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救傷車受阻要追究到底

2019/11/9 — 11:40

立場新聞圖片

立場新聞圖片

科大周梓樂同學終於沒有挺過來,噩耗傳來,全城悲憤。

這是第一單,最大機會是死於黑警之手的慘案,之前的被失踪﹑被橫死的十幾單,至今都只能算是疑案或懸案。

周同學二十二歲,正當青春,多年用功入讀科大,前程無限,因為參與反送中的正義社會運動,遽然英年早逝,其不幸只可用「天道不公」來形容。

廣告

看周同學的照片,一副開朗純真的面容,要有多出眾的天份,多勤奮的學習,才可以考入科大!他未及開拓自己的事業,也不知是否已初嚐愛情的甜美,更永無機會奉養他的雙親,他的生命就結束在香港這個多事之秋,結束在專制的中共和林鄭政府手上。

想及此,令人心絞痛。

廣告

天理昭昭,沉冤待雪,還周同學一個公道,這個責任就落在每個香港人身上。

筆者在前天的文章中,已經擔心若周同學不幸去世,可能會影響整個反送中運動的大局。現在全城群情激憤,怒火遍地,會有更多和理非走向勇武,更多中間觀望的市民會走向和理非,甚至,很多淺藍的市民,眼看香港每況愈下,他們長時間安居樂業的舊香港已面目全非,他們也會質疑自己先前的立場 — 嚴酷的鎮壓沒有嚇倒香港人,反而因政府的無良,激起香港人更不屈的抗爭。

很難預測此後勇武派的抗爭會轉換成什麼方式,也很難預測和理非還有什麼新招合法抗爭,事情的本質變了,不是講道理講法治講人性,是講武力講實力講韌力,是生與死的搏鬥了。

之前有消防處高層否認救傷員曾與警方有過接觸,但隨後又有證據顯示救傷車的確受到阻延。網上有照片看到三輛救傷車被堵在路口,那究竟救傷車為何延誤,消防處不能籠統交代事件,應該交代第一通報案電話是幾點幾分收到,幾點幾分哪部救傷車出動,該救傷車幾點幾分到達現場,然後有沒有第二單第三單,都要有具體的時間和車輛編號。

警方在交代有沒有警員出入停車場的問題上,已經犯過一次錯誤,事後承認先前的資料出錯。如此重要的資訊,也有充份時間嚴肅跟進,居然犯錯根本說不通。其實不問可知,一早就想隱瞞,只因有市民車輛的錄影曝光,顯示警員在同一時間段出現,警方才被迫承認。

消防處有沒有出錯,有沒有刻意隱瞞,仍值得追問。

事件的關鍵點仍在救傷車受阻這個情節。停車場裡發生的事,除非有新的證據出現,否則暫時沒辦法解開謎團,但救傷車有沒有受阻,這是容易查證的。只要確認救傷車受阻的過程,整件事就可以順籐摸瓜搞清楚。

只要找到當時救傷車上的司機和救傷員,就能由他們口中得知救傷車是否受阻,不必聽消防處高層單方面解釋。如現場司機和救傷員證實受阻,那他們必定會向上司通報受阻的情況,以及警方不放行的理由,這些都是證據。

據救傷車受阻資料,可以找到在現場執勤的警員,據警員資料,就能知道是哪一個上司下的命令,一路往上追,就能知道最初的指令是哪一級高階警官下達,找到那個下令的高階警官,就知道他下達攔車命令的依據。

警方高官下令攔車,一定要有足夠重大的理由,這個理由背後,一定隱藏著相當關鍵的動機。警方高官不在現場,憑什麼下如此嚴重的決定,那個決定關係到一個人的生死,這種決定不可能隨便拍板作出。

因此,救傷車受阻一定是關鍵的因素,把這件事弄清楚,往上追踪,即使沒有停車場的新證據,將來也能憑此線索追到真兇。

本來,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可以把事件查個水落石出,但現在暫時不可能,不過如能通過各種渠道接觸到救傷車當晚的司機和救護員,保留有關證據(比如他們和攔路警察的對話,他們與醫院上司的對話),將來都是證據。

林鄭政府只有盡快查清事件的來龍去脈,才能還周同學一個公道,給香港人一個說法,也免造成更多年輕人的傷亡,當然,這又是與虎皮。筆者只是提醒大家,救傷車受阻是一個關鍵環節,不可輕易放過。

一個周同學倒下去,更多年輕人站出來,從此以後,林鄭和中共更難收拾香港人心,事態惡化,攬炒不遠。

— 大灣區買樓優惠?林鄭自己去買個夠啦!

作者 Facebook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