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的政改方案「袋」不得

2015/5/20 — 13:27

香港特區政府抛出2017年行政長官選舉方案,將在一個月內交由立法會投票通過。中央831決定框架下所製定的方案竟寸步不讓,無視港人渴求真普選的願望,引起民主派人士的憤慨,泛民議員聲稱堅決否決方案。在此疆持不下的情勢下,筆者有以下的想法:

中共中央企硬的原因及其後果:

有人認為中央企硬的原因是被雨傘運動所激怒,不再信任港人,也有人懷念周恩來,廖承志甚或魯平開明溫和,有商有量的治港態度,忿忿不平地歸咎於中央的極左路線遠離鄧小平當時的承諾。筆者認為上述看法不是根本原因,中共強硬對付香港源於他們的恐懼。國內經濟下滑情況已經日漸浮現,貪汚腐敗病入膏肓,環境汚染危害人民生命,所有危機已經積重難返,沒有回轉的可能性。他們害怕國家崩潰終將發生促成民變,認為採取強硬鎮壓手段是最有效控制局面的辦法。

廣告

不要以為中央推行一帶一路亞投行,又藉滬港通操盤炒起股市,風光一時,意氣風發,其實這一切都是為了輸出過剩產能,為國企集資,搶救中國自身經濟的病急亂投藥。這方面的分析文章已經很多,在此不贅。

面對當前民怨沸騰的局面,中共已失去自信,變成驚弓之鳥,色厲內荏。他們不是採取開明改革,疏通渠道的方法,而是做毛澤東的孫子,堵塞切割,嚴刑打壓,捉拿收監,加強武裝國家機器。彷如用一個大鍋蓋嚴密地壓着整個國家,內裏的人動彈不得便安枕無憂,這是鴕鳥政策,愚蠢之極。在中央的這種思路下,香港無可避免地承受着同樣的壓力,只是程度上不同而已,政改命運多舛自然不在話下了。

廣告

雖然中共宣稱要全面管治香港,把香港與國內城市一視同仁地對待,但是恐怕不會成功。這兩年多來,自從港人醒悟到香港有個地下黨,中聯辦主任張曉明就是工委書記,地下黨的頭頭,更確信地下黨員已經當上了特首之後,即覺醒神速。無論中共如何在各行各業各機構加速建黨,也追不上港人覺醒的速度,廣度和深度,事實上差不多所有行業界別都有一批先覺的民主人士站出來帶頭推動民主運動。中央對覺醒的港人那種熱切追求自由民主的熱情和堅定決心估計不足,說是要全面管治,卻在每一個領域內都遭到民主力量的角力或抵抗。比如港大陳文敏,戴耀廷事件;解放軍到中大交流;警權監察;中學教材;rule of law對抗rule by law等等。香港始終是自由的資本主義社會,與國內存在兩套不同的價值無法改變,把管理國內的一套,比如由黨先選定候選人的所謂鄉鎮的一人一票選舉辦法,照樣拿來香港實行是非常錯誤的。中央應該認清這個現實,回到兩制的框架內作出妥協,強硬通過假方案的後果將引起市民更強烈的憎恨,更激烈的反抗,終至無法管治。

群醜亂舞:

為了通過政改方案這個中央頒下的硬任務,特區政府高官把假普選說成真普選,只有投票權沒有參選權也是普選,叫人「袋住先」。他們已經語無倫次,患上失心瘋。情緒失控的高永文被市民嘲笑;面對張女士的提問:「如果你太太係中央幫你娶的,你如何?」陳智思無合理回應,這是民間對政改方案最通俗最傳神的經典演繹,無可辨駁;梁愛詩說中共實行多黨合作制,不是一黨專政,本人懷疑她讀的是甚麼法律;葉劉淑儀在訪問中說不下去就扯上美國,說美國選舉也有篩選,選舉人即是選舉委員會,正是假作真時真亦假,無恥!!

董建華更可惡,說是「反共」的人不能做特首。誰公開反共?只有黃毓民,黃洋達,他們高喊打倒共產黨,燒共產黨黨旗,反共反到神憎鬼厭。董伯伯似有所指,卻不是雙黃,他放過他們令我不解。要知道,我們是要結束一黨專政,結束的是一個制度,不是打倒共產黨。董不是老糊塗就是裝糊塗令人齒冷。

林鄭月娥的說法更令我氣憤,她居然叫民主派放下民主理想,以大局為重。她自己不是已經放下了嗎?她還記得有民主理想這一回事嗎?民主理想可以隨便放下的嗎?追求民主理想,實現民主理念就是當前的大局。她沒有資格再講甚麼民主理想,甚麼大局。為了爭取民主理想,許多人為保存寧折不彎的氣節而作出偉大的犠牲。林鄭竟輕言放下民主理想,我視她為一隻狗熊。理屈詞窮的高官,自然醜態百出。

