立場新聞 Stand News

教會應該棄席嗎?(一)

2015/7/16 — 18:22

雨傘運動暫告一段落,政改方案被否決。教會接下來要討論的議題,大概是應否放棄特首選舉委員會中的基督教十席(以下簡稱為「棄席」)。誠然,對於這議題,教會出現相當大分歧。棄席的原因有很多,其中重要的原則性理據如下:由於特首選委會乃不公義的小圈子選舉,為了免除教會與不義制度同流合污罪名,基督教應該放棄在選委會所持有的十個票席。「堅拒被勾結,我要真見證。」「反對袋住先,就理所當然認同棄席。」網上留言大概這樣說。

教會應否棄席呢?這問題並非一言兩語能解答。不過,要思量這問題,本文首先回到最根本的問題:究竟棄席是個原則性問題還是權宜性問題?若然棄席是原則性問題——就是說,參與選委本是上帝憎惡的惡事,教會就不用衡量它的效益或影響,以棄席來杯葛選委會似乎是教會理所當然和唯一的政治回應。

對於這原則性的看法,以下是我的回應以及神學理據:若有人認為棄席是一個原則性問題,並把教會參與選委十席視為同流合污,這是錯誤地混淆了「正義」 (iustitia) 與「正義的實踐」(praxis iustitiae) ——無疑「正義」與「不義」是對立的;但是,「正義的實踐」往往並非簡化地以「退出不義」作回應。

事實上,正義的實踐往往發生在不義的場景中——為了實踐正義,正義身處於不義之中,並嘗試作出改變。這「處於不義」的狀況,不是認同不義,不是勾結,更不是同流合污。而是,懷着正義的目的,嘗試在有問題的遊戲規則中爭取最大的正義或至少減輕不義。事實上,這正是基督教非諾斯底主義的看法——光進入了黑暗。許多時候,為了真實地照亮黑暗,你只能置身於黑暗之中!所謂「真見證」,並不是舉高清白雙手向世人說:「我沒有參與。」而是在黑暗中以真光作改變。因此,棄席是一個正義的做法,但積極參與選席也同樣是個正義的做法。

不過,我所認識的上帝並沒有「派膠」。上帝往往在不義的制度之中彰顯正義,而不是潔身自愛式的抽離不義——以斯帖沒有「派膠」,她沒有自保清白放棄自己身份離場,而是在不義的場景中盡力爭取正義。回到政治現實,最少,教外的泛民議員也沒有「派膠」,他們爭取真普選,卻不認為應該就此放棄現有的小圈子特首選舉。

你可能說:「就算民主派基督徒成功爭取了十席,也對整個大局無補於事呢 !」對於這問題,先不論其成敗,最少,這就證明了棄席不是原則性的問題,而是權宜性的問題。

那麼,從權宜的角度思量,棄席還是不棄席呢?下期再談。

廣告
廣告

發表意見