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改前夕的詐彈?

2015/6/16 — 18:36

1933年2月27晚的德國縱火案,圖:維基百科

1933年2月27晚的德國縱火案,圖:維基百科

昨日警方聲稱「全國獨立黨」十人涉嫌製作炸彈。不少社運中人則懷疑是偽作。我們當然不能簡單相信警察。國家機器不作偽,一週也挺不過去。警察調查了一個月,特挑昨日高調逮捕,很可能也出於私心,以此壓下明日的集會。

不過,若說案子全假,似乎風險太高,警方會否這麼笨?抓了不是一個,而是十個人,一旦上到法庭,在相互質詢下,若從頭全假,穿崩很易(暫時香港法庭,還是要講證據的)。

目前大家都蒙在鼓裡,難以評斷。不過,我們從歷史經驗,能夠總結出一般原理,有助於我們作政治判斷。

廣告

從歷史經驗看,即使是統治者偽造的恐怖主義襲擊,往往不是全假,而是假中有真。此所以能騙人。

廣告

1933年2月27晚的德國縱火案,當然是希特勒政權佈置,栽贓於德國共產黨的。收拾了德共,再輪到所有左翼黨,然後是所有自由派,最後連不聽話的右派都收拾。但縱火案之狡猾,在於它並非全假。威廉•夏伊勒的《第三帝國興亡史》有很好的介紹。縱火者,的確是一位荷蘭共產黨員范•德•盧勃,他又的確出於志願而縱火,並非受人指使。當晚,他潛入國會縱火,但是他只有上衣作引火物。奇怪的是,在兩分半鐘內,國會四處起火了,因為四處已經潑了汽油,而這些汽油,並非盧勃所潑。誰潑的呢?戰後紐倫堡審判,才真相大白。盧勃精神本來不穩定,幾次在酒館吹噓要火燒國會。納粹黨特務如獲至寶,極力鼓勵他去幹出驚天大事,然後事前把汽油四處潑灑。

1934年12月1日,輪到斯大林上演自己的大戲了。當天,共產黨員列昂尼德•尼古拉耶夫潛入斯莫尼宮,開槍打死了政治局委員基洛夫。多年後,人們才肯定是斯大林自導自演的一箭雙雕劇,一面除掉自己的潛在競爭者,一面以此發動大清洗,把老一輩革命家全部殺死。但這個大戲,也非全假。尼古拉耶夫的確出於志願而殺人,並非受人指使。但何以他那麼容易得到手槍,何以那麼容易闖入守衛森嚴的斯莫尼宮,又何以肯定基洛夫必在?無他,所有戲碼,都完全像德國國會縱火案那樣,預先安排好的。尼古拉耶夫是精神不穩定的人,早就被斯大林的特務盯上,然後客觀上受擺佈了都不知道。

兩個大案,都是獨行客。無他,一個人,特務容易間接操縱。

香港警察幹這類事情,並不足怪。但講到經驗豐富,則非蘇中兩個共產黨莫屬。具體這次是不是它,不知道。不過,客觀上來說,中共既有經驗,又是利益所在,又有無盡的錢,做這類事情的誘因大著呢。而做這類事,並不一定需要最高層點頭的。國安機構早就是一個自有永有的自動機器,自會按部就班,收拾港人。危機時代,就是焦慮時代,亦自有一大群焦慮過頭的精神不穩定者,排著隊等候特務的挑選而不自知。

回到這個案子。必須密切注意事件之外,當事人將來不論是否定罪,民主陣營都可以考慮,爭取立法會進行獨立調查。如果不行,則由有名望的人,組織獨立調查委員會,邀請當事人及警方進行獨立聆訊,以求出真相。1936年,斯大林在基洛夫案的基礎上,再羅織罪名,把更多老革命家如托洛茨基及季諾維也夫等,都判以恐怖主義謀反罪。當時美國的教育家約翰•杜威,領導和組織了國際調查委員會,經過詳細調查,最後提出報告書,認為受指控者無罪。沒有杜威的努力,則當時國際上恐怕就只剩下斯大林的一言堂了。

眼下又該如何?大家出來包圍立法會!明天!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