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暴力創傷治療(五)精神科醫師吳易澄與 Do you hear people sing?

2016/4/11 — 11:35

【政治暴力創傷治療】系列文章 

【文:陳璟茵、何式凝】

見到一個會唱歌又靚仔又關心社會又明白政治暴力創傷是什麼的醫師,我們兩條女都暈晒大浪。吳易澄醫師說:

廣告

「主流跟精神醫學,封閉了主體問問題的重要性。醫師站在全知的角度去治療,就取消了主體性。」

怎會有醫師能說出「主體性」三個字㗎!So cool! 不但如此,他還要平易近人,簡直是 too good to be true!

廣告

如果你在網上搜尋精神科醫師吳易澄的名字,你會發現他就是把悲慘世界「Do you hear the people sing」加上台語歌詞的那位帥氣醫生。他有一個孖生兄弟吳易叡現時在香港大學醫學院工作,聽聞兩兄弟唱歌都很厲害!但更厲害的是,吳醫生對工作坊的認真與投入,讓參與者一一理解一個精神科醫生對政治創傷的反思。

「這次的研究會很重要的一點是在於了解PTSD創傷後壓力症的限制。精神科醫生慣常以全知的狀態去診斷病人,而沒有處理到病人的主體性部份,特別是主體受害以及創構的部份。其實精神科醫生把病人診斷、分類、再給他藥物、調整藥物的份量,某程度上也是讓精神科醫生自救、好受一點的過程,當中沒有真的檢視到病人的處境。」

「不要把病人的狀態扁平化,也不應公式化地處理政治暴力的問題。」他一直說,太陽花運動中的318也好323也好,那個施暴者(國家)都讓人感受很強大的,大得主體自我消滅了。他又提到他自己當兵的經驗,剖析當中有一個不斷重複的夢仍在纏繞着他,他把自己擺上台,我們看見一個人感受與結構的相互影響。

吳醫生的反思,是針對來自法國的臨床治療師分享的啟示。法國專家的工作日常,就是以漫長的(有些長達12年)對談治療過程,肯定受害者的受傷經歷及個人成長歷程的連結。治療師就是要讓他從承認創傷,到從罪責、不安、恐懼等情緒中又釋放出來,最終達到重建個體的自尊(decency)。這兩位治療師就是從政治難民及政治庇護者在被折磨、使以酷刑對等後的創傷心理狀態分析出當中的精神分析研究。「我們要聽見那些沒有被聽見的聲音。」法國治療師如此堅信,吳醫師似乎也非常願意面對 medical model 的局限,尋求各種可能改變的契機。

吳醫師還安排了我和他的弟弟吳易叡在港大見面,超期待!By the way, 快去 YoutTube 聽聽吳易澄醫師演唱《你甘無聽到我唱歌》!「聽了有感覺就革命吧」!早點認識他們,一定會叫明哥請他們做「美麗的呼聲」演唱會嘉賓。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