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不聽你的,你也不會聽政府的

2016/1/20 — 15:00

照片由作者提供

照片由作者提供

上星期到台北考察,一方面向台灣各動保持份者介紹自己的機構NPV,更重要是謙遜地向人家取經。可以不謙遜嗎?行程恰巧碰著台北大選,三位總統候選人以及很多立委候選人都有完整的動保政綱。 除了是大家都一致擁護的基本動保政策如「全國推動TNVR」、「認養代替購買」、「零安樂死」外,其餘還觸及很多議題如打擊違規繁殖場、動物警察的設立、動物公共醫療政策、寵物醫療保險、動物收容所的補貼與規管、寵物店的監督、野生動物保護政策、加強國民教育的動保內容……鉅細無違,教愛護動物的香港人腎上腺高漲。雖然我明白很多都只不過是在倡議階段(也有很多在落實),但卻是由總統、立法部門去倡議。像香港由我們民間組織去倡議的,就一直停留在倡議階段,像對著空氣癡人說夢!

這當然是基於社會體制的不同以及公民素質的不同,兩者是缺一不可的,人民要有動保的意識,有動保的訴求,然後通過民主的平台向人民授權的執政者反映,耐性地透過民主的議事過程,在社會上取得共識,將目標逐步實踐。如果政府不能順應民意,或施政失誤,令人民的共同願景落空,人民就會用選票去懲罰這個政府。亦因此,我們會尊重自己的政府。這也是民主寶貴的地方。

所以在考察的那幾天,我幾乎大部份時間都處於既羞愧又羨慕的狀態中。我分享一次和台北動保處會面的經驗,大家就會很明白我的心情。

廣告

那日和台北動保處處長嚴一山分享港台的動保經驗,我一早準備了很多問題,我把最重點的一個留在最後發問:「去年亞洲地區分別有台灣及馬來西亞出現了瘋狗症,而兩地的應急政策卻十分迴異,台灣政府如何帶領台灣群眾渡過這小小的社會危機?」因為我心裡一直有著「香港遲早爆發瘋狗症又一定要全面撲殺流浪狗」的恐慌,所以很期待一個很有啟發性的答案。但嚴處長卻是很反高潮的幾句就答完了,他很不以為然、很輕鬆的說,其實只要好好向社會解釋就是了。市民都會很快明白防疫的重要性,捕殺不是解決問題的方法,那段時間市民都紛紛帶狗隻補打防疫針,也沒有要求撲殺流浪狗。

答完了!WHAT?就是這麼簡單?向市民解釋?市民就會明白?對馬來西亞那邊當然是天方夜談,對我們香港又何嘗不是?!原來,市民是會聽政府的說話的,但為什麼市民會聽、會相信政府的說話呢?我們呢?我們有可能相信我們的政府嗎?

廣告

那一刻我幾乎想哭出來,忽然間感到好不絕望……

要到什麼時候,我們才有一個願意聽我們說話的政府?一個我們會甘心去相信的政府?

 

 

原刊於 AM 730 ; FB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