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的輿論戰術 — 談「法治」及「恐怖主義」的曲解

2019/8/14 — 17:05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文:法賢人】

「『什麼,我被捕了?以這種可笑的方式被捕了?這是怎麼回事?』『這麼說、你現在又想從頭開始啦?』看守說⋯⋯『我們不回答類似問題。』『你們應該回答,』K說,『這是我的證件,現在請讓我看看你們的證件,首先是逮捕證。』『哎喲,我的老天爺,』看守說,『但願你能了解自己的處境,但願你不要再這樣徒勞無益地來麻煩我們倆人啦,我們可能比世界上任何其他人對你都要好,我們對你的關心勝過其他人。』」

以上對白是否有點似曾相識?是被捕示威者跟香港警察的對話?不,這是卡夫卡(Franz Kafka)的名著《審判》的序幕。反烏托幫的虛擬世界已變成現實,而香港的命運亦來到歷史性的臨界點。

廣告

已持續十星期的「反送中運動」至今仍然如火如荼,政府卻堅拒回應市民的五大訴求,反而訴諸於白色恐怖的種種高壓手段。7.21、8.5 及 8.11 的多番黑社會無差別施暴,加上警方坐視不理以及政府愛理不理的態度,使一眾市民對香港的法治和警察應有的政治中立徹底失去信心。與此同時,警察濫暴濫捕的情況每況愈下 — 單單 8.11 那天,警方在葵芳站內發放催淚彈;在太古站追打及近距離用橡膠子彈射擊市民;在尖沙咀用布袋彈擊中一名女醫護人員的眼睛導致她永久失明。這一切都完全違反國際人道法、人權法以及催涙彈/橡膠子彈的基本使用守則 [註一]

試問有良知的香港市民又怎會忍心目睹這些場面而只顧譴責示威者「擾亂治安」呢?難道這就是香港所謂的「核心價值」嗎?

廣告

筆者無意鼓吹任何暴力傷人的行為,亦懇切期望香港能夠維持一貫自由自主的生活模式。然而,眼見大量示威者和市民每個周末都飽受不合理、不對稱、不均衡的警黑濫暴,政府卻日復日在記者會中揚言要捍衛「法治」,譴責示威者違法及「損害法治」[註二],並包庇警察過度使用武力及黑社會殘暴虐打普通市民 ,筆者認為有需要和有義務指出這些言論的嚴重謬誤。

法治是指政府要依法治民

或許政權「只許州官放火」的偽善已經是司空見慣,但無論如何都不應該將「法治」一詞曲解,蓄意及妄意誤導香港市民 — 法治的精神是指政府必須依法治民,就正如十七世紀哲學家洛克(John Locke)在《政治論》下篇第十八章所説:「法律一停止,暴政就開始了。如果掌握權威的人超越了法律所授予他的權力,利用他所能支配的強力強迫臣民接受違法行為,他就不再是一個官長。」

換句話說,依法治民的理念是要防止暴政濫權,確保政權時刻都受到法律制?,好使人民的基本權利及自由得到長遠的保障。這一點可見於憲法學者戴雪(A.V. Dicey)在著作《憲法學導論》第四章中的闡述:「法治的意義是指法律擁有着絕對崇高的地位,而並非政府可以任意行使權力,更排除行政上的任意性、特權或大量的自由裁量權。」

正如日常發生的罪案(例如超速駕駛、亂拋垃圾等)不代表法治每天受損,人人奉公守法亦不代表一定有穩固的法治。納綷德國和前蘇聯俄國就是最好的例子 — 兩者都實施嚴苛的法制,人民循規蹈矩卻每天都被任意拘禁甚至乎處決,在無法治的暴政下人心惶惶。關於這個課題,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 Jr)在《寄自伯明翰監獄的信》中這樣說過:「人若違反他根據良心斷定其不公正的法律,若情願接受監禁的懲罰以喚起社會對其不公正的良心,這實際上正表現了對法律的最高尊重⋯⋯我們不能忘記,阿道夫·希特勒在德國所做的一切都是『合法』,而匈牙利的自由戰士在匈牙利所做的一切都是『非法』。」事實上,「反送中運動」是為了捍衛人權和自由,正正體現了香港人對法治的熱誠和渴求。

