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入稟與三權分立

2016/10/21 — 21:32

「青年新政」游蕙禎(左二)早前接獲律政司電郵,稱正入稟法院,覆核立法會授予她與黨友梁頌恆(右一)重新宣誓權利。(左一為律政司司長袁國強)

「青年新政」游蕙禎(左二)早前接獲律政司電郵,稱正入稟法院,覆核立法會授予她與黨友梁頌恆(右一)重新宣誓權利。(左一為律政司司長袁國強)

律政司入稟指梁頌恆與游蕙禎拒絕宣誓,按照《宣誓及聲明條例》第二十一條,議員資格理應取消,立法會主席梁君彥不應容許兩人再次宣誓。政府此舉,容或不智,但此舉是否已經破壞三權分立的原則,似乎言之過早。

普通法下,立法機關有全面處理內部事務之權力,以確保議員履行職責之際,不受行政和司法機關的干預。這項源於三權分立的原則,釐訂了立法機關和司法機關的界線,又稱國會特權、獨有審理權、獨有管理內部程序的權力、不干預原則等。

國會特權的案例,頗為複雜,此處不敘。簡而言之,凡與立法職能有必要聯繫的事務,都受特權保護,法院無從覆核,立法會主席根據《議事規則》所作出的裁決,即為一例。

廣告

「國會特權」有限制

值得留意的是,國會特權有三處限制:

廣告

首先,國會特權之範圍,亦即何事屬於內部事務,何事不屬內部事務,決定權在於法院,而非立法機關;雖然在決定的過程中,法院應尊重立法機關的意見。

第二,立法機關可以通過立法,將包括本來屬於其管轄範圍的事務,納入司法的範圍。法庭執行法律之要求,不論該要求在立法前是否被國會特權涵蓋,乃三權分立應有之義。

第三,香港與英國不同之處,在於香港有一具文憲法,終審法院的案例已經表明,不干預原則受憲法要求約束。

立法會「特權」受限

政府入稟的理據,是《宣誓及聲明條例》第二十一條和《基本法》第一百零四條,前者規定:

如任何人獲妥為邀請作出本部規定其須作出的某項誓言後,拒絕或忽略作出該項誓言……該人若未就任,則須被取消其就任資格。

後者規定:

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主要官員、行政會議成員、立法會議員、各級法院法官和其他司法人員在就職時必須依法宣誓擁護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效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

可以合理認為,這兩條條文,已限制國會特權的適用範圍,所以政府入稟,並不是要求法院干預立法會內部事務,而是要求法院執行法律的規定。

法院不可任意凌駕立法會裁決

況且,法院有最終決定權,不代表法院可以任意凌駕立法會的裁決,畢竟在裁定議員有否拒絕宣誓之時,基於三權分立的精神,特別是立法會的憲制職能、主席的憲制地位及監誓的責任、議員的民意基礎,法院對立法會主席的意見都應予極大尊重。大概正因如此,大律師公會主席譚允芝同樣認為,是次風波,行政並未有干預立法。

政府入稟之舉,可議之處極多,但說提出司法覆核,一定破壞三權分立,則有待商榷。只要法庭緊守三權分立的價值,我們所珍視的制度,莊嚴依然。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