉,那制度的可悲,是一模一樣的。就是一群自命清高的人,閉門投票決定着影響深遠的事。哪怕這些決定理據如何薄弱,卻毋須交代,毋須解釋。反正我們決定了,你們就要接受,完。

擔心外媒的印象

到底我們日常生活中,我們的大街小巷中,有多少影響民生的重要決策,都是靠着一群這樣的領導層去閉門定生死?最可怕是,一群不懂「公眾利益」為何物的人,跟你說「公義」;關乎學府聲譽的事,卻要鬼祟堅持保密的人,跟你說「口齒」與「誠信」。你和他們辯論,他們便拿出各種名銜來「大」你:總之權力在我手,我就是道理。

每天讀着越見O嘴的言論,真的低處未算低,群魔亂舞。真擔心被外國媒體看到,以為香港最精英的就如此低能。唉,香港不是沒有人才啊,只是有腦的大都相對有底線有良知,都不願意卑躬屈膝去飾演那些必須聽教聽話才能當上的領導層角色。結果剩下能爬上去的,都是些四五線哥仔姐仔九品芝麻官。這些人種,本就沒啥真智慧,一朝得志更是洋洋得意,所有自負驕傲都寫到臉上,一有機會就急不及待讓自己醜態盡現。拿着雞毛指手劃腳,為香港指出個恐怖未來。

被這群豬一般的掌控着我們的大小重要機構,這城市怎能不陷入瘋狂?

 

作者 facebook page

原刊於蘋果日報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