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師有責任催促政府盡快尋找真相

2019/8/24 — 20:15

8 月 22 日中學生集會(立場新聞圖片)

8 月 22 日中學生集會(立場新聞圖片)

【文:霍梓楠 @ 教育工作關注組】

對教育局在 8 月 20 日向全港中小學發出函件《作好準備迎接新學年》(《作》)及附件一《關注教師及學生情緒》(《關》)的回應

最具爭議的段落,是建議教師「容許自己說不知道」。平心而論,教師如果不懂解答學生提出的問題,的確應該說「不知道」;有些問題也不一定有「答案」。不過,重點是回答「不知道」後教師應如何跟進,例如一起尋找資料、建議一些思考方向等。可參考《香港教育專業守則》(《守則》)對學生的義務:

廣告

「……因此引導學生發掘自己的潛能,激勵學生的探究精神,鼓勵學生確立有意義的人生目標。」

教師更應反思學生為甚麼會問這些「難以解答的問題」。他們的目的,其實是否想知道教師的看法?是否有一點挑戰的意味,看看教師如何招架?教師如果對身處社會發生的動盪局勢沒有看法、一無所知、不敢評論,他肯定會被學生鄙視、更遑論獲取信任。引《守則》對公眾的義務:

廣告

「應注意時事,關心社會問題,並致力維護良好的社會風氣。」

學生問尖銳問題可能只是表象,教師會視之為契機了解學生想法,絕不會急於答不知道甚至以此了事。

此外,局方指「教師不需要覺得自己有責任去為目前所發生的事情提供答案」(《關》P. 2),其實沒有錯。不過教師是否告知學生無法提供答案後,就盡了責任呢?為甚麼教師以至大眾至今還無法知道真相呢?

誰最有能力、最有責任盡快提供答案、或者發掘真相拉近得到答案的距離呢?當然是掌握公權力、掌控公共資源的政府。

盡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不僅是大眾共識,而且有不少社會賢達公開表示支持(最有份量者應是前終審法院首席法官李國能),但政府依然堅持監警會調查已足夠,結果調查工作緩慢,公信力亦成疑。諷刺的是,連監警會主席梁定邦也說不應排除獨立調查委員會。

局方撰寫「……即使是事實判別,也非短期內可以全面或清晰地看到事實的真確性……」(《作》P.6)的時候,有沒有想過是誰在拖延尋找真相的時機、令事情愈來愈複雜?

所以,我認為教師的責任在於向政府施壓,催促政府尋求真相,例如盡快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並呼籲警方憑良心盡快主動提供全面、確實無誤的資料,讓教師得悉真正答案,盡責為學生解惑,也讓師生重拾對政府、警方的信任。引《守則》作為專業工作者的權利:

「在教育政策、教學工作、社區關係各方面,參與及影響涉及專業服務的決策。」

我唯有同情地理解,局方只是惜字如金、不加以演繹而引起誤會。這兩則指引的初衷或許是為了減輕教師壓力,但專業教師豈會滿足於此?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