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府贏甚麼?香港輸甚麼?

2017/8/30 — 5:41

2017年8月17日公民廣場案判刑,大量記者在高等法院外守候。

2017年8月17日公民廣場案判刑,大量記者在高等法院外守候。

當海外傳媒揭穿律政署內部就是否作出刑期覆核有不同意見之後,事件涉及政治考慮的跡象就更加難以洗脫了。律政司長當然是律政署的最高負責人,但在律政署內負責刑事檢控的最高級非政治問責官員仍是刑事檢控專員,理論上他也應該是刑事檢控的專家,由他來作最後決定,才可以盡可能排除政治檢控的疑慮。早就有建議,律政司長應該把刑事檢控的權力下放予刑事檢控專員。政府對這個建議一直拖拖拉拉,現在看來就更加無望了。「政治檢控」的可能性以後就更加難以避免,「政治檢控」的懷疑只會越來越多。

這一次判決也凸顯了部份法官事實上也有其政治上的保守性。

石永泰說高等法院的判詞有點「情緒化」,其實已經暗示了一些問題。有熟知法律界情況的人說,最近幾年,中央及處理香港事務的中央機構及駐港機構除了透過釋法及言論向香港的法庭施加壓力之外,親建制人士、中央組織及一些外圍的組織,在公開的言論之外,也做了大量工作來爭取司法界認同中央的威權取態。所以有人認為,這一次高等法院的裁決就算不構成政治判決,也可能反映過去多年在收編公務員及修理立法會之後,對司法界的工作正在陸續修成正果。否則,如何解釋為何同一個法庭,同一批法官,竟然會對七警的判刑及對示威者的判刑有如此不同的角度。

廣告

特別值得留意的是前終審法院大法官李國能的說法。他說:「指控上訴庭對示威者作出了政治裁決及包含政治動機之說沒有根據。」這一說法明顯是要維護法庭的權威。對於很多法律界的人來說,如果司法獨立受到質疑,香港的最後一道防線也會變得岌岌可危。所以無論如何都要消除公眾對法庭的質疑。但值得留意的是,李國能雖然說「看不到判刑是受到政治干預」,但他沒有對律政司有沒有作出「政治檢控」提出看法。只講沒有「政治裁決」,不談是否涉及「政治檢控」,其實已經說明他對這件事的整體觀感。

可以這樣說,政府這一次以法治來包裝的政治打壓,政府贏不了什麼,但最大的輸家仍然是香港。

廣告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