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我們誓必歸來

2015/6/24 — 10:54

" We love Hong Kong. We stand alone together. " ( 公務員要真普選 facebook 圖片 )

" We love Hong Kong. We stand alone together. " ( 公務員要真普選 facebook 圖片 )

"This is not the end. It is not even the beginning of the end. But it is, perhaps, the end of the beginning." Winston Churchill's response to the Allied victory at the Second Battle of El Alamein, 10 November 1942.

盟軍取得第二次阿拉敏戰役勝利之後,溫斯頓·丘吉爾於1942年11月10日說出:「這不是結束,結束甚至還沒有開始。但是,這可能是序幕的結束。」



政改後的香港

政改方案以極度戲劇化的方式被否決,然後呢?

然後就是區選立會深耕細作、國民教育強力推行、清算壹傳媒、搞垮鬥臭鍾庭耀、抹殺張文敏... 這份清單可以越來越長,窮盡你我想像的極限還能寫下去。身處香港歷史的十字路口,裝睡的繼續鼾聲震天,猶大依然手握金幣,而我們這些人,注定清醒地看著烈火焚身。

事實已經證明,窮盡非暴力不合作的極限,中央政府非但不聞不問,反而嫻熟地祭出挑動人民鬥人民的傳統共產國度戲碼,大灑金錢出動僱傭部隊正面對抗,全速開啟輿論機器極盡抹黑能事。香港人,第一次見識了一個挖空心思維護統治地位的政權,為了保護自己的壟斷地位。可以展現多麼強大的創造力和執行力。

21世紀的天朝主義

香港人習慣了將政治交予殖民者操辦。英殖時期。一方面統治階級深知自己沒有認受性,於是很注重理順民意,另一方面,日不落帝國的法統下,或多或少也將法治、自由傳統延伸到海外殖民地中,良性互動下,總算相安無事。回歸後,換上的統治階級卻是嘴裡宣揚馬列毛鄧,實際上擁抱有天朝特色的新威權主義的獨裁者集團2.0,殖民地年代的德政、善政一掃而空,取而代之的卻是有強烈中國特色的香港版階級鬥爭綱領。

何謂有天朝特色的新威權主義?以避免垮台的視野總結蘇聯亡黨教訓、以共產主義信仰和反腐大棒整頓執政黨團隊、以保持經濟高速增長的政績籠絡民心、以全面箝制輿論,動員上千萬“五毛黨”佔領社交網絡輿論陣地、在威權主義框架內實現貌似一定程度的司法公正,實則延續“法為我所用”的共產司法傳統等等。這一連串舉措事實上已經把鄧小平的韜光養晦、江澤民的三個代表、胡錦濤的和諧發展觀這些中庸、保守的意識形態掃進歷史的垃圾堆裡。取而代之的是擴張性、攻擊性明顯不過的新戰略思維。

在這樣的大背景下,習近平提出的中國夢更加可堪玩味,其核心就是既要實現國家富強,又要保持一黨專政毫不鬆手一百年不變的混合夢。在國家主義總體成功的大背景下,將毛澤東帶來的各種災難總結為社會主義初級階段的有益探索,將中國社會整體步入小康、西方國家認可中國模式作為新執政團隊在建黨100年之際的里程碑式豐功偉績,從而更加確立了中國共產黨一百年來一直偉大光榮正確的歷史定位。

沐猴而冠的道具

為了鋪平實現中國夢的道路,香港的政改方案能否通過,是不可分割的一環。和中國高速崛起的國力不相稱的是,中國的價值觀始終無法同步輸出世界,中國奉行的新威權主義模式從來都無法得到相應的國際認可。怎樣才能更好地維護自己的黨國利益?當然是自己的價值觀得到越來越多的認同和接納。 胡錦濤提出的三個自信:道路、理論、制度自信為中國天朝主義價值觀向全世界輸出奠定理論基礎,而習近平上台後更加速向外推銷。香港作為名義上的亞洲國際都會,正正是以西方民主政治為幌子的試驗場,將山寨選舉模式披上合法的外衣,建設中國式普選示範單位。中國政府目前當然也存在各種各樣的選舉,相同之處在於候選人都經過共產黨內部考核、協調、權衡後再推出台前交給選民投票。香港的政改方案,就是以這種中式選舉為核心,再披上所謂 “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以及全民一人一票的外衣。對於不熟悉中國政治的國際社會而言,這無疑是極具欺騙性的。能夠預期的是,一旦中共式“普選”得以在香港實施,這套模式必定會成為衝擊普世價值中普選包括選舉和被選舉權的突破口,再以此篡改普選概念,侵蝕人類文明的正面發展,並逐步取得國際認可。