相反,政府在過去十星期內任由黑警使用過分武力和黑社會濫用私刑,就等同給予警察和黑社會在法律以外的無限特權。這才是真正損害及摧毀法治的暴政所為。可惜事到如今,政府及其支持者依然故我,將「損害法治」的罪名妄加於一眾無辜市民身上。政權的不仁和不公義,最終只會換來七百萬人的不滿和不忿。

公民運動並非恐怖主義

8.11 過後,港澳辦興起「恐怖主義苗頭」之説,將公民不服從運動和恐怖主義混為一談。前保安局局長葉劉淑儀更試圖引用國際法來支持港澳辦的説法。這種言論不但具誤導性,更蔑視了大多數市民的訴求[註三]

「恐怖主義」經常被政權曲解,用作政治標籤攻擊異己。反恐專家霍夫曼教授(Bruce Hoffmann)在《恐怖主義內幕》中指出:「至少在某種意義上,所有人都同意『恐怖主義』是貶義詞。這詞在本質上帶有負面含義,用以指稱敵人或反對者。恐怖主義專家布賴恩·詹金斯提到:『甚麼是恐怖主義?這似乎是取決於觀點與角度。採用這詞隱含道德批判的意味,如果某方成功將對手標籤做『恐怖份子』,這就間接地說服他人接納他們的道德觀』⋯⋯」

葉劉淑儀認為「恐怖主義」是指「非法使用暴力及脅迫手段,特別是針對平民,以達到政治目的」。這種以偏概全的說法完全曲解了「恐怖主義」的真正定義。根據聯合國大會 1994 年第 49/60 決議通過的《消滅國際恐怖主義措施宣言》,恐怖活動是指「企圖引起公眾恐慌的犯罪行動,不管是個人還是團體為追求政治目的而從事這些行為都是不可接受的,不管其背後的性質是政治、意識形態、哲學、種族、宗教等都不能使之合法化」。聯合國安理會第1566(2004)號決議亦採用同樣的定義。

因此,港澳辦及建制人士完全忽略了恐怖主義的基本元素,即是引起民眾恐慌的企圖 — 尤如伊斯蘭國近年在世界各地的多宗襲擊事件,或北愛共和軍在八九十年代的炸彈襲擊。不論是大型遊行、機場集會、堵塞交通抑或是其他公民不服從行動,「反送中運動」是清楚針對香港政府不公義的政權及政策,而並非針對或襲擊任何市民。再者,示威者完全沒有意圖製造任何公眾恐慌。反之,我們屢次見證示威者向受影響的市民道歉並請求諒解;放暴警察施放催淚彈,示威者更挺身掩護及協助市民脫離險境。難道這些勇於為香港未來犧牲的升斗市民就是政府口中的「恐怖主義苗頭」?

市民的眼睛是雪亮的。真正的「恐怖組織」莫過於威迫及恐嚇市民大眾的黑警及社團人士,但政府譴責的往往只是受害的無辜市民。政府對「恐怖主義」的嚴重曲解正正突顯了它對香港法治已造成的破壞。

接下來的路

「反送中運動」已揭開關鍵的一頁,而一場激烈的輿論戰已經展開,目的是希望民意逆轉。香港人要牢牢記住 — 這場不是政黨運動,不是年青人的運動,不是銀髮族的運動,而是全民運動,是所有香港人的運動。共同爭取的,不是任何奢侈品,而是得以維持香港人的基本權利和尊嚴。不論你的政治取向或既定得益,這場運動的存亡將會定奪你和整個香港的命運。在這重要時刻,因誤解「法治」或「恐怖主義」的原故而對整場運動表示不支持或沒有立場就等同助紂為虐,亦同時把自己的未來白白斷送。作為香港的一分子,我們最大的責任莫過於堅守這個家,輓回法治的保障,並根據自己的認知將錯誤的觀念撥亂反正。

最後,筆者寄予孟子的一句說話:「桀紂之失天下也,失其民也;失其民者,失其心也。」千萬不要少看公民不服從的力量,因為政權的力量向來都依靠公民的服從,而失去民心的政府是不會長久的。 香港人:不要怕,只管信。

註一:聯合國《執法人員使用武力和槍械基本原則》;國際特赦組織《武力使用:執法當局實踐聯合國武力和火器基本準則》;《就執法方面的非致命武器及相關設備的日內瓦指引》諮詢文件)。

註二:政府新聞網:放下歧見 回復社會秩序

註三:港澳辦稱現「恐怖主義苗頭」葉劉:想凸顯示威者針對平民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