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嗎?

2017/1/18 — 13:55

背後圖片來源:《house of cards》劇照

背後圖片來源:《house of cards》劇照

「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這句話,總會在不同時候被拿出來當作工具般使用。親建制的,總會拿著這句來「循循善誘」;反建制的,又會搬出這句,明確的反對這種「定義」,拒絕「妥協」。「妥協」是什麼?是指為了一個目的而放棄一些原則?「妥協」又是否那麼的負面?

這句話的焦點常被放於「妥協」二字之上;甚至乎,只在乎「妥協」的字面意義;甚至乎,「妥協」被轉化成為「放棄原則/理想」、「屈服」、「退讓」的代詞。然而,「妥協」似乎並不真的是這個意思,據《商務新詞典(縮印本)》的解釋,「妥協」為「用讓步的方法避免衝突或爭執」;《教育部重編國語辭典修訂本》的解釋,則是「敵對的雙方,彼此退讓部分的意見、原則等,以消除爭端,謀求融洽的行為。」

英文中,這句似乎是 “Politics is the art of compromise”。當中 Compromise 常被譯為「妥協」,而 Compromise 的意思,是 “to accept that you will reduce your demands or change your opinion in order to reach an agreement with someone” 或 “to allow your principles to be less strong or your standards or moral to be lower” ( Online Cambridge Dictionary),而 Online Oxford Dictionary 的定義,則是 “1. settle a dispute by mutual concession / 2. Expediently accept standards that are lower than desirable”。

廣告

可見不論是中或英文中,妥協 / Compromise 的意思仍不單純指「放棄原則/理想」或「屈服」,它牽涉的,並非「完全放棄原則」,也非「屈服」或單純的「退讓」。「妥協」的背後,是帶著很多問題的:為了什麼而「妥協」?退讓了的是什麼?妥協的目的或原因是什麼?

這些種種問題,在我觀察所及被使用的情形裡,往往被嚴重簡化了。一些「學者」,或 KOL ,或評論人,在引用這句話時,「妥協」二字所帶著的種種問號通常都會被忽略。總而言之,要不就是「煩請閣下退讓」,要不就是「我絕不屈服」。

廣告

這背後其實又牽涉到更大的問題:什麼是政治?如果說,「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那這個「政治」又是指什麼?是指人與人之間的政治?抑或指有關公共事務的政治?這些問題,在「妥協」二字被使用的情形裡,又是被假設為眾所皆知的事實,就如蘋果、紙巾、字典這些物件般無可爭論。只是,事實上「政治」是一個極為抽象的名詞,它所指的可以非常廣闊。

於我而言,這裡所指的「政治」,有關公共事務的「政治」,絕對離不開 “Common Good” 二字。”Common Good” 有時候被譯為「公共善」。公共善,亦即是為了大眾能夠得到應有的照顧與關懷,使社會能夠維持著秩序,並朝著文明開放的方向發展。這永遠與資源分配、利益關係、以及個人需求有關。公共善的最終目的,是謹守一些文明開放的原則(如,平等、公平等),去使得社會上所有人都能夠受到適度的照顧,同時又能各展所長,以協助整體的存活與發展。

所以,「政治是妥協的藝術」中,妥協的最終原因,是為了達成 common good。在此,common 二字將變得非常重要。Common ,即共同的。所謂的妥協,在此將不是「完全放棄某方的原則或理想」,而是「在對立雙方的原則及理想中,尋找一個共同的基礎」。當中需要退讓的,也許甚至乎不是「原則及理想」,而是其背後所帶來的「利益」。「妥協」,更應被理解為:為了 common good 而犧牲部份的個人利益,以達成一個共同的、最大的利益。(這部份有點接近 utilitarianism 吧,可惜筆者哲學底子不夠穩紮,在此不敢寫太多)

不過,在寫這一大段前,筆者在資料搜集中,其實早已找到了一個更根本的問題。「政治是妥協的藝術」這句「常言」,似乎是來自德意志帝國的「鐵血宰相」卑斯麥 (Otto von Bismarck) 的 “Politics is the art of the possible, the attainable — the art of the next best” 的意/誤譯。

這個原句,似乎則更大程度是一種「實用主義 (pragmatism)」的想法。”the art of the next best” 則是非常值得斟酌的用詞。政治似乎與「理想」難以兼容:理想即是 idea,or the best;卑斯麥在百多年前就知道,政治裡不可能每人都得到 the best;但是 the next best 則可行多了。他的這句,透視出政治往往都不是只講理想,只堅持原則。政治是在理想與原則的引導下,尋找最可能及可行、最可以獲得結果的一門藝術。政治是在各種不同的爭議中,尋求最多人認可的 “next best”(甚至乎不是 “second best”)。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