而香港立法會戲劇性的否決,等於向北京送上當頭一記悶棍。香港人,以卑微的抗爭親手打碎了精心部署的中國夢輸出大典,北京輸了面子之餘,連裡子也丟了。出閘脫腳,豈能不惱羞成怒?

我們每一個人的未來

每一個關心香港未來的朋友,大概都會問自己一個問題:“還有什麼可以做的?” 事實上,我們也不會有任何答案。相信各位從自己關心時政的朋友身上也能感受到瀰漫的犬儒氣氛和無力感。

捷克前總統哈維爾的話,或許可以為迷茫中的各位指出一條可行的道路:Living in truth, 活在真實中。

哈維爾眼中,極權統治的支柱是謊言和欺詐,那麼在真實中生活必然是最根本的威脅,說真話,按照人的本性或良心說話行事,就是對極權統治最可怕的挑戰。真理的細胞逐漸滲透到充斥著謊言的軀體中,最終將導致其土崩瓦解。哈維爾說過,時機一旦成熟,一個赤手空拳的平民就能解除一個師的武裝,這股力量並不直接參與權力鬥爭,而是對於人自身提出叩問,對人自己產生影響。表面上鐵板一塊的政權內部依然存在劇烈衝突,所有問題都被謊言厚厚的外殼掩蓋著,我們沒有辦法弄清楚什麼時候壓死駱駝的最後一根稻草會出現,所以我們才要堅持在真實中生活。這,就是無權者的權力。

這並不是小說家的空想,羅馬尼亞獨裁者壽西斯古就是在發表萬人演講時,被群眾中一聲“打倒壽西斯古!”掀起群眾怒吼最終被推翻的。真實的力量,可能遠比大家想像的高得多。

當然,現在各位生活的並不是1980年代風起雲湧的極權社會,而是精巧細膩得多的新威權時代,獨裁者們熟悉普世價值的話語,巧妙地將民主、自由、法治、人權、統統偷換概念,以似是而非的贗品取而代之,極具迷惑性。而且他們藉著經濟增長的紅利將人民牢牢地綁在自己高速行進的戰車上,會不會車毀人亡?沒人知道。堅持活在真實的代價有多高,恐怕也會因人而異。

所以,大陸一名記錄片導演的話,或許對於我們更有參考意義:『如果天總也不亮,那就摸黑過生活;如果發出聲音是危险的,那就保持沉默;如果自覺無力發光的,那就別去照亮別人。但是──但是:不要習慣了黑暗就為黑暗辯護;不要為自己的苟且而得意洋洋;不要嘲諷那些比自己更勇敢更有熱量的人們。可以卑微如塵土,不可扭曲如蛆蟲。』

未來的日子或許會更加難過,更加艱辛,請相信,在社會的各個角落,都有抱持著相同信念的人在自己的崗位上以自己的方式守護良心。

作為異議者,或許我們更要學習如何保持良好的心態和這個政權鬥長命。歡笑吧、流淚吧、愉悅吧、怒吼吧,我們過好自己的生活,我們堅守內心的正義,終有一天,那貌似堅不可摧的高牆,會轟然塌下。

兩次登報行動,都能在短短數天內集腋成裘,分佈在十幾個部門的幾十位同事,在僅僅看過聲明文稿後欣然解囊,為香港譜下歷史,讓全香港社會都清楚看到,在政改這個決定香港未來命脈的重要關頭,公務員沒有缺席。我們不是拿著香港納稅人的稅金,卻雙膝一軟,向中央輸誠的傀儡工會,我們只是一群良心尚在,智商尚存的香港公務員。

We love Hong Kong. We stand alone together.

廣告

 

公務員要真普選  facebook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