政府的政改方案「袋」不得:

政改方案不能「袋住先」只能否決,因為時至今天我們再也不能相信中共的所謂承諾。

回顧歷史,中國民主派人士「袋住先」的例子多不勝數。最嚴重的一次是1949年9月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第一次會議。在籌備會議上,毛澤東先提出召集各民主黨派,各界代表共同組成「民主聯合政府」。所以在第一次會議上的這個聯合政府,真的似模似樣地選舉產生了中央人民政府委員會,毛澤東為主席,通過了共同綱領,並擬定首都,國歌,國旗。民主人士羅隆基當上國務院森林工業部長,章伯鈞當上國務院交通部長兼全國政協副主席等等。但經1953至1956間全國生產資料(即農業,手工業,資本主義工商業)所有制的社會主義改造完成後,加上57年的反右運動,民主黨派的政治參與就受到嚴厲的限制,而政協從此淪為一個統一戰線組織,正是打完齋就不要和尚,過得海就是神仙。

這一切是如何發生的?請看毛澤東於1945年在第七次代表會議上的黨內講話:「論聯合政府」。講話中他早已指出為要廢止國民黨一黨專政,就要成立「民主聯合政府」,這是一個在工人領導下的統一戰線民主聯合政府,即新民主主義國家。他又提到,這是我們共產黨在現階段上的基本綱領,對將來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來說這是最低綱領。我們將來的社會主義和共產主義還有最高綱領。這證明毛澤東的治國政策分開兩步,先來的「民主聯合政府」,是講住先,呃住先,袋住先,以後再搞社會主義,共產主義。如果用道德倫理去指罵共產黨:是騙子,是無賴是無用的,階段性策略是他們的既定政策,共產黨美其名曰:革命的階段論,實質就是他們機會主義的本質。當時的民主派同意袋住先是幫助共產黨達成其政治目的,之後就袋了一世。

自中英聯合聲明公佈,基本法頒發,再到2012年前的馬照跑舞照跳,一國兩制高度自治,是中共實行最低綱領治港政策時期。至梁振英上台後,中共進一步推行的便是最高綱領,即對全港的社會主義改造,把中共意識形態價值觀強加於香港的治港政策。白皮書,831決定就是最高綱領的體現。在最高綱領下所訂定的政改方案,是民主的倒退,不能「袋」。這一段袋住先的經過香港人應該清楚看到,有深刻的體會,是政協第一次會議的翻版,歷史真是無情地重覆着。如果我們現在還相信那些要中共承諾先袋住後優化,承諾取消功能組別的鬼話,那我們真是糊塗蟲,對不起後代了。袋住先的惡果已有許多評論,我只想說一句,袋了之後一切已成定局,民運將會式微不知何時才可重振。

然而,為了解決目前的疆局,我們不是不可以袋住先,就看袋的是甚麼。我個人認為民主派飯盒會議員應聯合一起,明確提出一個符合民主基本原則的妥協底線,不是白票守尾門,不是出閘過半數或低半數,而是改造提委會,增加其民主成份,讓改造後的方案真真正正朝着民主方向前進,這是我的底線。這不是對中共的信任,也不是投降或出賣,而是爭取主動的鬥爭策略。如果中央不接受,責任在中央,民主派議員堅決否決方案時就更有說服力。否決後的民主運動將會更興旺,我們將用精衛填海,愚公移山的精神堅持下去。

如何對待民意?

政改戰役已進入嚴峻的最後階段,人們都認為這是一場民意戰,如何對待民意值得深思。民主運動的領袖應該重視民意,深入聽取民意,也要懂得用民主原則的標尺去量度分析,對錯誤的,正確的,先進的民意應 — 加以分辨處理。民運領袖面對錯誤的民意,除了加以糾正,也要謙虛檢討自身的宣傳教育工作有何不足之處,面對正確的民意應歡迎肯定引為同路人,至於比自己先進的意見更要虛心學習,豐富自已的思想。領袖應該站得高看得遠帶領群眾向前邁步而不是跟在群眾後面作群眾的尾巴。這樣,中共休想用民意來迫逼民主派就範,何況民意已有逆轉的跡像。

最後,奉勸習近平主席一句話,既然閣下在雨傘運動之初能夠命令梁振英停止發射催淚彈,不准開槍殺人,避免了一場可怕的生靈塗炭,證明你是知道香港這個資本主義社會與國內社會的區別,不能採用鎮壓國內群眾的方法來對付香港。同樣,香港的選舉制度也應與國內有所分別,請順應民意有所妥協,把選舉權中除投票權外的參選權歸還給港人,主席先生,請三思為要!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