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是否有責任保障陳同佳的法律權利

2019/10/24 — 10:08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陳同佳從監獄出來之後那段發言的錄影片段,晚上才有機會看到。看過之後,就更懷疑背後有強力的政治操作。

他面對記者的發言,很明顯是出來之前記下的。是他自己想出來記下,還是有人讓他背誦,暫時不知道。鏡頭所見,當記者打斷他向他提問的時候,他根本就聽不進記者說什麼,只是在努力想把記下了的想出來講出來。

他說願意往台灣接受審訊,希望可以重新做人,希望有機會回報社會。但他是否知道,他這樣的所謂「自首」,可能會面對死刑裁決?他是否知道,如此的所謂「自首」,對台灣而言只算是「投案」,不構成減刑的理由?

廣告

他無疑涉嫌犯上了十分嚴重的罪行,他應當受到法律的制裁,但他仍然應該享有公平的法律權利,應該得到律師作代表。到了這個階段,他也應該在作出任何決定之前獲取法律的意見。

另一方面,他真的很年輕,外形比想像中幼嫩,孭着那個背包,就像個普通的中學生。對於年輕人,無論犯上了怎樣嚴重的罪行,是否也值得社會考慮給予他一個自新的機會?特別是對如此年輕的一個人。

廣告

他現在身處香港,如果台灣及香港之間有正常的司法互助機制,特區政府就可能有能力在引導嫌疑犯之前,獲得保證所處的刑罰不會超過香港同樣罪行的判刑標準。這與讓他自行上飛機往台灣「自首」,結果是可以很不一樣的!

特區政府是不是有責任為香港人的權益多出一點力?就算這個人犯下了嚴重的罪行,代表香港人的政府仍然有責任為這個香港人爭取更合理的待遇及最起碼的法律保障,或者更要為他爭取一個受刑之後自身的機會,而不是以為這樣就可以把一個問題清理掉!

現在,似乎是由政府或某些人把他收埋,然後等待一個機會,就把他送上飛機,送去台灣,去完成他的所謂自願「自首」。難怪有人懷疑,他可能只是「被自首」!傍晚傳出他會乘坐晚上的班機往台灣,那位神職人員便回應記者,說他今晚及明早都不會往台灣。這種說法,是否也說明了這一神職人員的任務,確實是要等待一個合適的時機送陳同佳去所謂「自首」?

台灣當局指特區政府「放棄刑事司法管轄權」,這個說法可能有點誇張,但如果說特區政府這樣的處理方法是「放棄一個政府對其人民的基本責任」,似乎就更準確了。

特區政府對台灣如此嚴詞厲色,究竟又是反映一種什麼心態?只是爭取讓他去台灣自首,完全不再講其他,其實正好反映了政府意圖卸責。特區政府對於他能否上機往台灣自首如此着緊,又有什麼隱藏的議程?對台灣的回應又顯得如此氣急敗壞,又是反映了怎麼樣的心態?

為何會如此?可能特區政府要以陳同佳最終可以面對台灣的法院及得到裁決,作為林鄭等人在台灣殺人案中抽錯水的遮羞布。陳同佳是否得到公平合理的裁決,又是否可以爭取到一個改過自新的機會,特區政府似乎對此一點都不在意!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