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主任、擁護基本法、這邊廂與那邊廂

2018/11/30 — 17:56

大家都應該不會反對選舉主任(aka 政治主任)袁嘉諾先生的問題好過份,但好像很少朋友留意到佢在第二封奪命四小時追問信的第二條問題有幾瘋癲。

問題如下:「你本人是否同意,作為鄉郊代表選舉參選人,不能夠以任何方式主張『香港獨立』?」

袁先生的意思即是,任何參選人不但不能夠主張香港獨立,亦要主動表明其他參選人均不得主張/提倡/推動/支持香港獨立,才能獲得參選資格。

廣告

這條問題的假設及其預設立場是瘋癲到極點的。

如放在 2016 年的處境,即要所有立法會參選人均要旗幟鮮明地表明梁天琦及陳浩天等人都不能獲得參選資格,也要旗幟鮮明地表達「任何立法會選舉參選人均不能主張香港獨立」,才能獲得入閘的資格。

廣告

也即是,如果你認為參選人即使主張香港獨立也應享有參選權,不應被取消資格,你也算是不擁護基本法,因為擁護基本法包括「積極」地推廣基本法。(這是湯家驊語

這點其實又比早前的瘋癲 DQ 更瘋癲。

話說回來,這個神奇的邏輯,並不是由湯家驊發明的,第一個確立這點的是區慶祥法官(見陳浩天案判辭第 142 段:...an intention to “uphold” the Basic Law denotes not just a compliance of it but also an intention to support and promote it.),湯家驊先生只是沿著區先生這個偉大、光榮、正確的見解發展下去。

而最最最遺撼的是,陳浩天因法援被拒而不能再上訴下去(而這麼這麼重要、對公眾利益影響極大的案件竟然可以被拒法援,也算是神奇,香港的法治真美好)。

亦即是,如果在未來沒有新的案件能挑戰、動搖或推翻這個對「擁護基本法」的理解。區慶祥這個 “an intention to ‘uphold’ the Basic Law denotes not just a compliance of it but also an intention to support and promote it” 的宇宙級見解將會在可見將來也會一直在不同場合沿用下去。

這個邏輯理論上能無限延伸,一旦跪進這條所謂紅線內,其實就不是一個立場轉軚咁簡單了,而是甚麼都放棄,甚麼都投降,不管是言論自由、政治權利及自由、《香港人權法案》、我們對《基本法》有關條文的理解及堅持,一一投降,仲有乜可以剩,暫時好難想到。

又,這件事情其實是發生在香港內的。不論是袁嘉諾先生、區慶祥先生、湯家驊先生、林鄭、鄭若驊女士、梁美芬女士、或是政府御用的資深大律師余若海,其實通通都是香港人來的,他們也是各自在現行香港的體制內(司法機關、立法會、法律界、行政會議、政務官系統及行政機關)推行及落實有關的理解。

這其實令郭議員及其黨友的那個「有關挑戰都是外來的」的邏輯顯得極度令人費解了。

選舉主任的猶豫不決,郭議員有關一國兩制的「理直氣壯」。

這邊廂,那邊廂。

極度令人費解。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