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授的條件

2017/2/20 — 19:44

港大校委會成員盧寵茂,上週末參與支持「七警案」七名警員的遊行活動。(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l 資料圖片)

港大校委會成員盧寵茂,上週末參與支持「七警案」七名警員的遊行活動。(無綫新聞片段截圖 l 資料圖片)

【文:也是人】

盧寵茂, 人稱鐵醫, 肝臟移植權威, 港大醫學院外科教授,  一個曾經值得尊敬的人, 今天竟然是非不分, 高調參與撐七警遊行, 使人們這麼失望。

作為一個公眾人物,你可以有自己的政治立場,並受到尊重. 但作為一個教授,你的責任之一是教你的學生明辨是非, 使他們成熟成長,不會誤入歧途。

廣告

七警打人, 是知法犯法, 比普通打人更嚴重, 因為警察被賦予逮捕人民和在需要時使用武力的權利, 這些權力不存在於普通人中,只能適當合理地使用。類似的情況是醫生被允許檢查病人,包括敏感部分,因為我們相信醫生只會為了病人的利益而做, 這被稱為“Principle of beneficence” 如果任何人不適當地觸摸你的敏感部分,這是性侵犯。醫生犯的性侵犯通常被認為是更嚴重的,因為醫療檢查是根據他和患者之間的信任來做, 性侵犯違反了醫生所遵循的倫理原則,也是對其他患者,而不僅僅是受害者帶來威脅。出於同樣的原因,如果警察沒有適當的理由攻擊任何人,這是一種嚴重的罪行。因為它不僅違反了法律,而且也違反了警察應該擁有的道德標準。七警不能用工作中使用壓力作為攻擊的原因, 因為這意味著七警不能應付你的工作,不適合執勤。

在執勤中攻擊曾健超,即使你被挑釁,意味著你不適當地使用你給予的權力, 並在警察和公眾之間造成不信任。盧寵茂認為七警當時只想執行職務,遇到有人挑戰法律時「可能過了火」意味著他根本不知道警察需要持有的道德標準是什麼。執行職務並不等於警察可以使用私刑。如果有人犯了罪,你應該逮捕他並把案件提交司法部門。警察的職責是執法, 法庭的責任是確定某人是否犯罪,並決定處罰。使用私刑等同未審先判, 是完全不能接受。

廣告

盧寵茂指七警盡忠職守,但因一時衝動的行為受到嚴重的懲罰,對其家人不公平。

不幸的是,但如果七警察沒有得到合理的懲罰,對公眾更加不公平, 這是因為他們在它攻擊曾健超的那刻已經不再在保護公眾。

作為教授,除了教學生的專業知識,他還應該教學生應有的道德標準,特別是對未來的專業人士。如果教授沒有適當的道德標準,學生向他學習會更危險嗎?


作者自我簡介: 一個非常普通的人,總是對政客失望

發表意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