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改表決】梁國雄:還人民普選權!

2015/6/17 — 20:09

圖: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圖:無綫電視新聞截圖

立法會審議政改方案,今天最後一個發言的社民連主席梁國雄,宣讀去年致全國人大常務委會委員長張德江的公開信,批評中共訂下的篩選做法,違背了中共幾十年前對落實普選的承諾,「中國人係應該有民主,已經等咗70幾年。」

梁國雄花了十分鐘時間,再一次宣讀致張德江的公開信,申明立場。他批評,今天的建制派議員只是投票機器,「今日講嘢嘅人,有咩資格講呀?連佢哋自己主人應承咗咩嘢(普選承諾)佢都唔知!…保皇黨講到天下無敵,同仇敵愾,講到泛民好似叛國賊咁,你咪大張旗鼓來鞭韃囉!點解你唔鞭韃呢?成日都要我call呢個(點名鐘)落嚟苟延残喘。」

梁國雄續道,「你入得嚟,就是議事,而唔係㩒掣。」他說,知道建制派想留待到最後發言反駁,「我啲嘢你無得駁。」他解釋,自己宣讀公開信,並非旨在反駁建制派,「今日係同張德江講嘅,中國人係應該有民主,已經等咗70幾年,我哋係到等,中國人已經等咗70幾年。愛國?你愛咩國家?」

廣告

中央去年8月發表831框架前,邀請全體立法會到深圳,但攜同《致張德江委員長的公開信》的梁國雄,卻遭大陸攔截遣返香港。

以下為梁國雄致張德江的公開信全文:

廣告

有關香港特別行政區(下稱特區)2017 年普選特區行政長官(下稱特首一事),本人向閣下表達下述意見:

本人絕不認同中共政府及人大常委會託詞《基本法》第45 條作為篩選候選人的理據。根據該條規定: 「行政長官的產生辦法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實際情况和循序漸進的原則規定,最終達至一個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按民主程序提名後普選產生的目標」。毫無疑問,「普選產生的目標」是主體,其餘「有廣泛代表性的提名委員會」及「按民主程序提名後」都是為達成「普選產生目標」的從屬手段。因此,凡是阻礙特首由普選產生的手段,即提名委員會的代表性和所按之民主程序,都應該廢除或者修改,使提名程序符合選舉的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以達到特首「普選產生的目標」。因此,如果當局倒果為因,顛倒主次,以少數人組成的「提名委員會」按所謂「民主程序」篩選候選人,都是剝奪參選者應有之參選權,從而剝奪所有人的選舉權和被選舉權,違反選舉必須普及而平等的原則,令選舉淪為「真篩選,假普選」的把戲!

以上所說,並非無的放矢,而是證據確鑿,由中國共產黨在70 年前莊嚴承諾,並於65 年前,於全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確認。為求公允,且讓本人引述如下:

「人民所享有的民權,不能不是愈到下層,愈廣泛、直接。但選舉權則雖對於中央,也是可以無限制地運用的。特別是代表人民的所謂代表機關,不論是國會也好,國民大會也好,必須由人民自己選舉代表組成,否則這種機關,便不是民意機關。選舉權是不是能夠徹底地、充分地、有效地運用,與被選舉權有無不合理的限制與剝奪,具有着不可分離的密切關係。本來,廣義地說,選舉權就包括被選舉權在內。有選舉權的運用,就必有被選舉權的對象。因而有選舉權存在,就同時,有被選舉權存在。如果被選舉權受了限制,則選舉權的運用,也就受了限制。具體地說,假使某些人民被剝奪了被選舉權,則有選舉權的人就不能去選舉他們,因而選舉權的運用,也就受着限制了。所以真正的普選制,不僅選舉要『普通』、『平等』。而且被選舉權也要『普通』、『平等』;不僅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選舉權,而且人民都要享有同等的被選舉權……如果事先限定一種被選舉的資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選人,那麼縱使選舉權沒有被限制,也不過把選民做投票的工具罷了。」(引自1944 年2月2 日《新華日報》社論〈論選舉權〉,載於《歷史的先聲》,笑蜀編,頁255-256)

