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想像力

2019/6/26 — 12:16

6.16 反送中遊行

6.16 反送中遊行

一切革命首先不外是盤據在一個人心中的一種思想。 —— Ralph Waldo Emerson

不久前筆者寫了兩篇文章,〈我們要真普選 — 回應《明報》6 月 18 日社評〉〈智力題、標準答案和想像力〉,前者呼籲香港人不要放棄爭取真普選,而後者談到發揮想像力的重要性(當中最末段亦稍涉極權社會的政治議題)。高興剛聽到劉細良先生在上週五的「政治咖哩飯」節目中非常強調「政治想像力」的重要性(約 1:29:45 開始),並談及到重啟政改的可能性(意思是爭取真普選),與拙文有相通之處,故特於此和應其政治想像力重要性的觀點,冀獲更多關注。

談到想像力,讓我們首先談談愛因斯坦。他雖然無人不識,但對於這位想像力超群的人物,姑且再略提兩位華人科學巨匠對其傑作「廣義相對論」的一些評價,以作參考。楊振寧教授說:「關於廣義相對論,愛因斯坦沒有抓住什麼機遇,而是創造了這個機遇。他獨自一人通過深邃的眼光,宏偉的設想,經過七八年孤獨的奮鬥,建立起一個難以想像的美妙體系。這是一次純粹的創造」(愛因斯坦:機遇與眼光)。而丘成桐教授亦說:「[廣義相對論] 是科學史上最偉大的構思之一,可以說是驚天地泣鬼神的工作」(數學和中國文學的比較)。

廣告

關於想像力的重要性,愛因斯坦的一句名言是:“Imagination is more important than knowledge.” 他解釋道:“For knowledge is limited, whereas imagination embraces the entire world, stimulating progress, giving birth to evolution.” 確實,有想像力才能激發進步、開拓進化 — 科學世界如是,政治世界也如是。試想想,假若面對霸權的強力壓迫下,大家已不願、不敢或不能想像一個民主的香港,那香港確實永遠不會有民主,因為,社會由人民組成,故其有一些自我實現(self-fulfilling)的特質:如果大家也不相信會有民主,不去想像、不去做任何事情,那明顯地民主不可能發生;相反地,如果大家也相信會有民主,去想像、去做推動的事情,其實,民主並不難發生(例如發動全民大罷工;當然,維持一個良好運作的民主社會是另一回事)。然而,要大家的想法一樣談何容易。

無論如何,信息是清晰的:民主鬥士要願意想像、敢於想像和能夠想像 — 清楚具體地想像可以痛撃霸權的精彩策略、最終戰勝霸權時如何大快人心、一個民主社會會如何化解現在的難題和開拓新的局面……

廣告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