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咪做「大維修」花生友

2015/5/12 — 14:11

背景圖片:維基百科(Chong Fat)

背景圖片:維基百科(Chong Fat)

全港第一期居屋沙田穗禾苑近日爆出高價大維修新聞,據報業主可從顧問公司建議的三個方案中任擇其一,每戶業主需承擔5萬多到16多萬元費用。無奈發放給業主的通告中並無詳細列出每項工程的實際金額,業主紛紛質疑每項工程的必要性,乃至當日聘請顧問公司的理據,絕非無的放矢。

見微知著,穗禾苑並非近年唯一因大維修而爆出新聞的屋苑,實際上自2012年政府推行樓宇及窗戶強制檢驗計劃開始,針對個別屋苑「大維修」的新聞此起彼落。究其原因,客觀事實是整個工程界缺乏足夠專業、技術以致工人,因而間接推高整個行業包括大維修的成本。另一方面,政府對法團、業主缺乏支援,讓個別「有心人」巧取豪奪小業主的血汗錢,政府要收拾其一手遺下的爛攤子,實在責無旁貸。

「天價」成本的背景

廣告

由於高鐵、港珠澳大橋、中環灣仔繞道等大型基建動工,2008至2013年政府非經常性建設開支增加2.5倍,加建公營房屋令樓宇建造工程開支升4倍,加上港鐵多條支線同時動工,私人發展商的工程等,造成整個人力市場包括政府內部、私人市場專業及工程人員嚴重短缺,人力成本直線上升。同時原料成本上漲,工程造價因而以倍計上升。如此背景下,2012年政府立法推行強制驗樓驗窗計劃可以說將各項工程成本「雪上加霜」。據屋宇署資料,政府每年向大約2000幢樓宇發出强制驗樓令,當中涉及超過二十萬戶。强制驗樓促使市場提供約2000個顧問、工程合約,保守估計以2013年全港大維修工程每幢樓宇平均花費1500萬元,這個市場一年遠超過300億生元生意額。面對如此利潤,任何正常(與不正常)生意人都不可能無動於衷。

但在一個相對封閉的市場,「買賣雙方」所掌握的資訊絕不對等。小業主在法例規定下需在收到屋宇處信件一年內決定大維修項目,但當中大部份業主對工程技術、造價缺乏認識,結果往往是急就章下聘用自己也沒多少了解的顧問公司,當中更會出現業主立案法團或物業管理公司合法或超合法地共同「發財」。自那一刻起,整個大維修的內容、進度便幾近拱手相讓予顧問公司。往後顧問公司負責招標、監督承建商,並在大維修總額中索取某個百分比的顧問費,如果業主「遇顧問公司不淑」,情況堪比任由宰割的羔羊,靜待被有心人上下其手。

廣告

政府不能置身事外

政府當年打着為民謀福的旗號推行強制大維修,但客觀事實卻見政府只立法强制,無實際技術、造價、監管的支援。小業主有責任而無依靠,對投標、工程細節乃至術語等一無所知,有時候遇着有問題的天價維修,往往只能訴諸於傳媒,政府則仿如花生友般置身事外。小業主要在法院中才能尋回公義,長者面對財政困擾,棺材本一鋪清風險下,往往惶惶不可終日。在這個單純關乎民生的議題下,政府最少要主動提供實際技術支援、加强違規工程公司及專業人員檢控及列出清晰及嚴厲的罰則,才對得住一眾花一生血汗錢供樓的小業主。

 

作者 facebook page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