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我對年輕精算師怎麼說

2015/10/2 — 10:58

【文:陳清泉 @ 精算思政】

政改被否決了,傘運之後相繼出現的各專業團體都在找尋新方向。其中共通的是,大家都認為應該多為業界和社區做實事。律師、建築師、科技人員和心理學家,在鉛水事件中的參與就是好例子。

我們精算思政也正在策劃不少項目,其中一項是回應梁特首鼓勵青年人到內地工作。我們想,這對年輕精算同業適用嗎?內地保險市埸對香港初級精算人員有需求嗎?目前為止,我們未能看到政府或業界有甚麼相關的數據或具體研究。

廣告

主席寶訓,沒有調查研究,就沒有發言權。我們擬定了項目的大綱,運用公開的數據做初步研究應該不太難:從內地大學精算畢業生數量、精算業的需求、訪問行內人的看法、加上自身在內地工作的經驗等⋯應該可大概估計到內地保險業對初級精算人員的需求,以及「港產」精算畢業生在當中可擔當甚麼角色。加上國家的「一帶一路」政策,預期會有更多內地保險公司藉此機會到東南亞甚至更遠的市場發展。到底年青同業應該回國內學習內地的一套,還是大膽地抓緊先機到外國就業,以預備迎接中國公司進軍海外的浪潮?

正當我們準備進行資料搜集之際,港大副校長事件令我們卻步了。我們似乎忘記,在經濟強盛的鄰國(甚或香港第一學府),用人並不是看你有甚麼技能的。這令我們先前的研究變得多餘。

廣告

不是嗎?不管有沒有博士學位,法律界學術上能做到陳文敏教授的水平是萬中無一的。為甚麼這樣優秀的學者,只因政治取態比較自由,便不適合擔任大學副校長一職?大家留意,陳教授只是比其他香港法律學者,例如同樣沒有博士學位的基本法委員陳弘毅教授,言行更傾向民主自由;但他從來沒有公開反對現屆政府的管治,在政改方案也傾向支持中間路線,甚至在傘運期間不在香港。由此可見,儘管你沒有參與反政府的行動,只要被視為靠攏反對派,就要長期在黨報上受到追擊,被人用離奇荒謬的借口侮辱打壓。

或許你會問,大部分精算師皆在私人機構任職,在標榜用人唯材的商業市埸,有甚麼好擔心的?

根據香港的《保險公司條例》,經營人壽保險業務的公司必須有「委任精算師」(Appointed Actuary)一職。委任精算師需要對監管當局負責,並且對公司的財務狀況進行監察,保證公司運作合乎監管要求,以及保障客戶權益不受損害。立法會於早前通過保監獨立的議案(即《2014年保險公司(修訂)條例草案》),訂明成立獨立保險業監管局(保監局)的事項,相信在未來的監管架構中,委任精算師的角色只會更為重要。

要成為公司的委任精算師,除了精算師本人需具備有關專業資格和經驗,也需要監管機構的同意。在現行機制中,理論上監管機構有權不接受某人擔任委任精算師的申請,而不需要給任何理由,也沒有上訴機制。

倘若按照現時政府管理公共機構的野蠻做法,難保他朝年輕精算師辛苦建立了事業,才發現當不了公司的委任精算師 — 可能只因在某些場合喊了幾句口號,或者跟政府不喜歡的人行得有點近(不知道精算思政算不算?)。倒不是說香港的監管機構現在已經進行政治審查。不過現在連港大都守不住,對將來的獨立保監局,我們能有多樂觀?

至於內地,不只「總精算師」(內地公司精算部門主管的名稱),所有保險公司的高級管理人員都需要政府監管機構審批。政府不批,理論上不需要理由,也同樣沒有上訴機制。除非年輕同業打算一世做個滿足現狀的中層,不然在國內是離不開中共政府的影響。

你以為商界用人唯材,有真材實料就可以不管政治嗎?可以有自己的想法嗎?少年,你太年輕了。

我還有甚麼理由叫年輕精算師花時間裝備自己,發展事業?多餘啦,只要胡亂放一個政治借口,理論上就可以卡住你的事業。

所以還是梁特首精明,鼓勵一眾「廢青」向強國學習。不是學企業家的高瞻遠矚,不是去磨練專業技藝,不是去勤奮正直工作。而是去學做個政治正確的中國人。到黨需要時,要像「港大十二校委」一樣,學會埋沒專業、埋沒良知。

你問我,那文章開頭說好的年輕精算同業調研項目,還做不做啊?我們不是不想為業界做實事。實情是,叫年青人回國內學做識時務的俊傑,不是精算思政的專長。我們做不來。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