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政治謊言處處的立法會選舉

2016/8/26 — 13:15

香港立法會選舉臨近,不同黨派候選人各顯神通,爭取選民支持,大吹大擂在所難免。不過,紛紛擾擾之中,卻也是港人擦亮眼睛、破解煙幕和謊言的最好時機。

以撐政府為己任的建制派,每次選舉時刻,都有難言之隱。政治取態暫且不說,但是民生事務,由全民退休保障、標準工時到男性侍產假,建制派議員名不虛傳,在立法會投票,不是票投政府,就是棄權不表態,為的是讓政府保住工商界的利益。

可是選舉一到,他們又變身正義超人,既要求保障長者退休生活,又爭取家庭友善的勞工政策。當然,身體比什麼都誠實,歷史也不會忘記,最終給對手捉個正着,無言以對,口頭上為民請命的建制候選人只有被迫露出真身。

廣告

如果說上述的建制派言行不一,一些慷慨激昂的本土派一直倡議的政治理念,卻只有方向目的而欠行動綱領。他們深信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才是香港的出路,目標是修改《基本法》,以確保香港原有的制度永久不變,並從北京手中奪取審批大陸來港新移民的權力,同時取消大陸人士在港所生子女的永久居留權,而具體辦法是由五區立法會議員辭職、引發變相公投,以民意迫使北京就範。

在他們眼中,重點是中港區隔,其他都屬次要。政制民主化,再講也沒意思,因為中港兩地不區隔,香港不會有民主。中港關係也沒什麼可說,最好是沒有關係,否則在北京主導下,香港注定處於奴僕的地位。

廣告

再說下去,社會政策倡議亦毫不重要,因為中港不分隔,高度自治只屬空言,利民便民的社會政策無從說起。只有全民制憲、永續《基本法》,才能徹底解決本港的所有問題。一句話,「永續《基本法》」是綱,其他都是目。

問題是,「永續《基本法》」首先要北京認許。但全民制憲指的就是香港全民制憲,北京可能容許香港人以民主方法擬定的基本法嗎?更何況,全民制憲是民主的制憲,香港是否要先建立或起碼走近民主制度,才能民主制憲?那豈不是說,就算目標是中港區隔,也先要全力推動民主運動,以公民社會的政治能量和道德高地去削弱建制的威信,才可能成就中港區隔?

果真如此,民主運動才是香港掙脫困局、走向未來的必經之路。相反,「永續《基本法》」的路,若只乞靈於立法會議員五區總辭,然後重選來顯示民意,卻把民主運動輕輕放低,把不民主體制下不斷惡化的民生問題放低,也把泛民和建制人士的分別放低,並一律視之為仇敵,以終極目標的分野蓋過與其他非建制派長中短期合作的基礎,以直接行動的零散衝擊替代有組織大規模的非暴力行動,最後會將香港引向何方,答案早已寫在牆上。這類本土貌似激進,究其實,猶如一條鞭法,萬事以重修和永續《基本法》為綱,卻對社會公義欠缺論述,社會政策的見解也空空如也。

政治之為虛妄,莫過於化身為希望,但卻無法兌現。建制宣揚不用抗爭便可帶來社會改變,主張永續基本法可保香港永久平安的本土派深信五區公投可以要脅北京就範,還有那些所謂中間派,可以回歸無知,認為一切可通過協商尋求共識,解決問題,都是典型不過的虛妄幻想。

不過,政治之為希望,首先在於對準這些虛妄,逐一識破,再重新思考香港人的共同命運和橫逆,以至我們的希望和力量所在。

 

原刊於自由亞洲電台網站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