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務司長的「自 High 泡沫」

2016/11/20 — 15:07

林鄭月娥(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說政治人物必須「海納百川,要深切反思」,走出令自己感到舒適的「自high泡沫」。借題發揮,政務司長林鄭月娥這一兩年的表現,正好說明甚麼叫做政治人物的「自 High 泡沫」。

當年梁振英組班的時候,找到林太當政務司長,各界都深慶得人。無論是否贊成林太在過去不同崗位上的政策,都不得不承認她是一位幹練、能力強、盡責及敢擔當的公職人員。現屆政府很多重要的政策,都交由林太處理;政府就任之初,領導班子中有個別成員出問題,林太也表現出團隊精神,出頭化解了一些爭議。當時有很多人還擔心,如此下去,林太遲早會被「碌爆卡」,會影響她將來出任特首的機會。這種憂慮在現屆政府上任初期的國教事件中已經有人提出,可見香港有很多人對剛上任政務司長時的林太是充滿盼望的。我身邊有很多人,都不盡同意林太作為社會福利署長及發展局長時的政策觀點,但絕大部份都對林太的能力抱有正面看法,希望她能夠珍惜羽毛,有機會再上層樓,可以把她的能力發揮得更好。

令人嘆息的是,經過接近五年,林太原本是管治班子中民望最高的一員,不少人也曾經盼望她能夠成為下一任特首。但最近一年多,她的民望不斷下滑。

廣告

可能過往林太在施政上一向比較順利,因此當政改方案被否決之後,明顯可以觀察到她對立法會的民選議員及民意顯得越來越缺乏耐性,失去了政治人物應有的那一份謙卑,甚至不時顯示出權力的傲慢。

由高調在立法會公開放言「官都無求膽自大」,到在鉛水事件中,她說要捍衛公職人員的尊嚴,說要指示官員拒絕市民的某些所謂不合理的要求。去年底,她主理全民退保的諮詢。諮詢期才剛開始,她便公開批評幫政府盡心盡力做了幾十年不同崗位的顧問,但在全民退保問題上跟政府立場不一致的的周永新教授不懂政府的運作,不熟悉公共財政。

廣告

到了最近深井的光屋計劃正式開幕,本來是一件值得鼓勵也令人鼓舞的創新性嘗試,也聽不到有什麼人要出來反對,更從來未聽過有人說要找她問責,但政務司長在開幕禮上的致辭,卻忙不迭要向自己面上貼金。其意思是說沒有政府部門,只有她才有這樣的膽色及擔當去處理這一項目,呼籲要問責便找她云云。其實不少人都知道正因為這是一個創新的項目,不在任何部門及政策局職權範圍之內,才要去到由她作為政務司長作拍板。這本來是十分正常及順理成章的事,突然間彷彿都變成了林鄭月娥個人的功績了。

在過去一兩年之內,類似的自說自話自誇之言是不是有點耳熟能詳了,但她似乎越來越樂此不疲,還恐怕公眾聽得不夠清楚。到再上一個周末出席活動的機會,她又再來了個更晰、有點像是總结性地說,她自言「為香港作了些貢獻」,「認為自己值得被欣賞」,「亦可能值得有點自大」。

這種事事自我誇耀的作風好像以前在公職人員身上很少見到。到了這一屆政府,特首梁振英已經把一些事 (限奶令、取消雙非配額) 由上任之初到差不多任滿的今天都自誇居功。這不正好反咉在一個封閉不民主的制度下,任何功勞都要歸結為領導人的英明神武的陋習嗎?

如果真的要埋單計數,香港有些事務也進展緩慢,也有大量未解決的問題,這些可以算在誰人頭上?現在做連安老院舍及復康院舍也連番出問題,這條數又該如何去算?

到了近日,林鄭月娥作為特區政府的第二把手,竟然在某個界別的晚宴上,公開說不滿意他們選了某個人當上代表其界別的議員這樣的話,因為這位議員「十分難應付」。林太就連一個政治人物應該對其政治對手及其他政治體制內的持份者的起碼尊重都不要了。

早前由傳媒機構進行的特首人選支持度調查,林太排在第四位,只比現任特首梁振英及葉劉淑儀議員好一點。最近一輪的調查稍有改善,也只是排第三位。足以見得她的政治威望已經大不如前。

公道一點說,這裏當然有制度造成的原因。香港今天的政治制度不作出改變,任何人當特首或成為管治班子成員,都不會有足夠的政治公信力來落實他們的施政藍圖,參與這個制度甚至會成為政治人物的一個原罪。過去幾年林太也處理過不少具有爭議性的工作,自然令她難以面面討好。

不過,公眾眼睛也是雪亮的,就算不能在每一項政策都討好多數人,對於官員的整體表現,公眾還是心裏有數的。因此,林太近年的威望下跌,也不能完全排除她個人的一些表現,確實與公眾期望漸行漸遠。

路遙知馬力,除了難掩她作為官員的傲慢及慢慢失去了政治人物應有的謙卑之外,林太固然是仍然是幹練如昔,工作能力也不需要懷疑。她似乎也越來越顯示出對來自北京及她上司的權力忠心耿耿;她明顯也是受到這樣子的威權體系的感染,對反對意見越來越缺乏耐性與胸襟。而且,過去五年,香港的原有制度受到中港兩地政府的嚴重破壞,看不到林太作為政務司長,有盡過什麼努力去悍衛香港的原有生活方式。最令人失望的是看不到林太對香港的未來有什麼抱負,對香港長治久安又有什麼擔當。

誰人當特首,市民怎麼看、民意走勢當然其實不是最重要的因素,但也不能否認調查结果確實說明了一些問題。在一個民意起不了太大作用的體制之下,政治人物因為無需不時回應人民的看法,甚至無需太在意民意的起跌,因而會慢慢失去了應有的謙卑,漸漸不自覺地誤以為自己頭頂多一個光環。

她當了幾十年公務員、當了五年局長、又當了五年政務司長,對香港作了些什麼貢獻,她有甚麼是地方值得欣賞,相信最終必有公論,林太不用擔心,也沒有需要自言自語。只一方面,林太有什麼不足、有什麼局限、有什麼盲點,作為政治人物的她又有什麼地方令人失望,這些看來都值得林太在自 High 之餘好地反省與回顧一下。

近日,她斬釘截鐵說期望退休,不會選特首,也不見得有太多人感到失望。她最近在一次公開場合中,還呼籲與會者不要遊說她選特首。看來,這些論調已經淪為另一個只令她自己感覺良好,又可以「顧影自High」一番的美麗誤會了。

作者facebook專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