五年之後,1949 年9 月29 日,中國共產黨和其他民主黨派於國民黨政權敗走後,一起簽訂及公布《中國人民政治協商會議共同綱領》(下稱《共同綱領》),其中第四條: 「中華人民共和國人民依法有選舉權和被選舉權。」至於如何實現這些權利,第十二條明文:「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國家政權的機關為各級人民代表大會和各級人民政府。各級人民代表大會中人民用普選方法產生之,各級人民代表大會選舉各級人民政府……」條文裏的「普選」,定義如何?自然不應背離5 年前在《新華日報》〈論選舉權〉內的詳細論斷,因為《新華日報》乃是中國共產黨的喉舌,而中共又是起草《共同綱領》,並賴以領導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的大黨。70 年前的承諾,原應在65 年前兌現,只可惜在1954 年的憲法裏消失了。現時中共政府在香港實行普選特首的承諾,又應否按着在1944 年《新華日報》〈論選舉權〉去貫徹?根據《共同綱領》第十二條的規定實行?

然而,包括中聯辦主任張曉明的一些官員,卻以「保障國家安全」為幌子,為以提名委員會篩選特首候選人護短,這無疑無視歷史,顛倒是非。毋須說,1944 年2 月《新華日報》發表〈論選舉權〉一文時,我國仍然遭受日本帝國主義政權侵略,正在艱苦卓絕抗戰,也就是說,不但國土暫時淪喪,國人亦無安全可言。今日之所謂「國家安全」受威脅與之相比,簡直一毛九牛!中共於抗戰期間尚且提倡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痛斥當權者「如果事先限定一種選舉的資格,甚或由官方提出一定的候選人,那麼縱使選舉權沒有被限制,也不過把選民做投票的工具罷了。」今日今時香港實行普選特首,又何必重蹈昔日遭口誅筆伐之覆轍?

因此,香港市民經多年爭取未果,現時倡議用「公民提名」的方法推選候選人,認為任何合資格者只要獲得一定數量的選民推薦,就可自動成為特首候選人,這固然是香港一直行之有效的提名方法,亦無疑體現全面普及而平等的選舉權、被選權,防止提名委員會篩選候選人,侵害人民完整普選權的方法。為着保障香港市民的普選權利,中共政府絕不應該橫蠻拒絕!

正因為上述的合理倡議受到無理排斥,民間遂有發起「和平佔領中環」的公民抗命運動,以此爭取普選權利。以非法手段作和平抗爭來爭回應有之憲法權利,竟被中共政府及既得利益集團攻訐,貶斥為暴力脅迫,是非顛倒,莫過如此!實在令人心寒齒冷,想到25 年前春夏之交的愛國民主運動及當年6 月4 日的血腥鎮壓:由於我國始終並無實行「普選」而由一黨獨大,1989 年5 月,北京學生和市民在天安門廣場絕食、靜坐,要求實行民主政治改革,竟被當局施以軍事戒嚴,兵臨城下卻保持理性,堅持和平抗爭,偌大北京城並未發生暴力事件,唯一的暴力就是奉命清場軍隊所引致的殺傷!至今,香港每年「六四」,都有以萬計群眾舉行燭光集會,痛悼此一國殤,以示毋忘六四血史之心。本人必須重申, 「和平佔領中環」與當年「和平佔京」,都是民眾和平抗議,爭取民主民權的運動,而並非危害國家安全的暴力行為。本人深信歷史畢竟由人民創造,史實亦將由人民譜寫。香港實行全面普選,乃是應有之義,亦會開啟我國走向民主的路途!

「給我一個支點,就能轉動地球!」阿基米德如是說。

還人民普選權,就能當家作主!兌現承諾,此其時也!

此致
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會委員長張德江
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議員

梁國雄
2014 年8 月21 日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