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不是Google Map

2016/10/12 — 20:56

新一屆立法會10月12日選舉主席,原擔任代理主席的街工梁耀忠,以對選舉心存疑問為由離場,會議交由次資深的經民聯石禮謙主持;石禮謙無視非建制派抗議,進行選舉,非建制派撕毀選票離場。

新一屆立法會10月12日選舉主席,原擔任代理主席的街工梁耀忠,以對選舉心存疑問為由離場,會議交由次資深的經民聯石禮謙主持;石禮謙無視非建制派抗議,進行選舉,非建制派撕毀選票離場。

【文:顧秋田】

新一屆立法會開鑼,首次大會便已短兵相接。甚麼國籍問題、甚麼宣誓過程都只是問題表徵。實際上自2014年起,香港的政治形勢已經分裂到一個無可挽回的地步。如果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那在旗幟鮮明的今日,香港所面對的已不是政治,而是一場鬥爭。這裡沒有妥協,沒有中立,只有你死或是我亡。

不論古今中外,政治從來都是一個解不開的死結。似乎在政治議題上,我們永遠無法說服他人。這現象甚至演化成一種禮儀:在社交場合避談政治,在工作場所避談政治,在親戚家人間也應避談政治。歸根究底,為何政治總是離不開紛爭?為何政治可以令父子翻臉、朋友絕交、甚至令兩個陌生人在街頭鬧得面紅耳赤?

廣告

政治所以難解,全因覆蓋太廣,變數太多。如果一場圍棋的變化已經令AlphaGo吃不消,每一個政治決定的影響,恐怕比一千場圍棋還要多、還要間接。由旺角去油麻地,可以有幾種不同方法,但總離不開巴士、地鐵、步行等選擇。我們甚至可以列出各條路線的時間、距離、價錢等等。但當問題變成「如何令人民安居樂業」時,問一千個人,便會有一千個答案。

沒有人會質疑乘搭地鐵是否能到達油麻地,但當牽涉到政治,每一個人都能找到理由去質疑你。因為沒有任何人可以提出完全客觀、科學的證據,去證明他的政治主張必定能達到其目的。每一個政治決定都會影響成千上萬的人,而這成千上萬的人對該決定的反應,又足以影響成千上萬的人。這是一個永無止境的漣漪,也是一連串永無止境的猜測。

廣告

爭拗固然有程度之分。相對於明天的數學測驗,要在一年後的DSE考取好成績自然是更遙遠的目標,亦理所當然地需要考慮更多變數。是以範圍愈廣、影響愈長遠的決定,往往有更多爭議。關乎政治理念、政治體制的討論,便是再過一千年也不會完結。是兩黨制還是多黨制?簡單多數制還是比例代表制?地區直選還是功能組別?全民普選抑或選委會間選?如果有人告訴你,他可以很客觀地證明其主張是最佳的選擇,他要麼是在利用你的無知,要麼是他連自己也欺騙了。

我們都討厭政治,討厭爭執。

但分歧源於人性,如果每個人都只想去和諧他人,扼殺一切異議的空間,分裂、鬥爭必然是一個無何避免的結果。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