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如何製造全民退保爆煲假象

2015/12/26 — 11:10

林鄭月娥(退休保障記者會,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林鄭月娥(退休保障記者會,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文: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傳策組】

馬克吐溫名言:「世上有三種謊言,謊言,該死的謊言,統計數字!」,政府發表最新的退休保障諮詢文件,正好說明當權者是如何利用統計數字誤導公眾。

政府對全民退保持否定態度,其理據之一是全民性方案,隨著人口老化,根本難以持續,若要強行推行,只會為下一代帶來沉重負擔。說起來振振有詞,而且還附有數據,一一列出各全民方案到2064年出現的龐大赤字(諮詢文件89頁)。就以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的方案為例,文件指出到2064年方案終有超過5000億赤字,多麼嚇人。2014年周永新報告同樣引用政府數字,得出的結果卻是聯席方案到2041年仍有1270億儲備,為何短短兩年間會出現如此龐大的差別呢?現在讓我們為大家一一拆解。

廣告

玩弄假設壓低勞動人口

面對「該死的謊言」,我們首先要從假設分析,根據政府的諮詢文件,除了人口數據外,多數假設均與2014年周永新的報告相同。而是次諮詢文件所用的人口數據,是政府統計處在今年9月時,為諮詢文件度身訂造的勞動人口推算。這個推算與兩年前周永新報告的分別,除了將推算年份由2041延長至2064年外,多項假設亦與以往有別,包括大幅降低來港人數預測,更悲觀的婦女勞動參與率等等,如此突然的假設變化,導致勞動人口由2018年開始持續下降,直墮深淵。

廣告

更為重要,政府假定將不會有任何措施改變這種趨勢,不少學者已指出,只要透過鼓勵生育、改善托兒所服務、調整退休年齡等措施,這種趨勢便能改變,可是政府卻偏要假定自己不會有任何政策介入。當計算貧窮線時,政府就喜歡強調政策介入的影響,但當計算勞動人口時,卻故意忽略政策介入因素,輸打贏要,堆砌數字正是由這些微細節開始。

推算數字經常錯估

事實上,政府統計處經常低估勞動人口,就以2004年為例,當年估計2015年只有376萬勞動人口,而實際數字卻是394萬,低估了近20萬人。對於勞動人口下跌年份亦一再估錯,2004年估計2014年勞動人口開始下降,但現實是近年勞動人口仍持續上升(參見圖一,資料來源立法會文件CB(2)123/15-16(01))。可見,十年間低估的數字已如此之巨,推算50年的誤差更可能是天文數字。


(圖一)

統計處對這些數字的局限亦很清楚,今年10月在立法會回應相關問題時,有關官員亦一再強調這些數字只是「推算」,並非預測,在統計處的報告中亦提到這些數字必需經常更新。

可是政府並未理會有關忠告,只是隨心所欲地揀選自己喜愛的數字堆砌,他們清楚知道,大幅壓低勞動人口,是消滅全民退保的致勝關鍵。至此,我們已知道所謂全民退保會「爆煲」的預言,其實是建基於荒謬假設之上。

政府拒絕將更新方案納入諮詢

不過批評者或許會說,天曉得政府那些恐怖預測會否成為事實,既然要制訂長遠政策,何不悲觀一點好些呢?對於這種雞蛋挑骨的說法,支持全民退保的學者和民間團體,並未急於否定,而是本著「打落門牙帶血吞」的態度,以這些不合理的數據繼續進行推算。

在11月,180名學者聯署提出,他們就算完全按照統計處提出的預測數據,只要將養老金調整為3500元,政府的啟動基金由500億增至1000億,計劃已經可以過渡至2064年,當時估計2064年還有近500億儲備。學者四出奔走,開記招、出聲明、登報紙,希望政府將他們的建議納入推算,可是張建宗卻一口否定,說甚麼「不夠時間」云云。政府只許自己更新數據,不許民間調整方案,不但毫無科學可言,更是對學者追求真理的一種侮辱。也許,這就是連溫和學者也對政府諮詢採取杯葛態度的原因。

全民方案經得住保守數據考驗

現在最新諮詢文件已出,政府所有極保守數據亦已公開,究竟將養老金調整到3500元會否爆煲呢?我們不妨做一些「模擬方案」推算。

政府諮詢文件第84頁,列出爭取全民退休保障聯席三方供款方案的推算,假設2015年長者每月領取3690元養老金,至2027年開始出現赤字,2064年儲備虧損5058億。我們嘗試將養老金額調整為3500元(相當於一人住戶貧窮線),並將啟動基金修訂為1000億,同樣採用勞資供款各2.5%(MPF轉移)、政府既有福利轉移及向1000萬盈利或以上財團徵收1.9%利得稅等融資方法,得出如下的結果(圖二):


​​(圖二)

圖中顯示赤字延後至2038年,及後維持輕微赤字水平,2060年後赤字開始收窄,至2064年將有高達數以千億計的儲備!這個儲備水平甚至比學者10月份的初步推算還要高!

因此,所謂全民退保「爆煲」,只是一個「偽命題」,關鍵是如何融資以及領取金額水平,少數怕長計,金額只要相差百多元,50年後的差額已經是數千億之巨。政府正正是利用了這些簡單的數學方法,配以保守的假設,炮製出嚇人的「財赤」數字。

社會養老保險惠己及人

政府在諮詢文件中,常強調「隨收隨支」模式不能持續,試圖誤導公眾。亦有不少反對者,每逢看到全民退保就聯繫上「龐氏騙局」、「破產」等印象,政府似乎亦有意利用這些論點,製造出全民退保為青年人帶來負擔的假象。但只要平心地看問題,便能發覺坊間所提出的全民退休保障建議,只是一種長壽養老保險制度,這種制度包含了政府及財團的供款與收稅,讓上一代沒有參與供款的長者終能享受到為香港累積的財富,對於年青人而言,參與供款就如為自己晚年購買一份可觀的年金,沒有社會多方集體融資,這種惠及全民的社會保險是難以想像的。到了2041年,正值人口老化高峰期,其時亦正是現在年青人踏入退休年齡之時,如果不及早透過社會多方進行儲蓄融資,到了人口高峰期時便會出現由政府單方承受龐大社福開支的局面,屆時便可能同時出現加稅及收緊審查福利的情況。假如沒有全民退保,現在的八、九十後退休時,說不定會陷入比現時長者更為悽慘的局面。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